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219章 掘地道

第219章 掘地道


  廖化迎着宛城逃出的骑兵,慢慢赶往郏下,虽然小将军不在这波骑兵里,让自己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不趁机逃走,但还是派人快马加鞭,赶往樊城地带,去给君侯报信。

  小将军在十万青州兵的围攻下,至今还未被攻破,廖化自然不会想是曹操故意不攻破城池,而是小将军想法子守住了。

  只是情势危急,小将军依旧被困在宛城,况且听这个糜强所讲,城中守军的日子并不好过。

  曹操使用车轮战,再加上日夜攻城,数次被曹军突上城墙,而荆州军大多数都是在这个时候战死的,付出了极重的代价,才把那些攻上城头的青州兵杀死或者赶下去。

  廖化决定弃守郏下,带着郏下百姓走,要不然曹操派军来围困,想跑也跑不了了。

  如此危急时刻,倒也可以借鉴小将军当时迁徙汉中百姓的例子。

  况且曹操现在对于攻破宛城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心思,关索不在,无法用来威胁关羽,让他做出错误判断,只得寄希望孙权那里,能迅速偷袭关羽,让关羽军心不稳。

  就算曹老板一直财大气粗,值此关键时刻,也不会浪费兵力进攻宛城,在说,让宛城百姓多苟活几日,多几日煎熬也好,甚至曹老板打算在攻破宛城之后,直接把宛城这个伤心地界夷为平地,方解心头之恨。

  徐晃正在帐中思索怎么才能让自己看的自然些,诈败引诱关羽北上,突然接到消息,说是程昱派来的人求见。

  徐晃差人叫进来,这次又有什么计策?

  “小人见过徐将军。”

  “程先生叫你来?”

  哨骑这才对徐晃说,程昱恐将军不能对关羽下死手,特地派人佯装信使,给关羽下一剂猛药,既然关羽是护短之人,又最喜幼子,索性就以假乱真,逼关羽上当。

  还望将军配合,全力诛杀关羽派来的哨骑,或者是奔向关羽的哨骑,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先不说这难度有多大,单是这句话就让徐晃有些不爽,大家的三观不一样,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徐晃皱皱眉头道:“程先生的意思是,就算是百姓也要杀掉。”

  哨骑低头拱手道:“程先生就是如此吩咐的。”

  徐晃面色不渝的挥挥手道:“你回去与程先生说,此事我知晓了。”

  徐晃对于这个拿自己家乡父老做肉脯的阴狠之人,一点好感都没有,这个时代,地域性抱团的关系还是很硬的,可惜大汉朝出现了这么个异类。

  而此时,被医治的廖化信使,突然口吐数口黑血,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就那么气绝身亡,连句话都说不来。

  军医此时也不在小心翼翼,而是直接薅出箭头,认真观察了一番,又放在鼻尖闻了闻,急忙放在一处。

  看来曹军为了防止哨骑把消息告诉君侯,在箭头抹了毒,这小子命是有多大,硬生生的挺到把话说完,才嗝屁的。

  关羽听完军医的汇报,挥手让他下去休息,眯缝着眼,看来曹军真的是在玩死间了。

  自己本想等到信使好一些,在详细的问一些问题,借此来判断他是否为细作,结果根本就不给机会。

  “父亲!”

  关羽止住关平的话头,摸着长髯道:“就当我们从未接到信使,某就不信十个人,只能到一个,况且我们又不能迅速击败徐晃。”

  阳光温和,大风继续肆虐,曹营开过饭之后,踩着前进的鼓点,又出现了三十多架扬尘车,开始释放法术攻击。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至于曹军大营还是没什么变化,依旧旌旗招展的,就算曹老板让人悄悄出营,关索也不知道。

  吃一堑长一智,宛城北城的守军,虽说是从南门换防过来的,但准备的全面,都系上湿布巾,每个人用白布条绑住眼睛,就算有些不太舒服,但总归能睁着眼睛瞧着城外的动静。

  整些土不就是为了眯眼,然后曹军好趁机攻城!

  现在主要问题已经解决了,关索也就不那么担忧了,但也不敢撤下士卒,扬尘车开始工作,大多数士卒还是靠在城墙上,躲避风沙。

  关索也随大流靠在城墙上,准备迎接‘沙尘暴’的洗礼,这点攻击,相比于战斗,还是蛮轻松的。

  曹老板命令部下使用法术攻击,攻击宛城,关索巴不得多来几天呢,这样才能延长自己驻守宛城的时间,等到关羽北上的援军的希望也就越大。

  “少将军!”

  从城下跑来一人,原来是侯音。

  “何事?”

  侯音捂着口鼻道:“城下的士卒汇报,地听有些动静,但是听的不太真切。”

  “地听?”关索眨着眼睛脱口道。

  这东西是侯音早就开整的,反正攻城也就那么个法子,地听放在城墙内部一口新挖的旱井中,井中放一口新缸,蒙上薄牛皮,命人伏在杠上听动静,借此来判断敌军开凿的地道方位。

  甚至还能听出来敌军挖掘地道的进度,然后守城者只要发现了,就有足够的把握弄死,妄图从地道中想要里应外合,突破城池的敌军。

  “少将军可随某下城看看,某想着,曹操狡诈异常,不可能只是扬沙土,这种小孩子玩的法子来攻城,毕竟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

  “况且某命人守在地听的士卒,皆是耳力灵敏之人,不会出错。”

  “有意思了啊!”关索起身随着侯音下城,拍着手道:“我就说嘛,曹老板这只老狐狸,在加上他那帮智谋团们,怎么可能只是用这种无痛无痒的扬尘车来攻城。”

  “是为了掩人耳目,真正的杀招在挖地道呢。”关索噔噔噔的下城,眉毛微挑,笑道:“候将军果然是心细之人。”

  “少将军谬赞,是手下士卒尽心,前两日,就听到了声音,可惜距离太远,不好确定方位,他把疑惑告诉了伍长,伍长这才让替班的兄弟认真聆听,结果还真的有动静,曹军在掘地道。”侯音也是心有余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