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1章 不接任务

第11章 不接任务


  黄权此话一出,满堂沉默,什么不能出兵汉中是因为天时?

  刘备摸着胡须道:“为何?”

  “主公,今年冬天益州飘雪至今未化,如此下去,怕是耽误秋收了,如果汉中今载可下则无虑,可一旦持续时间过长,那今年明年的粮草可。”

  诸葛亮挥着鹅毛扇子笑道:“公衡所言不无道理,但公衡不掌钱粮之事,不知晓情况也正常,益州经过主公数年的修养生息,在加上益州底蕴就不弱,粮草囤积的早已经足够支撑数万士卒进行一场大战。”

  “没错,主公在此时攻打汉中,正好可以昭告天下,与曹贼势不两立。”法正摸着胡须笑道。

  黄权叹了口气,不在言语。

  是的,攻打汉中之事早在主公入川之时法正就已经提出,本来曹操攻打汉中的时候是个好时机,可惜张鲁不卖刘备面子。

  当时忙着跟孙权扯皮,防着孙权,贸然攻打汉中又怕两线作战,应接不暇,所以只得暗中宣传曹操有屠城的习惯,引导汉中百姓入川。

  现如今荆州之事已经算是解决了,孙权虽然提出异议,但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当是他默认了。

  至于两家起纷争时再去拿这个当借口,那就到时候在说。

  曹操称王,刘备出兵攻打汉中,可以说是一个好时机,天时人和都占了,即使没有地利,但没办法,从汉中攻打益州不占地利,相反的从益州出兵攻打汉中也不占地利,哪有光占便宜不吃亏的事。

  “既然如此,那就抓紧准备粮草,待到天气转暖,我等出兵攻打汉中。”

  “喏。”众臣拱手称喏。

  因为照顾孕妇,虽然诸葛果儿还只是有三个月的身孕,但队伍依旧走的慢腾腾,至于马车这么些年早就让关索给改出来舒适不颠簸的模样了。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如果不是江面还未完全开化,关索一行人早就乘船朔流而上了。

  “唉,关三,我觉得你蛮,蛮那啥的。”

  “蛮聪明的。”关索枕在自家夫人的腿上笑嘻嘻的道:“想要夸我就明说,不用扭扭捏捏的,我受的住。”

  赵敏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关索道:“关三,你脸皮可真厚。”

  “你又不是第一天说这话。”

  “关三,你老实点。”赵敏拍掉关索作乱的手道:“我问你,你屋子除了我小时候的画像,另外一个十三四岁姑娘的画像是谁?”

  “没有别人了!”关索脑海中闪过一个女孩的浅笑的画面。

  “你在说!”

  “哎,疼疼疼!”

  赵敏恨恨的松开扯住关索耳朵的手,恼怒的道:“我没嫁到关家的时候,你又去勾搭哪家的小姑娘了?”

  “真没勾搭!”关索叹了口气道:“就算勾搭了,我也忘记了,我问过留赞,留赞说没见过,我也问过凤儿,凤儿说也没见过!可能是我梦中情人吧!我也不知道那个姑娘是不是真的存在!”

  “哈,还是梦中情人!”赵敏哼了哼鼻子。

  关索笑嘻嘻的道:“还不许我做梦了!”

  “但愿有一天你不要忘记了我!”赵敏皱皱鼻子道。

  关索拉住赵敏的手笑道:“到时候我要忘记了,你就不要让我上你的床!”

  “哼,便宜你了!”

  日子就在这么嬉皮笑脸中慢慢溜走,到达成都的路程也在一点点靠近,对比古代来说,结亲之时,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洞房先****过后在谈情,关索算是幸运的了,至少提前见过。

  三月中旬,一行人到了成都城门之下,关兴关索兄弟二人骑上战马,齐头并进,守城士卒远远的就瞧见这支队伍,后面旗子亮着关字大旗,迎风摆动。

  让关索惊讶的是,到了成都竟然没有温暖如初的感觉,难不成现在也是小冰河时代?

  守城士卒开始净街,让过往百姓齐齐让路,靠在一旁,关索摇头笑了笑,想不到自己竟然也干了这种特权玩法,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大侠要来行侠仗义的。

  一行人骑着马,拉着车,缓缓走进城门,两兄弟对于周遭百姓的议论充耳不闻,政治就得有政治的样子,这是庞统告诉关索的,所以要学着适应。

  张仲景命老仆撤离关家车队,去探寻老友!

  “我还是第一来成都!”关索笑了笑。

  关兴看向四周的百姓道:“还不错,至少没有面黄肌瘦之人。”

  “那是,这可是郡府,要是饿着百姓,刘伯伯的名声就算是完了!”关索笑了笑道:“二哥,你有没有想过你孩子的名字!”

  关兴瞥了自家三弟一眼道:“果儿想过!”

  “哦!”关索意味深长的挤挤眼睛,随即转移话题道:“许久未见三叔,想念的很,不知道他酒量如何了?”

  “三叔可不在成都!”

  “哈,咱们兄弟两个来了,他能不回来虐虐我们?”

  “你小子,老实点,别惹事!”

  在队伍前面也出现了一支队伍,说是要请兄弟二人先去府衙一趟,州牧为两位接风洗尘之后,在回关府安置下来。

  一听这话,关兴与那传命之人随意的聊了聊,让他在前面带路。

  到了府衙门前,才发现刘备正门口等着这俩侄儿,兄弟二人上前见礼,又把二位夫人请了出来,与刘备见面,总之很是繁琐的见礼,一直在门口叙着家常,让成都百姓见识了半天刘皇叔的墨迹大法。

  直到关索忍不住打哈欠,斜着眼睛看向百姓,刘备这才笑呵呵的让二位侄儿随自己进去赴宴。

  有些事,真的变了,大家不再是以前的破落户了,这些表面工程也要维持了,关索暗自叹了口气,其实年纪小点也好,至少能做到肆无忌惮,倒是打了,有些时候有了顾虑,做事总会束手束脚的。

  几人分别落座之后,又是一阵寒暄,刘备摸了摸胡须道:“安国,索儿,到了成都先歇息一天,好好逛一逛这锦官城。”

  “多谢刘伯伯!”关兴端坐拱手道。

  “不是,刘伯伯,这话的意思是要给我们派任务啊!”关索笑了笑道:“那不行,我得带着我夫人逛一逛这益州的山川美景,然后顺便去看看我三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