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329章拜拜山门

第329章拜拜山门


  “哼!”夏侯惇眼色不善的盯了关索一下,随即扭头不在搭茬。

  关索说的不错,从荣儿的信中,从细作探听中,刘备对待自家侄儿与曹洪等人皆是不错。

  基于此,夏侯惇也不屑为难关索,只是瞧见他方才那嬉皮笑脸的模样着实可恶,对待大哥,竟然一点恭敬之意皆无。

  一进来就扯什么世交,呸!

  小辈之间的对比,这自然是可以的,关索可不会自找不痛快,拿自己与曹洪相比较。

  人家不要面了?

  就算曹洪不要,也得给曹操留着。

  这种虚面上的事,关索才不在乎,小命才重要,现在给曹操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势,那纯粹是关索自己找死。

  人在屋檐下,特别是曹老板的屋檐下,那么强势做什么?比如孔融,孔子的直系,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那孔子的地位老高了,连带着后代子孙都是被人高看一眼。

  可是在曹老板面前算什么,不过是在背后非议了曹操几句,当然了,也许曹老板年轻时候的标签乃是阉人之后,所以,孔融这类人自然看不上曹操。

  可曹老板还不是说把孔融全家砍了就砍了。

  名士都不算啥,更何况现在自己还没啥子名声,说出去,顶多是关羽幼子这么一个标签。

  祢衡多牛啊,敢露果体骂人玩,可谓是开创了骂人新招式,还不是被曹操轻飘飘的一句话,送到荆州~死去了。

  曹老板好人妻,不好搞基,祢衡想用他的肉体吸引视线,怕是找错人了。

  贾诩看了一眼曹操,这才笑道:“来,老夫瘦弱,与我同坐。”

  关索一瞧,是刚才那个老头,行了一礼,随即大大咧咧的坐在一旁,反正这种小榻本就是长的,坐一半也不拥挤。

  “多谢多谢。”关索用一旁的布巾擦了擦手,这才拽下一根鸡腿道:“人年纪大了,少吃点油腻的,这样才会对身体好,像我这种正在长身体还受伤的小子,多吃点。”

  贾诩笑着摸着胡子,瞧着关索大吃特吃。

  关索抹了一把嘴上的油渍,随口问道:“老先生,问你个事啊,你给我指指在座的那个是贾诩老狐狸?”

  贾诩挑了挑眉毛,笑道:“你找贾诩那个老狐狸做甚?”

  关索小声道:“我这个小狐狸来了,故而前来拜拜山门。”

  “哦!”

  司马懿坐在一旁瞧着关索贾诩低声交谈,摸着胡须不知在想着什么。

  关索瞥了一眼旁边的老头,把鸡骨头放下,又薅了一根鸡腿。

  “文和,你与关索在谈论什么?”曹操擦擦手,漫不经心的问道。

  贾诩微微拱手道:“这小子在向某打探贾诩。”

  “哦!”曹操瞥了一眼关索,并未说话。

  关索若无其事的咬着手上的鸡肉,看来自己没有猜错,身旁这个人是贾诩,可是关索完全搞不懂,曹老板来这么一出,紧紧是让自己在一旁吃饭。

  大堂正中几名舞女,随着编钟的敲击,慢慢扭动身体,颇为赏心悦目。

  实在是娱乐项目少的很,能听听音乐,看看舞蹈已经很幸福了,大多数人都看不着这种高级宴会的模样。

  “贾诩?”关索扔下鸡骨头,摇摇头道。

  “就是老夫。”

  “小子就有一个问题?”

  贾诩随意的伸了伸手,让关索说。

  “你这个老狐狸是怎么猜透我逃跑的路线的?我为啥不能在返回宛城,跑回襄阳城呢?”

  “你这个小狐狸,还需要历练历练啊!”贾诩淡淡的道:“世子与曹洪之间的事,老夫是知晓的,你从水路逃走,又有何不可?”

  “哦,对了,忘了,你是曹丕的心腹!”

  “心腹?”贾诩笑着摇摇头,指着一旁的司马懿道:“那才是。”

  “谁?”

  “司马懿!”

  “哦,原来是三马食槽!”关索耸耸肩。

  贾诩脸色变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这小子是怎么知道这种事的!

  这种事,就算是曹老板曾经怀疑过司马懿,可司马懿一直兢兢业业,让曹老板放下心,也就这种善于在幕后看透人心的贾诩,这种老狐狸,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司马懿在等着曹**,只要曹丕上位,自家家族的辉煌之日就算是来了。

  朝代,主公更替,与贾诩何关,只要贾家不倒就行。

  “你是如何知晓的?”

  关索给自己加块鹿肉,随口问道:“那小子能否再问先生一个问题?”

  贾诩耸耸肩,同样给自己夹了块鹿肉笑道:“廉颇老矣,尚能食十斤肉,老夫吃点肉又算的了什么。”

  关索也不在追问,像贾诩这种老狐狸,早就磨炼成了不死老贼,他只是一时好奇,见关索有提出条件,贾诩自然不会上当,反正贾诩自知不是曹操旧臣,还设计杀了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

  曹操猜忌心又重,所以不该说的话贾诩自然不说,除非曹**了,曹丕问话,那自己倒是能说上一说,不管怎样,曹丕都比不过他老子。

  更何况现在又涉及了曹家千古之事,贾诩离的远远的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往上凑。

  曹丕能当上世子,完全是靠自己漫不经心的跟曹操提了一句,请主公参考参考袁绍刘表旧事,就这个,不管曹丕是否继承大业,贾家都会立足不倒。

  就是让关索揪心的,此次宴会的目的何在?

  上来大家和和气气的,一块吃个饭,然后各回各家?

  不过曹老板亲自透出的消息,着实让关索兴奋,也不晓得荆州的情况如何了?

  “刺史大人,请满饮此杯。”士徽坐在次位,向着主位的步骘殷勤劝酒。

  步骘自赴宴之后,便满脸笑意,但心中却是在打鼓,这小子说是他父亲士燮邀他前来议事,可自己到了之后,士徽说他爹身体不适,让自己先代为招待,稍后他爹便会出来赔罪。

  能坐稳交州刺史这个位置,完全是靠着士燮的支持,士燮在交州的威信极高,步骘也不好搏他面子,毕竟黄土都埋到脖子根的人了,只要士燮一死,自己在稍加挑拨士家兄弟,交州自然可以真正的掌握在主公手里。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表面上是听孙权的话,可士家是当地的大势力,经营多年,可还是士燮说了算,就算是敬奉,赋税一样不少,让步骘心里有些膈应,自己这个交州刺史岂不是个空衔!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