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409章 奈何

  “其实我们早就来了,但二爷一直在船上不肯下来,见着你们回来,廖先生和廖姑娘都没回,这才肯下船。”

  阿斗悄悄和田幼薇说着经过:“二爷这些日子瞧着过得挺好的,每天都练字读书做生意守铺子,闲了还去逛街,却一次都没看过大夫……”

  “我知道了。”田幼薇给了阿斗一个沉甸甸的荷包,“照顾好二爷,有什么不妥当的及时告诉我。”

  明州的医馆不算少,甚至还有海外来的番医,按理田秉应该去看看才对,然而他一次都没有去。

  这说明,是真的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了。

  田幼薇却始终不死心的,她悄悄和邵璟商量:“瞅个合适的机会,和二哥说一说,让他去看看,说不准咱们这边看不好,番医能看好呢?”

  邵璟的眼睛盯着书,不慌不忙:“你别急,这事儿急不来,先缓一缓,等他不那么在意了,自然而然会去看。”

  田幼薇急了,将手蒙住书:“我没有书好看吗?”

  为了让家里多添一分喜色,她特意装扮过了,穿了一身娇艳的粉色衣裙,还用了胭脂香粉,邵璟竟然不肯看她一眼?

  这可不行!

  邵璟微皱眉头,不情不愿地看过来:“好看,好看,快去忙别的,我再看会儿书。”

  田幼薇生了气,夺了他的书:“这还没成亲呢,就嫌我烦了……”

  邵璟乖乖听她念叨了许久,这才道:“心里好受些了吗?”

  田幼薇默了片刻,道:“你是故意招惹我的?”

  邵璟若无其事地拿走她手里的书,平静地道:“心里不好受,就得散发出来,不然容易生病。”

  邵璟说完这话,迟迟不见田幼薇有动静,不由疑惑抬眼,但见田幼薇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眼圈微微泛红,便叹口气,伸开双臂:“就算感动,那也不必哭啊,不然就违背我的初衷了。”

  田幼薇猛地跳起来朝他扑过去,邵璟忙道:“小心些……”

  但是已经迟了,他被她扑得连人带椅子一起翻到在地,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疼不疼?”田幼薇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邵璟的后脑勺,好大一个包,她的脸瞬间红了:“我不是故意的。”

  邵璟轻叹一声,伸出大手将她的头发揉了个乱七八糟:“先记在账上。”

  田秉在外看见,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将门关上,拿起廖姝给他做的衣服鞋袜发了许久的呆,轻轻将脸贴上去。

  次日,田幼薇和邵璟起了个大早,邀约田秉跟着他们一起去看谢良。

  田秉懒洋洋的:“昨天夜里没睡好,我再睡会儿。”

  这是拒绝出门。

  田幼薇无奈,只好和邵璟一起去。

  朝廷取消了各窑场的贡瓷份额,以往十分热闹的谢家村比任何时候都要冷清寂静。

  田幼薇和邵璟一路进去,遇到好几个人,脸上都没笑容,愁兮兮的。

  谢良家的大门虚掩着,几只鸡在院子里乱走,拉了一地的鸡屎,屋里不时传来压抑的咳嗽声。

  田幼薇敲响门环,叫道:“有人在家吗?”

  好半天才听见魏氏有气无力地道:“谁啊?”

  “舅母,是我,阿薇。”田幼薇走到窗下:“听说您病了,我和阿璟来看看您。”

  “进来。”魏氏喊了一声,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田幼薇走进里屋,但见魏氏躺在床上,一脸病容,憔悴又苍老,确实病得不轻,便将带来的药材放下:“您这是怎么啦?大夫怎么说?”

  “不过就是那些病。”魏氏不想多说:“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家里都好?”

  田幼薇一一答了,问道:“表哥呢?”

  “出去挖草药了。”魏氏打起精神,说道:“阿薇啊,你和阿璟一直都和阿良好,能不能劝劝他,叫他早些重新娶个媳妇,叫我在死前抱上孙儿?”

  就听外头传来声响,谢良淡淡地道:“娘,阿薇他们难得过来,就别麻烦他们了吧。”

  魏氏立时打了哭腔,气喘吁吁地和田幼薇说道:“你看,我是前世作了什么孽?竟然招着谢家,爹是那样,儿子也不省心,娶个媳妇还那样……”

  田幼薇觉着谢良真可怜,便起身打断魏氏的话:“舅母,我们找阿良有事,您安心养病,我不打扰您啦。”

  “去吧,去吧……”魏氏叹着气,缩回了被子里。

  “我给你们煮面吃吧。”谢良神色尴尬:“家里这样,让你们见笑了……”

  田幼薇见他裤腿和鞋子上满是泥浆,外衫也不怎么干净,心下便是一叹:“表哥,饭不忙吃,我们除了来看舅母,还想请你帮个忙……”

  邵璟跟着说了去明州做管事,或是去修内司官窑做瓷的事:“你瞧瞧喜欢做什么,年后跟了我们一起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