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66章 天要下雨

第66章 天要下雨


  夜晚下过雨之后,乌云依旧没有消散。

  潮气很重,刷了油的木板还没干,有些地方依旧湿滑,空气中透露出不知名的野花香味,让赶了一夜夜路的人,身体不在那么疲惫了。

  只是晚上进入雨区之后,火把已经被悉数浇灭。

  连绵不绝的队伍,在闷头赶路,大多数马匹骡子的眼睛都是被黑纱蒙住的。

  偶尔传来战马嘶鸣声,间接性传来士卒踩空跌落山谷的叫喊声,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显得别样刺耳。

  将军依然没有下令休息,让士卒心惊胆战之下,只得打起精神!

  硕大的黑字将旗淋湿卷在旗枪上,看不清楚是什么字,持旗士兵带领着众士卒低头前行。

  持旗的士卒抬头看了看,一里之外,有一段长长的阁楼,大军应该能在此休息一阵,在接着赶路。

  这段绵延数十丈的阁楼远远望去很黑,也其他经过的阁楼不同,不知道为何没有留窗户。

  也许是因为这段阁楼太长了吧,不晓得那些工匠的脑袋是不是锈掉了。

  旗枪停下,数十人开始上前查看,大军已经过了斜谷,路上有过行人走路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敌军的探子,还是路过的商人,不过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人从亮光之中,进入黑暗,眼睛总会有一瞬的适应时间,带头几人小心从怀里掏出干燥的火把,掏出火种点燃,持刀慢慢向前查看。

  韩浩瞪着眼睛,瞧着消失在长长阁楼的几十个士卒,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还不见有人出来的时候,心里有些犯嘀咕。

  于是挥手让弓箭手上前。

  关索坐在栈道的拐角处,手里捏着山旁长出的小树叶,放在嘴里,悠闲的吹起小曲子,等着张苞带人撤回来,耳朵听着叮叮当当的敲石头的声音。

  身旁散落了已经数片撕裂的树叶。

  “小公子这支曲子又吹的很新奇。”

  “随便吹吹。”

  “又是小公子所做?”

  “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我遇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还想让我墨迹一遍?”

  朱明摸着胡须不言语了。

  “禀校尉,前方我军士卒已经跑回来了。”

  关索闻听此言,随意的把树叶扔向谷底,双手一撑,把双腿从悬空状态收回,站起来,转身过了拐角,瞧着节节抵抗(逃跑)的己方士卒,在往远望,后面是乌压压追赶的曹军,双方还是有一段距离。

  挥挥手,留赞自是安排士卒接应,准备迎战。

  “韩将军,夏侯将军让我告诉将军穷寇莫追!”

  韩浩看了传令兵一眼,点点头,说道:“你去回禀伯仁将军,前方逃跑的二三百敌军想要破坏栈道,被我军发现,说不定还有别的士卒也在破坏栈道,我已经命令五百士卒追赶他们。”

  “喏!”

  传令兵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飞快的朝着后方跑去。

  “如何?”关索望着跑过来的张苞。

  “哈哈!”张苞大笑了几声,拍拍关索的肩膀道:“痛快。”

  “痛快就好!”关索点点头,虽然如今弓箭手还是辅助作战状态,但关索依旧很喜欢弓箭手这个职业。

  拉弓满月,如怀抱婴孩,手松弦响,敌将应声落马!

  关键是不用面对面的那么血腥!

  “准备!”

  关索从背后拽出长弓,在次瞧了一眼奔跑而来的曹军,慢慢的从拐角消失了。

  韩浩望着拐角消失不见的敌军,挥手示意追击的士卒停下,拍了拍身边的亲卫,贴着峭壁过去瞄一眼,看看是什么个情况。

  亲卫脑袋刚伸过来,头上立马就被套个绳索,直接拽了过来,随着长杆一推,连杆带人直接掉下山谷。

  传来一阵急促的啊声,然后谷底归于平静。

  韩浩捏紧拳头,抬眼望了一下头顶的峭壁。

  让七八个士卒举着长盾,缓慢的走过拐角。

  叮叮叮!

  数十支箭直射到盾牌之上,嗡嗡作响。

  韩浩这才松了一口气,挥手让身后拿着弓箭的士卒迅速上前,进行还击。

  躲在盾牌之后,才发现仅有数十人在射箭,在这个M型的山道之中,他们身后至少有上千士卒,更远处的阁楼里不知晓有多少。

  还没等韩浩再次张望,从拐角处出来五六个士卒,拿着长木头直接一个俯冲把己方盾兵顶下山谷。

  急促的喊叫声再次响彻山谷!

  双方僵持在此,实际是韩浩先锋被困在此地,停滞不前!

  关索选的的点有利于己方,己方弓箭手站在M顶点的一侧射击另一侧的顶点,身强力壮者躲在敌军一侧,用木头冲击敌方盾兵,把他们顶出栈道。

  韩浩有些无可奈何,敌方将领太过狡诈,选择在此地阻击!

  韩浩对此完全无可奈何!

  雨滴又掉了下来,关索叹口气,看来现在老天不站在自己这边,收好长弓,弓弦遇到水之后,那就算废了。

  下令士卒缓缓后退!

  此时无当飞军打出的是关字大旗,也不知道对方将领能不能看的清楚。

  如今既然无从探知敌方将领是何人,关索只得希望对方将领听过自己狡诈如狐,黑龙护佑的称号,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至少让他心生怀疑,多动脑筋想想自己要干嘛,最好脑补出各种可能性。

  在曹军如日中天的阶段里,还没有谁能擒获曹军主将。

  就算关索才正式向天下发出自己的声音,就算他们嘴上再怎么看轻关索,内心也会谨慎关索的心思。

  毕竟曹洪的勇武,辛毗的智谋,精锐的曹军,都是经过时间洗涤,乱世检验过的。

  更不用说还俘虏了三千多曹军士卒,此事不仅极大的激励了刘备军士卒,更是让心向汉室的臣子看到了希望,看出了曹操在强大之外是个“纸老虎。”

  然后少府耿纪、太医令吉本、司直韦晃等人认为曹操必将篡汉,趁着曹操在邺城忙活,在许昌起兵反曹,刘备孙权等人在外,自己在内,准备伙同皇帝进攻曹操的大本营邺城。

  唯一尴尬的是,这种内外勾结反抗曹丞相的精彩戏码,是他们一厢情愿罢了!

  可惜了,还没出许都就让人给灭了,然后把曹操从邺城招到了许都,先灭了这三人的三族。

  最后开始大兴冤狱,最后一轮的清洗汉臣开始了,不知此事过后,心向汉臣之人还余有几人。

  忠心是好的,可惜没干好事!

  感动了自己,牵连了别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