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407章 一路平安

第407章 一路平安


  “都要过年了,怎么就发生了这样可怕的事呢?”阿九走过来,佯作悲痛:“兄长节哀啊。”

  小羊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神色冷冷的:“你为何来此?”

  阿九看到小羊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立时勾起唇角冷笑:“兄长这话说得好笑,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是京城的道,您能来,弟弟当然也能来。莫非,您不让我走?”

  这话明显是挑衅,小羊却不接话,转过头继续做事,并不多看阿九一眼。

  阿九也不生气,围着林元卿和马车、车夫转了一圈,叹道:“真惨啊!”

  林元卿的长随连忙哭道:“可不是么?公爷,真是飞来横祸,实在太惨了!”

  阿九慈眉善目:“唉,别难过啦,普安郡王会为你们做主的,通知家里没有?”

  正说着,就听到悲切的哭声传来,却是孟氏和她的两个儿子、林家大房的人匆匆赶来。

  孟氏几乎哭得快要断了气,路都走不动,全靠两个儿子搀着。

  林大哥捶胸顿足,痛哭不止,口口声声叫的都是“我的阿弟啊!”

  周围的人看到这副惨象,都同情地叹了气,一些书生还流了眼泪。

  田幼薇和邵璟站在一处,一样的遗憾沉痛,增之一分嫌多,减之一分嫌少,恰到好处。

  “这几个孩子太可怜了,年纪小小,竟然卷进这种可怕的事里面去,设计这个凶案的人实在太歹毒了!”阿九挨着他二人站定,叹道:“邵小郎、田姑娘,你们说是不是呀?”

  话语中多有试探之意。

  邵璟又怎会让他如愿,当即拱拱手,朗声道:“公爷火眼金睛,竟然一眼就看出这件事是被设计的凶案。若有线索发现,还请速速告知郡王爷,好为林祭酒伸冤。”

  “什么事?”小羊原本站得比较远,却也迅速回转头,目光炯炯地看过来。

  田幼薇道:“尚国公说这是设计的凶案。”

  林家人立时停下哭声定定地看向阿九,孟氏更是膝行上前去扯他的袍脚,哀声恳求:“还请公爷为先夫主持公道!”

  阿九叹息着将她扶起:“林夫人请节哀,我又哪里知道什么线索,就是觉着这事儿蹊跷,林祭酒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短命之人啊!”

  “……”众人一阵无语,瞧着不像是短命之人就是精心被设计的凶杀案?这又不是看相。

  孟氏掩面痛哭,比之前还要凄惨。

  小羊沉着脸低声呵斥阿九:“没事就去钓鱼,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阿九勃然大怒:“我胡说八道?林祭酒是朝廷命官,是国子监祭酒,我堂堂国公,竟然关心不得?”

  小羊冷冷地注视着他,散发出无形的威压。

  阿九毫不怯场,昂首挺胸,与小羊对峙。

  眼看僵了局,殷善忙给邵璟递眼色——这里最适合解局的人也就是他了。

  邵璟便道:“郡王爷、公爷,推官和仵作来了。”

  小羊收了目光,转头看向前来请安的推官和仵作,威严地吩咐:“仔细查探。”

  僵局就此而破。

  阿九冷嗤一声,扬长而去。

  府衙的人仔细勘察现场,小羊把林家人叫到一旁温和安慰,承诺倘是谋杀,一定会为林元卿讨回公道。

  林大哥和林大嫂提了很多要求,孟氏只是低低切切地哭,让人看着就是林家人眼里只有利益,她这个亡妻是真的悲痛。

  转眼到了午后,府衙的人勘察现场完毕,上前回禀。

  小羊便温声打发林家人:“你们先回去,把丧事准备起来,我稍后就来。”

  “多谢王爷大恩!”孟氏哭着磕了个头,踉踉跄跄地由两个儿子扶着离开。

  田幼薇并没有什么愧疚,邵璟说得对,林元卿既然是最关键的一环,且对田秉和邵璟都动了手,那就可以死了。

  虽说这样太冒险了些,却可以解决一半的麻烦——至少不用提防北边过来的那帮人会对邵璟动手。

  忽见孟氏回头,怨恨地朝她和邵璟看来,目光宛若毒蛇,凶狠冷恶,让人毛骨悚然。

  田幼薇一凛,再看,孟氏已然转回身去,哭着走了。

  小羊此时方露出颓败疲倦之色,揉着眉心低声道:“我让你们走,怎么又来了?”

  邵璟道:“过来看看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毕竟是郡王的老师。”

  “这里有我就行了。”小羊很干脆地道:“大过年的,阿薇家里又有病人,别沾这些事了,这就回去吧。”

  “是。”邵璟和田幼薇行礼告辞,转身打算往回走。

  “姑娘、邵爷,这里!”喜眉冲他们喊着,不过片刻功夫,这丫头手里又拎了一大堆吃食。

  白师傅则坐在车辕上,微闭了眼睛,慢条斯理地吃着包子。

  田幼薇走过去,将喜眉手里拎的吃食接过来递给殷善:“从早忙到现在,还没吃饭吧?垫垫肚子,我们走了。”

  这话是对小羊说的。

  小羊眼里多了几分柔意,微微颔首:“一路平安。”

  马车远去,殷善用雪白的丝帕包了一个水晶包子递到小羊面前:“王爷尝尝这个?看起来不错。”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