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258章 带路党傅士仁

第258章 带路党傅士仁


  糜芳揉揉自己的眼睛,莫不是自己盼望着援军,都盼望的出现幻觉了?

  那特娘的是骑兵。

  还没等糜芳揉揉自己的眼睛,率先出现的骑兵身后出现了更多的骑兵,当头打的大旗乃是傅字!

  自己与傅士仁写的信总算是起作用了,援军来了。

  援军来了!

  糜芳忍不住大笑一声,快速扒住城墙垛子,向外探出身子,瞧着大军越来越近,嘴角不禁咧到了最大。

  “来人,快派人去告诉关索少将军,就是傅士仁带人来援,宛城还能守的住,勿要突围。”

  哨骑打眼一瞧,确实如此,急忙跑下城池,策马扬鞭向着北城门跑去。

  糜芳得意的笑,叫人打开城门,迎接援军进城。

  众士卒瞧见自家援军来了,脸上也是挂满喜悦之情,同时对于傅士仁的佩服之情猛的蹿上一蹿,毕竟不是谁都有魄力敢于突破曹操的十万大军,进入宛城救援自己的袍泽兄弟的。

  “将军,这会不会是曹军的假冒的?”旁边有士卒小声的问道。

  糜芳愣了一下,随即拍了拍身旁士卒的肩膀,笑了笑:“先放下吊桥,待我与那人确认一番,傅士仁将军乃是我好友,我自去信与他,叫他前来支援我,如今果然来了。”

  糜芳忍不住跟身旁的士卒炫耀,站得高望的远,打头阵的当中,有一个像极了傅士仁,一想到这里,糜芳的嘴角一直上扬就没落下过。

  “糜兄,我见你书信,急忙率领五千人马前来支援于你,速速打开城门。”

  傅士仁策马上前,大吼道。

  糜芳拍着城墙垛子,大笑道:“傅兄,我手下士卒竟然怀疑你不敢前来支援于我,你且告诉他等,你傅士仁敢视曹操十万大军如无物,亲率大军,来救援兄弟我。”

  傅士仁实在没想到糜芳见面,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对此,傅士仁只得大笑道:“接到兄弟你的书信,我便派人快马加鞭前往君侯处,希望君侯允许我前来支援于你。

  就算君侯不同意,我也会率领大军前来支援于你,谁让咱们两个是兄弟呢。”

  糜芳闻言哈哈大笑,脸上的褶子跟开了花一般。

  伪装成傅士仁亲卫的夏侯霸,抬眼望城墙上瞧了瞧,看来关索还是驻守在北城门,待到大军进入城池,定要直奔北城门,生擒关索的功劳抓在自己的手里,这样自己才能快速升为讨掳将军,率军攻打益州,更是有机会杀了黄忠,以报父仇。

  “什么,你在说一遍!”关索猛的提高声音吼道。

  “傅士仁将军率领大军前来,糜芳将军说他写信与傅士仁,让他前来宛城支援,结果傅士仁将军真的领军前来。”

  “少将军,我们有救了。”

  糜照大喜道。

  傅士仁竟然领兵前来支援自己,这事怎么看怎么透露出诡异,毕竟傅士仁有带路党的前科,这次只不过是把孙权换成了曹操,傅士仁莫不是投降了曹操了,想要进城抓住自己?

  换取更大的功劳作为进身之阶!

  “傅士仁有没有曹军阻拦?”

  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关索急忙问道,也许傅士仁并没有投降曹操呢。

  哨骑不假思索的道:“没有。”

  “糟了!”

  关索大吼一声。

  看来最坏的猜测已经实现了,傅士仁真特娘的投降了曹操,而且还干着老本行——带路党。

  愿不得城外的曹军举止如此异常,趁着火势,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原来根子在这呢。

  里应外合最省力,也最能让敌军的指挥系统遭到攻击,从而士卒无人指挥,溃败的会更快。

  关索随即命令道:“全军随我突击出城,作势冲击曹军大营,随我转道跑回荆州。”

  “傅士仁不是来支援我们了吗?为何还要跑?”糜照颇为焦急的问道。

  “闭嘴吧,曹操十万大军,就算折损了三万,他焉能没有多余的士卒埋伏在南城门外?如今傅士仁竟然没有遭遇一点曹军阻力,这说明什么。”关索大吼道:“说明傅士仁已经投降了曹操,故而他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宛城城下。”

  “玛德,做戏一点都不专业。”关索说完之后大吼道:“魏猛,拽紧糜照的缰绳,众将士,听令,随我冲出宛城,我们回家!”

  “回家!”

  众士卒大吼道。

  本来想要放飞的信鸽,让关索重新把信拿出来,在最后加了一句,傅士仁已经降曹,里应外合攻破宛城!

  “我叔祖父怎么办?”糜照大吼道。

  “小爷我管不了了!他与叛徒傅士仁乃是好友,死不了的!”

  哒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响起,数十匹空无一人的战马,踏着微弱的火苗,屁股后流出潺潺鲜血,顺着城门洞子,跑了出来。

  紧随其后的是更大的马蹄声。

  站在城外虚张声势的秦朗等人,目瞪口呆,关索,他竟然真的敢从北城门逃走,他难不成还想着要冲击青州军大营不成?

  方才瞧见有士卒进寨汇报,司马懿对于宛城之事总算是放下心来。

  本来还智珠在握的司马懿,瞧见城门洞子里那万马奔腾的架势,摇头苦笑一声,本想用最小的代价活捉关索,在趁机挑拨曹操杀掉关索,反正曹老板的仇人那么多,又不多一个关羽。

  可是关索竟然从北门突围,莫不是傅士仁那里出现了什么纰漏?

  亦或者是关索觉得己方大营十分脆弱,他还想来那么一遭?

  关索的这一步棋,让司马懿思绪万千。

  这小子果然不是一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为他设计好的三个方向,以及援军,他竟然都不用!

  “杀!”

  关索率先策马而出,单手持弓,随着战马的起伏,射出第一箭。

  “杀!”

  身后的士卒大吼着,全力催动马速。

  “盾兵上前,列阵!”

  秦朗大声吼道。

  糜芳正与进城来的傅士仁相互攥着手,诉说兄弟之情。

  听到北城门方向传来喊杀声,两人的脸色同时一变。

  关索竟然跑了!他不信我!糜芳脸上一闪而过的怒色。

  “关索呢?”傅士仁急忙盯着糜芳。

  “傅兄,在军中,你怎可直呼少将军名讳,幸亏你我不是外人,否则以少将军的性子,少不得损你几句。”糜芳面色虽然不渝,但还是想打个哈哈过去,缓和一下气氛。

  “关索呢?”夏侯霸大吼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