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235章 吕蒙陆逊

第235章 吕蒙陆逊


  还没等满宠发怒,突然从帐外跌跌撞撞的闯进一名侍从,以头抢地,泪流满面,未说话就能瞧出三分凄凉。

  本来满宠被子瑜的话语怼成了猪肝色,本侯还未曾好好看看笑话,反倒是你进来,先让曹操使者看了笑话。

  孙权颇为恼怒的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禀告我主!”侍从泪眼婆娑的抬起头道:“主公派去联络文聘的使者,被文聘给砍了,把脑袋从城墙上扔了出来!”

  “什么?”

  孙权此时闻言也是大怒,面色不渝的看了一眼满宠。

  “文聘安敢如此!”潘璋站起来大吼道:“主公,莫不如就此提兵一块攻破石阳!”

  “就是。”蒋钦阴沉道:“我军与文聘相争多年,互有胜败,难得他被孤立无援,关羽正在与曹操鏖战,顾不上文聘这里,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好机会。”

  诸葛瑾本以为自己拿语言相激,会让满宠不满,结果却是文聘那里出了差错,难不成文聘成了惊弓之鸟?

  要不然怎么会不遵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这条约定呢?

  就算不爽,顶多割了使者的耳朵,也不会要了使者的性命啊?

  诸葛瑾摸着胡须沉默不语。

  满宠此时面上虽然露出惊疑之色,可是心里却有些得意,好在方才自己已经说出了文聘那里会遇到的难处,没想到孙权会自作主张派人去联络文聘,更没想到文聘会如此刚烈!

  直接斩杀了孙权使者,忠心可嘉!

  孙权举手制止诸将的鼓噪,双手背后,缓缓道:“既然文聘将军如此不识抬举,待到击败关羽之后,在做打算。”

  “喏!”

  众人齐声拱手。

  这个事咱们先记着,先解决完了dà má烦,在解决文聘这个小麻烦。

  “满将军先行休息去吧,我与诸位将士商量一下如何进攻庞统。”孙权挥挥袖子赶走满宠。

  大家面和心不和,本就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况且孙权对于文聘斩杀自己的使者十分不爽,在看满宠那若有若无的笑意,简直怒火中烧,连一丝的面子功夫都不想做了。

  待到满宠退下,诸葛瑾拱手道:“主公,曹操狼子野心,并不是真心与我结盟,不过是为了解他樊城之围,不过满宠既然能从樊城之中逃脱,微臣认为其中定有蹊跷!”

  吕蒙咳嗽了几声道:“关羽护短的性子天下皆知,其幼子关索被曹操围困在宛城,抽调围困樊城的兵力与徐晃作战,也不是不可能,在言,满宠也不是等闲之辈,此等偷船南下之事,倒也难不住他。”

  诸葛瑾指着跪在帐中的侍从问道:“高使者是如何被斩的,你仔细说说。”

  “喏!”

  侍从抽噎了几下。

  “收回你的龟尿!”潘璋大喝一声。

  吓得侍从全身颤抖,战战兢兢的道:“我等一行人到了石阳,说是江东使者,文聘先是然我等站在城外一个时辰,文聘欺人太甚,高使者本想一走了之,可是又想起主公重托,只得耐下心来又等了半个时辰,文聘这才让高使者一人进城。”

  人已经死了,侍从更不会傻了吧唧的说使者的坏话,尽量营造出一个大无畏的精神出来,也省的牵连自己。

  “过了许久,也不见高使者出来,小人心里急得很,向城墙之上的士卒说话,可是无人应答,到了天色已晚,突然从城头上扔下一件物品,小人定睛一瞧,是高使者的头颅。”

  “文聘站在城墙上对着小人说。”

  “说什么,磨磨叽叽的,这么不痛快!小心让你试试某的剑锋利否!”潘璋揪着侍从的脖子怒道。

  吕蒙制止道:“算了,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你把文聘原话说来,主公定不会怪罪于你。”

  潘璋这才松开衣袖,直接把侍从推到在地。

  侍从抹了一把冷汗,跪在地上道:“文聘说,想要拿石阳城,叫你家那个碧眼小儿提兵来取,想靠嘴上功夫哄骗我,真当某是三岁小儿,赶紧滚,否则杀净吴狗!”

  “岂有此理!文聘敢口出狂言。”蒋钦踹翻矮桌大怒道。

  “不管小人的事啊!”

  “行了,你且下去!”诸葛瑾不耐烦的挥手驱赶侍从。

  侍从如蒙大赦,倒头如蒜,这才退出帐外。

  “主公,君辱臣死,我等定要摘下文聘那厮的头颅。”周泰起身瓮声瓮气的道。

  “诸位勿要在请战了。”孙权叹口气道:“我等现在先要攻击江陵城的庞统,至于文聘还是先饶过他一些日子吧。”

  “主公英明!”

  陆逊微微拱手赞同,如今孙曹结盟已成定局,切不可在节外生枝,否则江东难以自处。

  还是先与曹操合作,干掉关羽之后两家在做打算。

  众人这才结束争吵,等待孙权的命令。

  “子明,前方细作回来,探知江陵城公安城的兵力如何了?”

  吕蒙拱手道:“启禀主公,公安城守备习珍,乃是先前襄阳城有名的浪荡子,不知怎么被关索看重,当初关索从汉中逃回,路过襄阳城,被关索带出襄阳,如今成为公安城的守将,手中尚有三千精锐士卒,在加之郡主曾在公安城居住,我军细作极易混入。”

  “细作回报,公安城守备松懈,只是沿江一带多设有烽火台,与江陵城相连,如果想要拿下公安城,在北上进攻江陵,必先解决烽火台。不能让庞统知晓。”

  孙权点点头,又看向陆逊。

  陆逊这才拱手道:“我军要侵略荆州全部土地,长沙郡离江陵城也不远,况且守将郝普也称的上勇猛之人,主公可多路出兵,攻下长沙,割断武陵郡和桂阳郡与江陵城之间的联系。”

  “到时候不论北上还是继续南下,荆州皆可被我军所夺,方为稳妥之策。”

  “嗯,大都督吕蒙与代大都督陆逊所言互取所长,皆是妙计。”诸葛瑾摸着胡须赞叹道:“有两位大都督在此,荆州焉能不为主公所得!”

  孙权也是击掌道:“二位都督所言甚合我意,众将听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