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05章 结亲冲喜

第105章 结亲冲喜


  夷陵城的归属问题东吴也派人来交涉,但是刘备已经吃进嘴里,更何况这是早在隆中对时就已经制定好的方略,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他说任他说,刘备该装无赖装无赖,该哭哭,该义正言辞义正言辞,反正现在夷陵城在我的手里,你在怎么说也无用。

  得益于盐帮运来的大批粮食与糜家暗地从江东本地豪强手里换来的粮食,算上剿灭长江水贼的缴获,在加上长江水系众多,诸葛亮组织百姓集体自救,总算从干旱手中夺回了一点粮食。

  最后安然度过旱灾,没有发生叛乱,更得益于瘟疫的及时控制!

  让刘备的声望在荆南四郡更是上了一层楼,统治也是更加稳固!

  也让曹操和孙权对刘备更加戒备起来。

  同年,原荆州牧刘表之子刘琦病亡,属于刘琦领地的江夏郡首府夏口以及周边城镇和遗留的人马粮草军械全部落入刘备手中,与江夏郡北部文聘军相对峙!

  此时,刘备实力大涨!

  次月,甘夫人病亡。

  本来在关索的说服下,让甘夫人养花养鸡,身体稍微有些好转,但在荆州地动时再次受到惊吓,自此又卧病在床,虽有医圣张仲景想尽办法为其吊命,但无奈甘夫人心惊身体早已有隐疾,终究怀抱阿斗撒手人寰。

  整个公安全城缟素,关索瞧见刘备在甘夫人坟前哭的伤心欲绝,就是不知道他老人家心里对当初的丢弃妻子之事有没有感到一丝内疚。

  枭雄或者英雄都是孤独的!

  他们不需要同情,只需要别人的低头膜拜!

  刘备如此!

  孙权亦是如此!

  曹操更是如此!

  至于最终隐藏大boss司马家也是如此。

  但愿刘备这次哭的是最真的一回吧!

  有点讽刺,想到这里关索突然想笑,觉得这种大家都伤心的时候,你就算是个小孩子也于理不合,当初唐朝千古****人许敬宗在长孙皇后的葬礼上莫名其妙的大笑,结果被贬,直到抱上武则天的大腿之后,才官来运转。

  哎,怎么说在人家葬礼里上笑都是不对的,关索跟甘夫人也就有两面之缘,接触的不多,况且失忆之后,更加对甘夫人没了印象,但是对这位女子内心还是充满了同情。

  对于丈夫这一职业来说,刘备是不合格的!

  也许人家刘备在这方面根本就不需要做到合格!

  历史的车轮还是稳稳的向前走,不知道是周瑜的计谋或者是孙权的主意,要把妹妹孙尚香嫁给才当****没几天的刘备。

  这时候任谁都得有疑心,不知道周都督或者孙大帝是咋想的,刘备在诸葛亮的劝说下还是同意跟东吴结亲,不管诸葛亮怎么想趁乱占便宜,可他的方略怎么都没变,就是东结孙吴,北拒曹操,三方势力,总得两方弱小的兄弟团结在一起,共同对抗最强的人,也不用管暗地里这俩弱小的兄弟都各怀神马心思,反正明面上还是和和气气,至少得让最强的人看到他们之间的和气!

  双方经过亲切友好的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终于走到了六礼的最后一步亲迎。

  在诸葛亮的安排下,刘备带着赵云孙乾,外加关索走了,主要觉得关索在次劫难中帮了大忙,根据习俗让他去压压床,不知道听哪个人说的,冲喜对失魂症有一定的疗效,反正现在不管是不是偏方,刘备集团的人都没有放弃过要治好关索。

  关索在这里谢谢大伙没有让我放弃治疗!

  当然这事关索是不知道,反正现在结婚有童男童女提前一天压床的习俗,关索也没在意,就是没听刘备说要给自己红包啊!

  要不要在他们新床上尿一泡,让你不给红包,抠门!

  反正关索是觉得新奇,这去江东娶亲是有多刺激啊,看看孙尚香是不是三国第一美女!

  据说现在三国排的上名的美女应该就她最年轻了吧,有十八九没呢!

  哎呀,在一瞅刘备身着红袍这样,年过半百头发都不白,真特娘的保养的好啊!

  一枝梨花压海棠!

  艳福不浅,关索酸酸的想着,无奈自己现在还小,只能想想了!

  船到了京口,刘备派人牵着羊,担着酒,带着赵云,随着孙乾去拜访传说中的乔国老了,剩下的几百白毦精兵在陈到的带领下进入京口城中大肆购买礼品,顺便宣扬刘皇叔跟孙权之妹结亲的事,弄的整个京口城喜气洋洋。

  在加上刘备在百姓中的声评又不错,于是愈来愈多的祝福者走到驿馆,贺喜刘皇叔喜结连理,然后大把的铜钱洒出,恭贺的百姓愈发的开心起来,本来就是想讨个彩头,没想到皇叔竟然这么壕!

  关索颇为无聊的带着留赞在大街上溜达着,感受京口街道的繁华,这里跟公安不一样,早就有人居住,在加上孙权在此执政,未有战事侵袭,使得此地更加繁华,听说这里有北固山,有机会溜达溜达。

  主要最著名的就是辛弃疾的北固山下怀古的诗了。

  在这铁瓮城城中走的有些累了,走了这么半天心胸总算是好点了,现在这船太抖了,让自己以前不晕船的人都有点不适应了,遂坐在一家小店铺的外面。

  “二位要点什么?”立马就有人前来招呼。

  “有什么好吃的吗?”

  “嘿,您二位算是来着了,小店的肴肉那是一绝,更有酱菜搭配,酸甜可口,要不要来点,我们店自酿的好酒也是一绝,小公子要不要来点?”

  “行,上吧,我倒是看看你们这什么都绝的好吃不好吃,要是不好吃,可别怪小爷我掀桌子啊!”关索笑骂道。

  “得咧,小公子稍等!小店三绝一桌。”

  镇江小吃果然不错,关索笑了笑,现在这些商家还是诚信为本,都是为儿孙留下的产业,要是招牌砸了,那就是断了后世儿孙的饭碗。

  “小二,老三样!”

  说完径直坐在关索这桌上!

  里面还有那么多的空桌呢,你丫是找事的吧!

  关索皱着眉定眼瞧着对面那颇为文静的汉子,自从坐下就一直盯着桌面看,仿佛要看出花来一样。

  还没等留赞询问,就听小二尴尬的解释道:“小公子勿怪,此人有些疯魔,天天来此吃饭,只认这桌,也发生过不少冲突,但来的都是客人,还希望小公子多多包涵。”

  “啊,这是啥癖好?恋桌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