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5章先看病

第5章先看病


  大帐里的火盆烧的很旺,一进去就感觉热的扑脸,几人分别落座。

  “方才手底下士卒未曾及时汇报,惹恼了关将军,还请云长勿要与他们一般见识,咳咳咳咳!”鲁肃用布巾捂住自己的嘴。

  “子敬太客气了,早就听闻子敬病了,没想到却是病的这么严重,幸得把张仲景神医请来与子敬瞧一瞧。”

  “啊,如此谢过云长了。”鲁肃拱了拱手。

  吕蒙等江东诸将惊异不定的瞪着关羽,张仲景神医的名头天下谁人不知,医术高明,暗道他关羽怎么会这么好心,可是一旁的那个老头看着也不像是冒名之人,传言张仲景神医一直在找寻彻底能治愈关索的病因,如今被关羽请来医治大都督倒也不是不可能。

  关索扶着张仲景背着药箱走向鲁肃,张仲景早已满头的白发,倒是有了几分飘逸出尘的感觉,张仲景坐在一旁,静静的为鲁肃摸着脉。

  看到这幕,不管有如何顾虑,江东诸将也把话全都咽了下去,焦急的等待着张仲景的诊断。

  关索瞧着鲁肃病恹恹的样子,真怀疑他能不能停过今年,忠厚老实是鲁肃的表面,鲁肃是真正的大智若愚,大巧至拙之人,大局观极好之人,要不然孙权称帝之后也不会对鲁肃念念不忘。

  况且如今鲁肃在位,对于两家结盟都有好处,一个明面强势,必有一个明面弱势之人,才能长久下去,否则针锋相对,那必然会激变。

  张仲景收回摸脉的手,摇头道:“敢问大都督家中可有此人患过此病?”

  鲁肃急忙拱手道:“张神医可直呼小子名字,可担当不起大都督之称。”说完之后又补充道:“小子家人之中确实有人患过此病。”

  张仲景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道:“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此病乃是上气,春夏交替之时与冬天最为难受,胸上似有大石压迫,病在肺,以邪实为主,久病及肾,此乃正气不足!”

  关索也摸着下巴思索着,听张神医的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哮喘,而是还是家族遗传的,到了后世都没治,更何况现在这个医疗条件。

  “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到底有没有医治之法?”其中一将站起来猛声喝道。

  关索站起身来,瞪着那将大声道:“你是何人,敢对张神医如此无礼?”

  “文珪,不可无礼!咳咳。”鲁肃颇为恼怒道。

  “匹夫可敢告知你的姓名?”关索上前一步道。

  “吾乃潘璋!”那人也怒目而视道:“竖子何人?”

  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满脸横肉的人,关索笑了笑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杀你者~关索也!”

  然后一转头对着张仲景道:“张爷爷我们走,让您受委屈了!我们不欠他们什么,我们受点委屈没什么,但是然您年事已高还来此掺和一脚,小子愧疚的很。”

  关羽坐在一旁稳如泰山,眯缝着眼,端起酒杯啜饮几口。

  吕蒙此时也瞪了潘璋一眼,急忙劝道:“张神医,还请勿要见怪,文珪脾气包扎,也是有些忧心,故而失礼了。”

  张仲景挥挥手表示无碍,笑了笑道:“此事,老夫这些年行医也遇上了不少的亲人好友这般模样,早已习惯。”

  “那请问神医大都督的病?”吕蒙拱手问道。

  “此乃家族病因,如今并无医治病根之法,只能缓解病人痛苦罢了!”张神医叹了口气道。

  鲁肃咳嗽了一会,无奈的道:“天命如此,怪不得别人!”

  “不过大人也需注意饮食,不可大怒大喜,老夫在给你开些温补的方子。”张仲景说完之后又拿出那半根人参道:“此乃庞统受重伤之后关索寻来未用光的地精,又转送给老夫疗养用,今日观你病情严重,送与你了。”

  “不行!”

  关索与鲁肃同时开口道,关索瞧了鲁肃一眼不管不顾的道:“地精难寻,乃是吊命之用,我看鲁将军病情没到那么危急,张爷爷,我知道您老悬壶济世,但也不能这样啊!”

  “关小将军说的不错,某受之有愧!”

  程普摸着花白的胡须道:“地精难寻,万金难买,张神医真乃圣人也!”

  关索恶狠狠的瞪了程普一眼,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张仲景把人参留下,都给你捧成圣人了,那送出去的东西好意思往回拿吗?

  “我不管你江东四老将的哪一位,这样做未免不地道了吧!”关索冷声冷气的道。

  这事放在谁身上都没错,都想为自己关心的人争取利益。

  张仲景挥挥衣袖道:“关索,此事我做主,你勿要在多言!”

  “张神医,这怎么好?咳咳。”鲁肃急忙推辞道。

  “我是大夫,你是病患,我开药你吃药,本该如此,这有什么不对的。”

  张仲景说完之后便起身回到矮桌上开始写一些疗养的药方。

  “怠慢云长了!”鲁肃虚弱的拱手道。

  “子敬看病为重。”关羽敬了一杯酒。

  又是一阵闲聊,之后终于扯到荆州几郡的归属上,争论半天,鲁肃要求分属三郡长沙郡,桂阳郡,江夏郡,关羽则是只肯分桂阳郡来换取南郡江陵,因为荆州四郡乃是自己大哥收复的,期间孙家并未出力。

  关羽说的就是凭什么我大哥拿了益州之后,就得把荆州诸郡补给你们?这是哪家的道理?

  有这么结盟的吗?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带着鲁肃一起耍刀的架势。

  鲁肃则是说当初赤壁之战结盟时所说,大败曹操之后两家平分荆州,刘皇叔是趁着我们与曹操追战时,拿下了荆州四郡。

  反正谁也不肯后退半步,关羽冷着脸,江东诸将也是瞪着眼,气氛陷入了凝重,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先别吵,我父亲在这,你们也就敢放放嘴炮,不是我说,除了甘宁,江东诸将在座的都是垃圾!”

  诸将虽然听不太明白关索话的意思,但瞧他那表情也能明白这不是一句好话。

  紧接着关索淡淡的笑了笑是道:“这样吧,我有个建议,也许能让大家都满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