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92章 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第192章 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曹操听完众人的回报,也是摸着胡须诧异不已,没想到关索这小子倒是有几分气魄,竟然把自己的退路堵死了,这下子真的跑不了,并且攻破城池之后,骑兵也不能进城快速绞杀荆州军了。

  难道关索就这么笃定,云长会及时的来救援他吗?

  关羽如今与徐晃正处于胶着状态,根本不可能分出兵力来支援他,宛城是个孤城,这是毋庸置疑的,而郏下,新野,莫不是如此,更何况新野还是在自己的示意下,投降关羽的呢。

  在曹操看来,关索十个聪明人,聪明人都会给自己留下后路,而宛城被攻破只在下一次进攻,他怎么可能看不清形式呢?

  宛城众的荆州军守在宛城的城墙上,都不能站的集中,只要自己的云梯够多,总会出现破绽。

  一旦出现突破口,关索在怎么亡羊补牢也晚了。

  “父亲,要不要马上攻城?”曹彰拱手问道。

  曹操伸出手道:“不急,今晚派人袭扰宛城,继续使用疲兵之策,明早看看风向,在做打算。”

  “孩儿这就下去准备!”

  “去吧!”曹操摸着胡须道:“朗儿留一下。”

  曹彰曹休等人瞧了秦朗一眼,便依言退下。

  “父亲唤我何事?”秦朗坐在矮榻上。

  曹操摸着胡须道:“你一直派人收集关索的消息与传闻,你觉得有几分是真的?汉中之战时,传言关索得到黑龙护佑,火烧了曹洪,更是接连设下陷阱,最后导致我军大败,曹洪被俘,你说宛城,会不会也有?”

  “黑龙护佑?”秦朗嗤笑一声道:“无稽之谈,试问天下哪有龙凤这种东西,不过是愚昧百姓以讹传讹,在加上大汉皇帝自称为天龙之子,也不见灵帝等人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平定天下啊。”

  “你不信神仙鬼怪?”

  “孩儿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过不少自称为神仙子弟的人,不过是黄巾余孽在玩骗人的把戏,故而不相信,人生老病死,乃是常态,无可阻挡。”

  曹操靠在凭几上,叹口气道:“关索会不会跟黄巾余孽有关?”

  听到这句话,秦朗更是侧头笑了笑道:“父亲放心,要是黄巾余孽能教出如此学时之人,那当年黄巾军便不会败退的如此之快,当时诸侯林立,不像现在抱团成为三家,说不定天下就被他们给逐个打下来了呢。”

  “既然如此,那为父就放心了。”曹操眼睛逐渐变得清明起来,攥着拳头道:“明日我倒要看看,云长之子,传闻颇多的人,能有什么法子破解孤王的军队。”

  “如果不出意外,关索这是煮熟的鸭子,嘴硬罢了。”秦朗望着摇摆的火苗道:“说不定是因为父亲要放话屠城,宛城之中的百姓想要逃出宛城,故而关索下令堵死城门,绝了宛城百姓的心思,如果这样的话,也算是对我们有利。”

  “恩恩,此言也算有理,你且去好好休息,明日,我定要站在宛城城墙上。”

  “那父亲也早些歇息,孩儿告退!”

  秦朗躬身退下。

  曹操也顺势躺在矮榻上,拉过薄被子,让仆人吹灭了油灯,瞪着眼睛,生老病死乃是常态。

  秦皇汉武,追求长生不得,就连汉文帝半夜里都是不问苍生问鬼。

  曹操这些年越发感觉身体有些力不从心了,也许真的是年纪大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不服老又如何?

  身体倒是真的吃不消了。

  自己也想晒着太阳,逗弄着孙儿孙女,颐养天年,可是既然自己走上了这条路,那在死之前只能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否则等待曹家的会是灭顶之灾。

  有时候,事情根本就不受你的控制,更有些时候,它不会按着你想的方向进行。

  曹军大营伤兵早早就睡下了,除了哨位也都早早被各位将领勒令休息了,明天定是一场恶战,宛城在攻击一次定能打下,可是受伤的狼才最可怕,它会不管不顾的拼光最后一丝力气。

  但是率先攻上城头的功劳,谁都想要得到,对此,只能指望着手下的士卒用命。

  相比于曹老板的偶尔失眠,关索可是真的睡不着了,仗着人多,在城外敲锣打鼓的,扰人清净,根本就休息不了。

  可又得打起精神,万一曹军哪次玩个真的,慌乱之下,不一定能把曹军赶下城外。

  好气啊!

  可是这气还得受着,关索只能告诉自己,曹操那里也不好受,大家都难受着吧,如果有挂鞭炮就好了,可惜自己连火药的配方都不知道,要不然,一个大地雷扔过去,曹军铁定吓的落荒而逃。

  这种事,关索也只能想想了。

  “来人!”

  关索吩咐了几句,既然火药还整不了呢,那先来点现成的,给你们整点金汁。

  城外的曹军敲锣打鼓,做疲兵之状,关索在城墙上来回走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总得想些法子制止一下。

  要不要出城干他一波?

  关索摸索着下巴,望着远处灯火围绕的曹军营寨。

  战事已经坏到如此地步了,自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到了现在还畏畏缩缩的,怕个屁啊,直接干他娘的。

  难不成忘了自己的战略,今天在曹老板身上咬下块肉,明天在咬一下,总得啃光。

  “来人,把糜芳叫来。”

  宛城北门悄悄打开,仅剩的一千余骑兵人衔枝马裹蹄,直奔曹军营寨中而去。

  “来人!”

  曹操依旧瞪着的眼睛,突然坐起来。

  喊声才落下,许褚手执一盏油灯进入大帐,微微拱手道:“魏王有何吩咐?”

  “仲康,又是你守在帐外,年纪也不小了,多歇息歇息。”

  “某习惯了!”许褚无声的笑了笑。

  “现该何人守夜?”

  许褚想了一会道:“夏侯霸。”

  “速去传令,小心关索偷袭!”

  “喏。”

  对于曹老板的话,许褚才没那么为什么,只要是曹老板发话让自己去做事,必然先干了在说,就是有疑问也憋在心里。

  关索小儿,竟然玩瞒天过海,你说城门被堵死了,我就信了?

  哼,真以为我大意,故而对你放松警惕了!

  曹操才哼完,就听见外面喊杀阵阵,脸色有些难看,一下子把被子掀开,光着脚走出帐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