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63章 给关羽画张肖像

第63章 给关羽画张肖像


  这次出城倒是没有遇到狼群,关索把能想到的注意事项以及将来的盐帮的发展又一次仔细的跟冯习墨迹了一遍,然后告诉他有时间去筑城墙那拉几个水贼当心腹培养。

  冯习点点头之后,挠着脑袋问道:“小公子的这番谋划就是,就是为了好玩吗?”

  “狗屁,谁说的是为了好玩!”

  “我记得那天你说玩腻了,就把帮主传给我的啊!”

  “呸,冯习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小孩子的话你也信,还想当帮主,等我哪天玩,咳咳。”关索昂着头道:“小爷我最近的目标也是封侯,就你一个水贼,糜照那个纨绔子弟都想封侯,我凭什么不能封侯,而且比你们封侯的速度都要快,气死你们!”

  冯习无奈的摇摇头,沉默着继续牵马走,这小爷现在还没有定性,想一出是一出,不过即便如此,谁要是真拿他当孩子看,准保会吃个大亏。

  天气越来越热了,鸟的叫声还是没有鸡叫的早,但还是早就在树林里叽叽喳喳,跳个不停。

  关索躺在床上,念叨着是不是怂恿甘夫人把那只天天打鸣无尾的公鸡给炖了,自从甘夫人觉得自己每天喂鸡之后,心情和身体稍微有点起色之后,便说后院的篱笆里的鸡都不准杀了,一想到这里,关索止不住的后悔,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知道是公鸡比较灵醒怎么着,现在越发的有恃无恐了,不行,在这样下去我还怎么睡懒觉?找机会还是把它给炖了吧!

  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床边催促自己起床关兴,哎,能不能把他也给顺便炖了!

  “二哥,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

  “适合练武!”

  “阳光明媚,轻风正好啊,要不我们带着凤儿去放风筝吧!”

  “天天就知道玩,不练武,以后被欺负了别找我!”

  “怎么跟大哥一样,天天就练武,也不找个媳妇!”

  “闭嘴!”

  关索瞧着关兴又要生气的样子,摇了摇头道:“你知道我有些事情不记得了,按理说大哥这么大的年纪了,应该结亲了,但是我为什么没有见过嫂子?你得告诉我,要不然以后我怕又说出什么胡话,所以。”

  关兴沉默了一会告诉关索说大哥已经结过亲了,而且还有一个儿子,嫂嫂是新野的一家姓邓的女子,恰巧回娘家,战乱时随着十万百姓一块逃难,然后就走散了,当时兵荒马乱,母子俩极大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仔细回想大哥关平平时的模样,也是一副沉默的样子不爱说话,原来还有这样一个伤心史,数十万百姓,在加上兵灾,弱母幼子,真的很难存活。

  哎,找个时间跟大哥关平聊聊,谁让自己是个心理医生呢,不服闭嘴,幼儿园水平也是有水平。

  不情不愿的跟着关兴来到演武场,瞧见关父正在指点大哥关平武艺,关索拉耸着脑袋站在一旁,哎,这苦逼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啊,自己给自己定位是谋士啊,我们玩的是智力啊,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啊,而不是挥舞着大刀上阵砍人玩去。

  想象了一下自己略微发福的身材穿着谋士服,摇着诸葛亮的鹅毛扇,嗯,关索点点头,自己还是适合上阵砍人玩去。

  关父又给关平讲了一些要注意的地方和他现在露出来的破绽,随即喊道:“兴儿,该你了。”

  这种每天一练的感觉就像小学生做作业一样,哎,难不成最近无战事?周瑜忙着拔南郡,刘备你就不能派关羽去巡视一下四郡,看看还能不能捡捡便宜,顺便扫扫盗贼,收收赋税啥的,天天让关羽在家教孩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索儿!”

  “啊!”关索正神游天外听到关父在叫自己,条件反射喊了一声。

  关羽摸着胡子道:“莫要总是贪玩。”

  “我只是在想事情。”关索小声道。

  “哦,我听你母亲说索儿速来有奇思妙想,不知道今天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你咋不外出工作呢,这能告诉你吗?关索的眼珠子转了转,笑道:“我从别人那学了一点画画,比较新奇,所以我想,我应该把父亲的英姿画下来。”

  “哦!”

  “恩!”关索越想越得意,自己咋这么聪明,怎么就没有早想到这个偷懒的方法。

  然后乐呵呵的拿来自己的画具,坐在一旁,让关羽摆好一个动作别动,自己在这专心画画,然后偷眼瞧着大哥二哥在一旁苦练武技,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发红,赶紧把这种想法赶出脑外,我这么小,练什么武呢,以后在说!

  胡思乱想了一番之后,关索认真的给关羽画一幅肖像,这是不是自己来三国画的第一幅武将图,想想就好激动,瞧着画中关羽的形象,总感觉不如那天在城外,关羽左手牵马,右手拿刀平静走来,那样有气势!

  “索儿,可以了吗?”关羽见自己的三子陷入了沉思,自己也知道三儿子是抱着偷懒的心思,但是在外受了这么些苦,自己就装一装糊涂也是没什么的。

  “哦哦,行了,没问题,父亲请看!”关索这才想起来关父已经保持一个动作好长时间了。

  关羽把刀背在身后,接过自家三子的画作,刚才自己就瞧见自己三子不是用寻常毛笔,而是用的木炭,忍住心中的疑惑,仔细的看了一番,发现此种画法自己平生确实未曾见过。

  不过纸上的画作确实十分相似,跟自己照铜镜差不多,当时只是心里想配合三子偷懒一下,画的不好在提溜提溜他,告诫他下不为例,没想到画的确实好,这让自己想要教育他,酝酿了好久的话说不出来了。

  关平关兴此时也是停下来,走了过来看着三弟的画作,关兴平时跟三弟住在一个房间里,但是却从未动过关索的东西,只是有些奇怪三弟的新奇事物,就跟桌子凳子差不多,总觉得是三弟的一个玩物。

  “不错,索儿画的非常好,为父问你是跟何人所学啊?”

  “肯定白胡子老头!”关兴抢着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