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400章 不同

  田父还在调养,不适合出远门,谢氏要留下来照顾他和家里,田秉也不愿意去京城见廖姝,于是出行的就只有邵璟和田幼薇。

  案子是由大理寺负责审理的,由于触及到经界法的推行,今上下了死令要求严办。

  什么事情只要一认真起来,牵涉到的人和事就会延展变宽。

  田幼薇和邵璟抵达京城的第二天,就被廖先生陪着去了普安王府。

  这次和田幼薇上次求助时的待遇截然不同,小羊和郭氏一起在二门处迎接他们,惊掉了普安王府众人的下巴。

  邵璟颇平静,所谓礼贤下士,以他的才能和田家给王府做出的贡献,当得起这一迎。

  田幼薇满怀心事,更多把小羊这一举动视为,她二哥的事大概要吃点亏的兆头。

  郭氏就有些尴尬了,她此时孕肚已经显怀,身边却不似初次见到田幼薇那般前呼后拥,走路都要人搀扶。

  她就那么独自站在小羊身边,还得注意仪态,而小羊并没有伸手去扶她。

  但她是聪明人,把所有的不快和尴尬全都压下去,堆起笑容,亲热地握住田幼薇的手:“一路行来辛苦了吧?”

  田幼薇其实并不愿意和郭氏如此亲近,怀孕的王妃多金贵呢,最好是远离十丈那么远。

  但是形势如此,她又不能拒绝,只好挤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如常行礼,跟着郭氏走了两步,假装要整理衣物,把手收了回去。

  郭氏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看向小羊,见小羊神色如常,并没有不高兴的意思,这才将心放回去。

  聊着田父和田秉的身体情况,进了小羊的书房,郭氏止步于门前,贤惠地微笑着道:“我去给你们准备晚饭。”

  邵璟客气地道:“不敢劳烦王妃。”

  小羊淡淡的:“谈什么劳烦?她是王府的女主人,这本来就是她该做的。”

  郭氏敬畏地看了他一眼,笑靥如花:“正是,你们是贵客,难得上门,怎么也该好好招待。”

  郭氏走下台阶,几个嬷嬷丫鬟才敢围上来,簇拥着她往前走。

  “都坐。”小羊还是从前那个温厚宽让的模样,但田幼薇并不敢将他当成从前的小羊了。

  郭氏不敢进小羊的书房,他们刚成亲就有了身孕,但小羊这么快就要让张五娘入府,显然,在他心中最重要的是那个位子。

  这样的人本身与他们是完全不同的。

  田幼薇沉默着坐下,静等小羊发话。

  “经大理寺审查,刑部核审,此次涉案的共有一百多人,其中有一部分是阿璟抓捕的乱匪,一部分人是沙洲当地的官吏和仕绅,还有一部分是京官,其中牵扯到官职最大的是户部左曹侍郎,他和尚国公有些关系……”

  小羊抱歉地道:“这些人该得的惩罚一样不会少,但是阿九那里有些难办……不过我保证,一定会从其他方面找补回来。”

  户部左曹侍郎,掌管的是户籍、税赋、土贡、征榷等事,算是要害,阿九失去这一位置,以后将掣肘许多,对于小羊这边来说是极好的机会。

  这是男人们看到的,但在田幼薇看来,并不能让田秉康复,并不能解恨,所以她保持沉默。

  小羊察觉了她的态度,有些无奈地看向邵璟:“阿璟,你那天让我看的那个人,来历有些蹊跷……”

  田幼薇突然站起身来:“我有些胸闷,想出去走走。”

  小羊忙叫殷善陪她出去:“不要走远,很快就吃饭了。”

  田幼薇应了一声,一丝不苟地行了礼,低头退出。

  廖先生将门打开,守在门边让小羊和邵璟说话。

  “有人曾经看到被你枭首的乱匪头子和林祭酒去过同一家酒楼。”小羊伸出三根手指:“三次。”

  邵璟平静地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碰巧,也许是别人故布迷阵。”

  小羊很认真地打量了他一通,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邵璟话锋一转:“您还记得之前霍继先藏身的那户神秘人家吗?”

  小羊道:“记得。”

  “当时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一直没有动那里。”邵璟说完这句话,不再谈论这个问题,而是笑道:“有些饿了。”

  小羊的目光微闪,终是笑道:“那就吃饭吧。”

  一顿饭吃得枯燥无味,笑得很假的女主人,心事重重的男主人,沉默的客人,并不怎么美味的饭菜。

  有好几次,小羊不禁抬眼看向田幼薇,一句“想吃阿薇做的菜”在舌尖绕了好几次,终究没有说出来。

  他已不是从前的他,邵璟和田幼薇也不是从前的他们。

  就连林元卿,教导了他十余年的老师,大概也不是原来的林元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