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57章 郊游

第57章 郊游


  冯习听见关索的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已经瞧见小公子整个人都开始哆嗦了,还拿这么个蹩脚的借口来搪塞自己。

  关索叹口气,自己现在真心没有勇气面对一条凶悍的野狼啊,这真特么的是弱肉强食的时代,连条狼都这么凶狠,瞧见俩人都敢上。

  没有冯习,自己也跑不了多远。

  更何况,在自然法则面前自己可是只幼崽!

  冯习没看过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托自家老爹的福,关索倒是看过不少,现在万一是这只狼的策略,把自己从冯习身边逼走,然后它的同伙好趁机咬死自己拖走,到时候冯习在给自己报仇也没什么用了。

  以为老子读书少,就来骗小爷,一只带毛的畜生还想赚我的性命,哼,你以为小爷没读过屠夫与狼啊,小爷读过的书比你吃过的人还要多。

  “我们慢慢的往后走,然后骑马离开。”关索小声道。

  那只狼并不十分靠前,只是在努力的恐吓着这俩人,冯习单手护卫着关索慢慢的往后面退,哒哒哒,哒哒哒,关索向山下看,自己骑的马很没义气的跑了。

  关索定定的看着那匹马绝尘而去,卧槽,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啊,今天宜睡觉,忌出行!

  听肚肚说张仲景信奉道教,反正现在这个时代医学跟道家还杂糅在一起,不知道张神医会不会算命,批流年啊,有机会找张神医看看手相,瞅瞅我能不能发财?

  “马匹受惊,看来不止一匹狼,有危险了!”冯习咽了下口水。

  关索眼睛四处撒摸,问道:“你会不会爬树?”

  “这个没问题!”

  “好,这山上光秃秃的,连个拿在手里壮胆的树枝都没有,一会咱俩挪到山下,找准机会,咱来找颗树上面待着,等人来救吧!”

  “不用,我找根粗木头就能夯死这群杂碎。”

  生活环境不同,造成的两种思维方式!

  “不行,你胳膊还受着伤呢,狼又不会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等你打它,所以我们还是上树吧,不丢人。”关索冷静的道。

  冯习继续沉默的走着。

  “哎,你要是残疾了,糜玉更看不上你了!”

  见冯习还是不搭理自己,怎么这么,哎,算了,还是自己想办法吧,关索的大脑高度集中,想想,怎么把狼干掉,算了,就这病号加上自己这小身板,干不掉的话,那至少把狼吓唬走吧。

  可是自己木有打火机,又问道:“你带火了吗?”

  “没有!”

  “带铜镜了没?”

  “没有!”

  “出门连把刀都不带,真够可以的。”关索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让冯习留意脚下的干草,自己只能试试了,用自己的小刀子开始擦石头试试。

  狼是一种极其有耐心的动物,但在怎么有耐心,遇到比它有心眼的人也得着急,前面的那只幼崽并没快速的逃跑,狼决心要袭扰一下,突然那只目露凶光的狼嚎了一声。

  紧接着四处嚎声响起,让关索止不住的哆嗦心颤,这特么的真是个狼群,在也没有了刚才玩闹的心思。

  眼见那只狼正在蓄势要扑,冯习反而停了下来,把关索护在身后,卧槽,大哥,你现在挡在我面前也没用,我们被狼群包围了,兴许后面还有,不过关索心里也是蛮感动的。

  见惯过了大难临头各自飞之后,才觉得有些人的行为为什么会让人感动。

  关索还在急忙的用小刀蹭石头,希望溅出的火星能点燃脚下的枯草,来祈求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冯习正在咬紧牙关,不知道自己能打死几只。

  狼群开始显露真身,不在埋伏,山顶上一只狼正在冷冰冰的盯着山下的一幕。

  离的最近的一只狼突然蓄势向俩人跑了起来。

  关索扔出石头期望能击中那匹狼,冯习握紧拳头准备全力一拼!

  嗡地一声,那只狼被射倒在地,强大的惯性把它死死的定在地上。

  关索冯习突然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这么荒凉的地方,有谁会来,而且还恰巧的带着弓箭玩?

  难不成是自己祈求上天,出现奇迹了?不对,刚才那个时候哪有时间求什么满天神佛保佑啊。

  俩人同时转头望向身后,然后脸上的表情异常丰富。

  糜照!

  糜照手下全被冯习给撂倒揍了一顿,然后糜照本人也被关索阴了一下,最后更是由关索亲自来荼毒加问候了一下他家的各方亲戚。

  糜照把弓放下,领着他的手下,牵着关索的马,笑呵呵的走上来,先不管糜照是否是派人盯着自己,关索顿时自己运气还不错,惹事都能身处险境被‘仇人’救了,就冲今儿糜照救了自己,关索告诉自己以后不荼毒他了,顶多教教他词汇量,让他去荼毒别人。

  “哎呦,好巧!关公子。”糜照把弓抛给手下,自己笑呵呵的道。

  关索点点头道:“巧了,这么荒无人烟都能碰到糜公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乃是关三的荣幸。”

  “哎,没办法,我记得和某人约了一起郊游的,然后某人自己出来玩了,都不叫我。哎,没办法,我只好自己腆着脸来了。”

  “多谢救命之情!”关索拱手道,冯习也在一旁拱手。

  糜照笑笑端端正正的受了这一礼,笑道:“本少爷从不趁人之危,等你的手下伤好了,咱们在好好约个时间郊游一次。”

  “哈哈哈,好!”关索甩着小马尾,谁刚刚从死亡线回来,心情都不免激动的不行,摸了摸鼻子道:“咱俩之间都是误会,我以为糜玉姐姐是被你给欺负了,所以出出头,却没想到她是你姑姑。”

  糜照的脸色不自然的抽了抽,哎,没办法,别看自己年龄比关索大,但是搁不住辈小啊!

  山顶上的头狼嚎叫了一声之后,带着深深的不甘从这座山消失了。

  “糜兄,小心点啊,狼比较记仇,今天你射死了一只狼!”

  “这有什么的!老虎我都射过!”

  “牛、逼!”关索给他伸个大拇指,不过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