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405章 事故

  “你殿后?”邵璟气得笑了:“你是想着,他好歹对你有几分意思,不会弄死你?”

  田幼薇脸一红,讪讪地道:“我没这么想。”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丢下你先走,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你面前。”邵璟的声音和目光一样冷。

  这样的情形,他一旦走了就永远回不来了,更别痴心妄想什么缓一步再带走田幼薇。

  田幼薇心里一时有些酸,一时又有些甜,还有些苦,她缓声说出自己的打算:“这都是咱们自己往最坏处猜的,万一是阿九使坏,就上了当。咱们只当不知此事,还按原计划行事,过了年我就去修内司官窑,且看他到底玩什么花样。”

  “我这边的安排也快见成效了。”邵璟眼里闪过一丝厉色,将那卷纸凑在烛火上引燃,再看着它烧成灰烬:“倘若问起,你就说知道阿九不怀好意,没看,直接就烧了。”

  不管小羊或是阿九信不信,都只能这么说。

  田幼薇重新振作起来:“我知道该怎么应对,你要小心。”

  “你也是。”邵璟拍拍她的发顶,掏出一本书:“你睡吧,我还和之前一样看着你入了睡再走。”

  田幼薇有两次醒来,看到烛火下邵璟沉静的侧影,就又安心地睡着了,一个梦也没做。

  过了两日,修内司官窑那边也停了工,白师傅直接拎着行李来了这边,一口气点了十来种面食,都不重样。

  田幼薇拿出浑身解数,尽力满足他的要求,就连他没要求的,她也给做了。

  一家人跟着吃得心满意足,廖先生觉着自己都起了小油肚,少不得增加了遛弯的圈数。

  白师傅的冷脸总算好看了几分,叫田幼薇过去,传了几招私货,有适合女孩子学的拳脚功夫,也有江湖改装的秘技。

  田幼薇趁着这个功夫,将修内司官窑里的情形打探得清清楚楚,师徒二人倒比从前还要亲近了几分。

  在这之间,邵璟还和之前一样苦读,田幼薇除了去铺子里做生意外,也往张五娘和钱茜那里跑,照旧的逛书画金石古玩店铺,只不肯再接瓷器订单了。

  对外只说是田父卧病,田秉也在静养,家中的事忙不过来,所以暂停接单。

  好些从邱夫人那边看到她做的瓷器,想要预定的人家对此很是遗憾,纷纷找了邱夫人和张五娘过来说情,田幼薇都委婉地拒绝了,但因为这事儿,又和邱夫人等走动起来。

  小羊又作了几次东,请他们过去吃饭喝茶,田幼薇和邵璟照旧如常,亲近而有分寸,该提要求的毫不客气,该关心的照样关心。

  相处的时间久了,郭氏和田幼薇也渐渐熟悉起来,彼此了解之后,发现对方都不是难相处的人,性子也不坏。

  小羊也还是从前的样子,照旧温厚细心,大家都没提阿九,也没再提林元卿。

  但据田幼薇所知,小羊还和从前一样对待林元卿,四时八节的礼,登门拜访,喝茶聊天,请教说话,商谈政务,一样没落下,亲近如常。

  阿九从那一天之后也再未出现在田幼薇面前,也没找人去旁敲侧击啥的,表现得很有耐心。

  到了年底,必须要回余姚过年,田幼薇和邵璟商量之后,邀请廖先生和白师傅一起去家里过年。

  白师傅很高兴地表示乐意之至,廖先生和廖姝商量之后,决定不去了。

  “我们是很想回去,但若是阿秉知道我们要去,就不肯回家过年了,那该怎么办?”廖姝红着眼圈道:“我不想让他孤身飘零。只要他过得好,我可以不见他的。”

  田幼薇给了廖姝一个拥抱:“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临行那日,田幼薇和廖姝拉着手在门口说了许久的话,都舍不得彼此,白师傅不耐烦:“再不走就迟了,又不是以后见不着啦。”

  廖姝这才肯放田幼薇走:“一定记得叮嘱他好好养伤,不要苛待自己。”

  寒冬腊月的临安晨风料峭,街上行人却不少,到处都是备年货和卖年货的,短短一截路,走了两刻钟还没过去。

  白师傅直叹气:“你俩天天在一起,怎么就有那么多话说不完。”

  田幼薇装傻充楞,心说她和邵璟同样天天在一起,话比这个还要多,没结过婚也没啥朋友的人是不知道这种快乐的。

  忽听前面一阵惊呼,许多人往这边奔了过来,马嘶声,骡叫声,牛哞哞,孩童啼哭声,尖叫声汇聚在一起,说不出的乱。

  田幼薇大为吃惊,立刻从车厢里探出头去看热闹:“怎么啦?”

  邵璟把她拉回去:“没听说过少看热闹,明哲保身吗?”

  田幼薇鄙视他:“装!不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万一波及到自己呢?”

  “你们坐着,我去看。”白师傅说着就不见了影踪。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