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27章 这是大头贴

第27章 这是大头贴


  关索瞧见周仓嘿嘿傻笑的样子,摇摇头,这个周老抠,脑子锈掉了,笑点咋这么低呢?

  从厨娘身边走过,让木匠铁匠跟在自己的身后,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门口,猛的停住,吓得后面的两人面面相觑的也跟着站住。

  仔细的回忆刚才的情景,周老抠好像不是冲自己笑的,这山大王不会是看上肥花婶了吧!不知道厨娘是真的叫肥花,还是周仓自己起的“爱称”?

  哎呀哎呀,就周仓这个抠搜劲,不知道厨娘能不能受的了?

  哈哈哈,关索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大笑起来,更让身后的俩人摸不到头脑。

  当然关索还不知道,他现在在厨娘心里的印象,完全就是一个只会败家的小屁孩,远不及周大将军这么会过日子。

  关索笑够了,继续往屋子里走,让木匠把自己的挑选的木炭一头削尖,然后坐在小塌上,试试纸的硬度,还行,纸也有点粗糙,不错,适合素描,不容易掉色。

  握住削好的木炭,先在纸上划了一个小刀子,又画了一个铲子,递给铁匠,让他帮忙各给打一把,又在另一张纸上画了一个炒菜用的锅,告诉他照着这个模样打造就行。

  铁匠拿到画纸,心中暗暗称奇,想不到小公子还画的一手好画,这种画法还真没见过,虽然没有见过实物,但是感觉这张画就是实物。

  “打好之后给我送过来就行,工钱还是有的!”关索笑着道。

  铁匠把画作揣好后拱手道:“小公子有任何要求尽管吩咐就好了,主家早就付过工钱,我等尽心就是了,这钱是万万不敢要的。”

  “这个是私活,以后麻烦你们的时候会很多,给你钱就拿着,我娘不会说什么的,没事你就先忙去吧,你这需要尽快给我打造出来。”

  “是,小人告退。”

  “你先帮我刨出一块光滑的木板,然后在帮我做一个木支架,我给你画出来,照着这个样子做,就是我想坐着画画用的高度,当然了不是现在这个高度,大概我得坐这么高吧!”

  关索给木匠比划了一下,继续道:“我只能大概的方向是这样做,剩下的你自己经验应该挺丰富的,自由发挥吧。”

  “这个没问题,小公子放心。”

  “嗯,对了,你知道吸铁石吗?”见木匠有些困惑,于是解释道:“就是那种可以吸住铁的石头,两块放在一起不是粘在一起,就是怎么也接近不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木匠笑道:“原来小公子说的慈石啊。”

  “对,就是磁石,能不能帮我找几块,打磨成方形的,给我,我有用!也不急,跟这个东西一起给我就行。”

  “这个简单,小人一会就去铁匠那里找找。”

  “行,你先去吧,我得画些别的东西,等你弄完这个在过来,拿图纸。”

  “小人告退。”

  关索又换了一根木炭笔,开始画桌子和椅子,还得画个书桌,看着他们天天跪坐吃饭看书什么的,自己都嫌累的疼。我擦,没有橡皮怎么办?看着画了大半的桌子,关索只好用口水沾沾纸,先这样凑合吧。

  仿佛像是找到了感觉,关索画的越来越顺手,时间像是被调快了一样,不知不觉的就溜走了。

  “三哥,今天这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去偷吃啊?”凤儿拿着毽子蹦蹦跳跳的走进来,“呀,你在画什么?怎么跟立在纸上一样?”

  关索极其开心的炫耀道:“帅吧,没见过吧!哈哈哈。”

  等笑够了又说:“确实该吃饭了,你要不提醒我,我就忘了,想不到我还有艺术家的潜质啊,嘻嘻。凤儿,咱俩先吃饭去,然后三哥给你画一幅素描,怎么样?”

  “三哥,什么是素描啊?”凤儿拽着关索的衣角跟在后面。

  “素描是一种画画的说法,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啊!”

  “好啊!”

  周老抠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关索领着凤儿指导厨娘炒个菜,美哒美哒的吃着饭,问问凤儿有关管家赵叔的事。

  “婶婶,下次在多放点油,不过这个肉羹煮的真不错。”

  “奴家明白,小公子。”厨娘应答之后,暗叹道:“多放点,多放点,侯爷家也经不起这么吃啊!算了,小公子在外受了一年多的苦,况且年龄这么小,喜欢吃好吃的也不为过。”

  回到屋子,关索让凤儿乖乖的坐好,自己仔细整体的瞧了凤儿,然后开始认真的作画。

  一颗颗圆木被砸进泥土,数顶帐篷正在搭起来,营地中间早就搭好了一顶大帐,帐中端坐着两人,一个丹凤眼,卧蚕眉模样的人正在给浓眉大眼的汉子倒了一杯酢浆。

  “云长太过客气了。”

  关羽抚了一把胡子道:“我带五百校刀手占领了长沙城之后,幸得子龙率军前来接应,这才腾出手去传缴各县,领兵在外,不得饮酒,我就以这个浆子代酒谢子龙了,子龙也正好解解渴。”

  “全是军师神机妙算,子龙不过是听从主公将令前来协助关将军处理善后之事,算不得什么功劳。”

  关羽随即话风一转疑惑道:“我观子龙近日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莫非油江口大营有事发生?还是什么人病了?为何要请张神医随行一趟?”

  “云长多虑了。”

  “子龙是实诚人,断不会骗我,但我观子龙定有事瞒我,你我兄弟二人还有甚么话不能说的?”

  赵云端起浆子一饮而尽笑道:“确实有件好事要与你说,不过子龙得了将令不得透露给关将军,等云长兄回城之后定会知晓。”

  “哦?还有这等事?”关羽眯着眼睛,敲着桌子思考。

  “哈哈哈,云长不必想了,到时候就知道答案了,我估计你怎么想也想不到。”

  关索长舒一口气,总算是画完了,只不过有些小瑕疵,额头没控制好,多画出一小笔,有些突兀,要是有橡皮就好了。

  凤儿顾不得有些麻木的腿,直接从关索手中拿过去,惊讶道:“三哥,你画的太好了,凤儿简直跟照铜镜一样!这是素描吗?”

  “嗯,这是大头贴,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