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画春光 > 第410章 关张

  这个年就这么清清静静地过去,田父和谢氏照旧给几个孩子准备了压岁钱,廖姝也有,谢氏交给田幼薇让她悄悄捎回去。

  吃过饭,田幼薇开了口:“我有一件事要和大家商量。如今家里这样,朝廷给的份额越来越少,难以为继,我想暂时关了窑场,咱们再买个宅子,搬去京城住。”

  田父当即变了脸色,第一个出声反对:“我不去京城,你们有事自去忙碌,窑场的事我能打理。”

  谢氏抿着唇给田幼薇递个眼色,没说话。

  田秉看完邵璟递来的纸条,淡淡地道:“也好,阿薇做的那些瓷太贵,定制得起人的太少,窑场入不敷出,不如早些关了的好。爹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娘要操心家里又要照顾爹和秋宝,一直这样劳心劳力不是事,秋宝也要读书,这里的学堂很一般,不如搬去京城。”

  田父呼呼喘气,想骂田秉又舍不得,想骂田幼薇又怕她和自己置气,于是就骂邵璟:“是不是你撺掇阿薇的?你要在京城应试你自去,男子汉大丈夫,怎会须臾都离不得?阿薇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最后一句话,酸溜溜的,大意就是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和我抢阿薇呢?哼!

  邵璟好脾气地听着,不管田父怎么骂,都态度良好地道:“您老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田父骂了一回,又觉着自己没道理,便伤心的进屋躺下。

  秋宝懂事的跟进去,一会儿要给他递水,一会儿要给他捶腿。

  田父摸摸秋宝的头,难过的想,要是孩子们还和秋宝一样大,他也正当壮年,一切可以重来,那该有多好。

  他一定不让田秉去什么沙洲县,哪怕激怒普安郡王也没关系。

  秋宝拿了帕子给他擦泪,安慰道:“爹别哭,等我上街,拿压岁钱给您买好吃的,再请个人回来杂耍给您解闷。”

  田父擦去眼泪,抱住秋宝,轻声问道:“秋宝是想读书,还是想造瓷器?”

  秋宝将两根小胖手指对在一起,低声道:“我喜欢读书写字,造瓷也喜欢的,但是家里欠了好多钱,我想跟着二哥去做生意挣钱还债,好让您和娘能安心养着。”

  田父眨眨泪眼,半晌,长叹一声:“罢了,既然这样,就关了吧。”

  田幼薇在门外听得这一声,眼泪跟着流了出来,她也舍不得自家的窑场,但现在,真的是不能不放一放了。

  只期待有那么一天,还能再开起来。

  商定这件大事,一家人顿时放下许多,商讨如何知会族人另谋出路的事。

  虽说窑场是自家的,开或者不开都是自家说了算,到底许多族人和邻里都在田家窑场做工,突然说不做,等同砸了许多人的饭碗,还得有个交待。

  初三日,田幼薇便和邵璟一同去把族长请了来,先和他说了这事,表明自家的难处和无奈。

  族长老泪纵横,唏嘘许久:“以为躲过了战乱时期,以后就能长长久久了,没想到还是有这一天……”

  田父陪着落泪,两个老人面对面伤心许久,族长开了口:“这事儿还得再和其他族老说一说,你的难处我们懂,大家伙儿未必懂啊。”

  民以食为天,吃饭比什么都重要,族人多半接受不了会来闹腾。

  于是几人又详细地商谈后续要怎么办,再把其他族老请了来,说到夜深才散了。

  几位族老回了家,就把消息散了出去。

  不出所料,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来了许多人,借着拜年的理由,纷纷询问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田父不要年轻人出去接待这些人,他自己披挂上阵,将一双肿得发亮的脚露在外头,让那些族人看。

  有些定力差的,当场就哭了:“有老有小的,以后靠什么吃饭呀……”

  还有些混不吝的,坐在田家说什么也不肯走,非得田父再给他们找份工养家糊口。

  田父不厌其烦,耐心地和人家说从前,说现在,说将来,田幼薇和谢氏领着喜眉她们一直在厨房忙活,只要赶上饭点的都供饭。

  邵璟也没闲着,把能找到工做的地方一一说给大家听,还鼓励大家种地养羊做行商。

  一连忙碌了十多天,田家人口水都说干了,忙得人困马乏,总算将众人劝离了田家。

  然而整个田家庄也因此愁云惨雾,毫无正月里的欢乐气息。

  田父的精神又萎靡了许多,谢氏则忙着指挥家里人收拾行囊。

  田幼薇和邵璟早有打算,京城的房子是看好了的,这里一敲定,邵璟便写信给罗小满,叫他把房子定了,准备搬家。

  元宵节,以往全家都要去余姚城里观灯的,今年谁都不想去,毕竟以后要常住京城,都想好好在家过这个节。

  田幼薇带着家里的人一起做了几十个花灯,将家里四处装饰起来,亮堂堂的,很是喜庆热闹。

  田秉挑了一对莲花灯,悄咪咪挂在他和廖姝曾经的新房外,在那屋里冷冰冰地坐了大半夜。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画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