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298章前景不错

第298章前景不错


  更何况方才华佗说了,要不是张辽艺高人胆大,乱军之中射了自己,还能避开要害,自己的小命怕是没了。

  只能说张辽箭术高超的很,要是放别人身上,自己又没有着甲,估计一箭就能射死自己。

  关索苦笑一声说道:“有劳张叔父关心了,华佗神医说我死不了了。”

  张辽一点都不尴尬,认真的点点头道:“那就好。”

  张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战场之上,各为其主,你都要杀我了,我父亲能留你一命,那是看在关伯父的面子上,你丫还别不领情,小爷现在胳膊还伤着呢,谁都没占到便宜。

  “我嫂子与侄儿安好?”

  “那母子真的是你大哥关平的妻儿?”

  “这是自然,行军路途如此危险,我为何还要带着累赘呢。”关索轻微的咳嗽了两声,叹口气道:“若非如此,我既然透阵而出,安能在折回去救援别人?”

  张辽点点头,没有开口在说话。

  场面一度十分静默。

  关索盯着眼前的张辽父子,莫不是前来慰问的,就说两句话就全都沉默了。

  大家不久前还打生打死的呢,现在让两人放下成见,握手言和,这不现实,如果要是关羽那与张辽就没问题了,可关索是小辈,确实有些尴尬。

  关索尝试问道:“我父亲那里有消息了没?”

  张辽欲言又止,随即摇摇头道:“你且安心休养,我去巡视城内,待你伤势转好,我们在一同面见魏王。”

  身在曹营,现在张辽是老大,身为俘虏,身体还受到重创,关索还是有自觉的,见曹操就见呗,反正又不是没见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辽又细细嘱咐了自家儿子一番,让他好好照顾关索,勿要出现什么意外,魏王说要活的关索,那就必须是活的,想要关索死的人多的是。

  既然被动的接下了这个任务,自然要完成的妥妥当当的,张辽不允许中途出现任何差错。

  张虎单手拍拍胸脯让自家老爹放心,表示记下了,一定护的关索的周全,这小子跑不了。

  待到张辽出了屋门,关索与张虎大眼瞪小眼,张虎随即鼻子一哼哧,瞧向一旁的屏风,仿佛能瞧出花一般来。

  “张兄伤势如何?”

  “亏你手下留情,死不了。”

  张虎愤愤的道,手下留情四个字咬的极为重,也是,当时关索差点都要砍死张虎了,张虎也是划了关索两刀。

  “我们伤势好了,是要去宛城还是许昌寻找魏王啊?”

  “武。”张虎瞪着眼睛道:“捂好你的被子,好好养伤,到时候去哪,自然会带你去,你就甭操心了。”

  “小弟倒是想有个心理准备,随口问问,张兄何必气愤。”

  “得了,关索,你是不是觉得小爷我傻?”张虎大大咧咧的坐下道:“当初你装成李基来套我的话,哥哥认栽了,现在还想套话,哼,省省吧!”

  关索艰难的咳嗽两声笑道:“两军阵前,各位其主,谁挡我的逃生之路,我便杀谁,在说能装作李基骗过张兄,我自己自然是开心的,可惜姜还是老的辣。”

  张虎黑着脸,心里暗叹一句,这小子想的比我明白,可自己也只是想想,他倒好,还说出来了,你不觉得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张虎吊着胳膊,坐在一旁的矮榻之上,懒得与关索说话,毕竟大家打生打死的,然后还能坐下来聊聊天,张虎自认为自己的心没那么大。

  关索认为自己说的话应该能让张虎闭嘴,随即闭上眼睛,装作修养的模样。

  张虎方才说了一个wu字的发音,在自己的认知里,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武平县,难不成曹操要亲自来这里?

  感觉不对,曹操就算对自己感兴趣,他也不大可能亲自来这里?

  莫不成想要感动自己,让自己真正的投降?

  效力于他?

  这不可能!

  曹老板早就不屑做出倒履相迎的举动来了,这么多年的打拼,曹老板手下人才济济,家底厚的不行,不是孙权刘备可比的。

  更何况刘备与孙权都是偏居一隅,就算战乱人口南迁,但中原的底蕴还在,在加上曹老板这么多年的屯田之策,虽说不能恢复个百分百,但是恢复一半的人力民力,就算得上是无人能及了。

  曹老板大概没两年的活头了,他儿子曹丕又不是个心胸开阔之人。

  篡位之后,估计曹丕也是心里不安,变着法的压迫这几个有威胁的兄弟。

  曹老板不可能来武平县,家大业大的,手底下谋士武将多的是,还会在乎自己这么一个敌将的儿子?

  武陵郡都不大可能,要说武陵郡被孙权攻下有可能,曹老板绝不可能到那去。

  武都郡更不可能,那有魏延在汉中挡着呢。

  武关?

  关索脑子突然一个激灵!

  莫不是武关?

  魏延该不会是混水摸鱼拿下长安了吧?

  拿下长安战略意义极大,契合了诸葛亮的隆中对,兵锋直指宛洛,关羽只要打退孙权,重新站稳脚跟。厉兵秣马几年,就可与长安配合,钳型攻击中原腹地,平定天下指日可待。

  而且魏延占据长安之后,大肆宣传,不仅可以截断张颌的退路,更能扰乱军心,让马超诸葛亮有机会取胜。

  张郃与马超诸葛亮鏖战数日,双方互有胜负,有了这么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想必张郃该坐立不安了。

  要是形式真的如自己所料一样,结束战乱的日子又近了许多。

  关索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曹老板这几日应该在宛城,从宛城去武关大约一百五十里,越想,这个可能性越大。

  “你笑什么?”张虎盯着关索问道。

  关索无奈的叹口气道:“我老婆要生孩子了,我想想不可以吗?还有小爷想笑想哭也用不着跟你汇报。”

  “关索,信不信我揍你?”张虎捏着拳头威胁道。

  “怕了怕了,等我好了,在与你讨教讨教,堂堂虎将张辽之子莫不是只会欺负伤者?”

  “我特娘的也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