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41章 追兵来袭

第41章 追兵来袭


  强端率领的士卒虽然人数比无当飞军多,但士气却一落千丈,根本无心抵抗,丢盔弃甲,争先逃跑。

  无当飞军对于丢在地上的武器并不是十分看的上眼,在说了,校尉方才说的是要战马,可不是什么刀枪狼牙棒,破旗子乱七八糟的东西。

  强端步卒反倒是跑不过无当飞军,抵抗不住,直接扔刀投降了。

  那些骑兵倒是跑了个七七八八,如今这地界,两条腿可真跑不过四条腿。

  出了这段丘陵地带,强端带领骑兵越跑越远,留赞下令停止追击,收拢降卒,打扫战场。

  关索策马瞧着旁边被绳子穿成一个大长流,蹲着的俘虏,暗自摇头,知道夏侯渊为什么不会派重兵在这里把手了,因为没必要。

  连埋伏都埋伏的暴露了,表现的也忒不专业了,简直就是靠着个人勇武胡乱拼凑的军队。

  被发现了也不尴尬,堂而皇之的要斗将,己方赢了也罢,输了则一篑千里。

  这种明显是打顺风战的人,跟在马超后面,一路猛攻,占些便宜,要不然也不会因为几百头牛,就放走了曹操。

  一百多匹战马被无当士卒牵着,等待关索的检阅。

  马不多,但能突袭抓到这么些战马也知足了。

  川中马匹受颠马影响,身行大多矮小,不像西北的高头大马。

  士卒牵着战马,脸上止不住的喜色。

  出了山谷,关索下令全军休息,让朱明去审问俘虏,把缴获的战马排成三列,让除了受伤之外的所有士卒轮番上马,瞧一瞧谁骑的好,先组成一个加强百人骑。

  山里人翻山越岭习惯了,哪有马骑啊,也算是矮子里拔将军,先凑合着用呗。

  关索站在一旁,乐呵呵的瞧着,一群在马上东倒西歪的士卒,朱明上前跟关索说了几句。

  关索歪头扫了一眼俘虏,原来方才的被自己射中的人是强端啊,冒充雷定部族!

  可以,这招却是不错,穿的都差不多,也不容易分辨,计策是好计策,可惜执行能力太差。

  如果埋伏好了,绝对能打的关索一个措手不及,强端运气好点,手下士卒稍微有点埋伏意识,都能让关索葬身在这无名丘陵了。

  “要这些俘虏也没用啊!”关索砸着嘴道。

  “小公子莫不是想!”朱明挥手做了一个斩的动作。

  关索摆摆手笑道:“我的杀心没用那么重,就是我们可没有多余的粮食,给他们吃,怎么把他们出手呢,肯定不能就这样放了,要不然不长记性,头领一招手,还会呼啦啦的围攻我们。”

  “小公子此话有理。”

  “吴兰,派出骑兵,立马赶往武都县,通知雷定!”关索侧头招呼道。

  数十‘骑兵’在队率的带领下,跑向武都县方向。

  “解开俘虏,让他们抬着咱们受伤兄弟的担架,敢逃跑者杀无赦,敢鼓噪者杀无赦。”关索跃上战马,淡淡的吩咐道:“然后离这个山丘五里之外,挖陷马坑,曹军要是追来,在坑他们一把!”

  “喏!”

  稍作休整后,大军开拔,奔着武都县前进。

  烟熏火燎的下辩城,被灰尘弄的脸色黢黑的曹洪,正咬牙切齿的骂天骂地骂关索,听到有哨骑发现在五里之外发现大队人马残留的痕迹,曹洪立马翻身上马,大喝让哨骑带路。

  一阵烟尘滚滚散开,众士卒催动马匹,在小树林边缘停下。

  曹洪骑马赶到离城五里之外的小树林,跳下战马,在树林里仔细的溜达了一圈,瞧见地上有一块布巾,随手捡起,端详了一阵,紧紧的攥在手里,猛的向地上掷去。

  “来人,所有骑兵集合!”曹洪恼怒的大叫道。

  “叔父!”曹真制止道:“还望三思。”

  “三思个屁,在不追,关索都跑的没边了。”曹洪用力碾了碾地上的布巾。

  辛毗此时也黑着脸道:“不错,以虎豹骑的速度,追上关索的步卒,还有伤兵,定然不在话下。”

  “可我们的粮草不够了。”曹真瓮声瓮气的道。

  “不是还有氐人羌人呢嘛。”辛毗摸着脏兮兮的胡须道:“再说了,杨阜也会从后方给我们运送粮草的,子丹无需担忧。”

  “好了,这次我亲自作为先锋,率领骑兵追赶关索,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杀了我这么的士卒,还想跑,真是想的美,子丹你便率领五千士卒赶上。”曹洪恨恨的一甩手,跃上战马,出了树林,静静的骑马立在路上。

  曹洪心里的气很大,竟然让关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此时,微风一吹,鼻子里充斥着木头的烧焦味,反倒是平静了下来。

  自己从一开始就处处被关索牵着鼻子走,所以才会步步落入他的算计,很好,曹纯死的也不算冤枉,没有死在一个无名之辈的人手里。

  曹洪本就是个悍将,自从黄巾起义,跟随大哥曹操,纵横天下也三十余载,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属于越挫越勇型的。

  难不成还要让后起之秀拍在沙滩上,踩着自己打拼三十年多年挣下的名声上位?

  曹洪此刻从心里开始正视关索了。

  不在把他当做关羽威名之下的少子,而是一个真正的对手。

  三千五百骑兵集结完毕,竖枪背弓,旌旗招展,等待着主将曹洪下令。

  “我曹洪纵横天下三十余年!”

  曹洪轻磕马肚,横着举刀大声喝道:“曹军步骑纵横天下三十载,曾经杀的异族胆战心惊,伏地称臣,长坂坡杀的刘备丢妻弃子,逍遥津杀的孙权不敢跨过长江,俯首求和。”

  曹军士卒听到曹洪的鼓动,全都举枪大喝。

  “但,如今,一介黄口小儿,从我眼下逃跑,焉能放他逃走,坏我大军赫赫威名!此战,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众骑兵大声叫嚷,震的林中鸟,纷纷展翅远遁。

  “参军,我叔父这次是动了真怒。”曹洪攥着长刀小声道:“关索狡诈如狐,必定会利用叔父性格做文章,文烈不在,全凭参军临机决断了。”

  辛毗此时也是怒气填胸,冷声道:“将军放心,我还真不信关索那小子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