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3章 你师父是我

第13章 你师父是我


  香火鼎盛,可是道观却是不大,转悠了一会便转到了后院。

  后院大抵是道士生活的地方,有一小片新翻的土地,大抵是要种些什么,倒也不是华而不实,种些花什么的,看来道士的生活在曹老板的治下也不是那么好啊。

  “镇国,你在啧啧什么?”

  “神仙也得食人间烟火啊。”关索指着地上新翻的一片菜地笑道。

  曹植扇了扇扇子道:“你难不成真的认为这世上有神仙?”

  “世人皆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全没了。”

  “这是诗?”

  “打油诗罢了。”

  “两位公子,执事请二位一叙。”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打了个稽首。

  关索曹植二人瞧了一眼一旁的小道士,眼睛很是灵动,透出一股子机灵劲。

  “你与此间道观执事熟悉?”关索随即瞟向曹植。

  后者摇摇头,表示并不熟悉。

  曹植心神奇怪,按道理来讲,既然是张鲁约关索前来询问,怎么派出一个执事来了?

  张鲁可是天师啊,这个称号除非是张家嫡系子孙继任方能被称为天师,而且也只能有一个。

  难不成是张鲁这个老家伙在端着架子,想要利用他人之口,问出关索口中那个白胡子老头的事?

  带着疑问,曹植渐渐放慢脚步,落在关索身后。

  “小睿儿,去泡壶茶来。”

  关索刚踏入一旁的屋子,进去通报的小道士便被这番吩咐,又退了出去。

  三清之下,蒲团之上,背对着关索盘腿坐着一个老道,看这头发的花白程度,怕是岁数不小了。

  茶这种东西只在蜀中盛行,而且炒茶还未曾出现,所以并不能大规模运输,路上稍微有点潮气,便能发霉,不易储存。

  真想不到,竟然能在邺城喝更不晓得能不能喝。

  关索慢慢的踱了几步,随意的打量了几下,屋子很是空旷,只有一个床榻,老道身后还有两个蒲团,大概是给关索曹植二人准备的。

  “二位公子一点也不奇怪为何我会叫两位进来一叙。”

  曹植早就被交代过了,故而一点也不惊讶,至于按照关索的设想,这些神职人员总会是想法子让人感觉神神秘秘的,从而才能与你讲什么道理,借助你自己来说服你相信他的话。

  反正闲的也是闲的,关索倒是想要讨教一下古代神职人员是怎么忽悠人的,带着一点恶趣味,本土神职文化怎么就没有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了呢。

  老道士站起来,转过头,脸色露出一个微笑看着二人。

  此时曹植却是惊讶了起来,与老道士的发色相比,这个面色可是年轻的多,这难不成是道家的密辛,返老还童之术?

  关索也傻眼了,这人是少白头?

  还是掌握了染成奶奶灰的独门染发绝技?

  难不成此人养生之道颇有研究,或者是保护肌肤的小技巧?

  就眼前道士这形象,这效果,确实能忽悠到一大批人!

  “小睿儿,给二位客人倒上茶。”

  那个被叫做小睿儿的道士搬来一个矮桌,放在‘老道士’的与关索曹植之间,把提壶放在矮桌上,又拿来三个陶碗,放在矮桌上,分别倒好茶之后,便侍立在一旁。

  “我最小的徒弟,王睿,聪明伶俐,是个好苗子。”

  曹植微微点头,尝了尝蜀中孤品,据说有这个东西,刘备根本就不用像父亲那样,下大规模的禁酒令,还真未曾尝过,因为此物不好运输。

  王睿?

  也不知道眼前这个牛鼻子老道是什么意思,不介绍自己,先介绍他徒弟。

  关索饮了一口茶水,没有想象之中的回味甘甜,更不接老道士的话茬,随即等着老道士的下文。

  “将来还望二位多多提携。”

  曹植放下陶碗,摇头道:“执事怕是找错人了。”

  “你知道我们两个是谁吗?就要提携你徒弟,好没道理。”

  关索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的‘老道士’。

  “贫道游历天下也快三十年了,要不是靠着一双慧眼,这肉身早就被抛尸喂了豺狼虎豹。”

  “说这些都没用。”关索双手抱胸道:“有话快说,别磨磨叽叽的,小爷出来逛街,不是听一个老道士在这胡扯八扯的。”

  “关小将军何意?”

  老道士笑呵呵的甩了甩拂尘。

  “嗬嗬,有意思了。”关索认真瞧着眼前的老道士道:“你要是认识子建我倒是能理解,可是你却直呼小爷我的姓氏,你什么路子?”

  “关小将军名动天下,自然无人不知。”老道士摆摆手,示意关索别抢话,颇为正式的道:“但这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吾是你的师傅。”

  曹植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

  关索摇摇头,捏着陶碗,挑了挑眉道:“你姓关?”

  “贫道姓张!”

  “你是解县人?”

  “贫道祖籍巨鹿。”

  关索之所以这么一问,就是因为古人出行不易,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同宗同乡的自然会抱团取暖,关系也亲近的多,关羽与徐晃就是如此。

  可是这个老道士的答话就有意思了,姓张,还是是巨鹿人,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大贤良师张角啊。

  更扯的说是自己的师傅,这辈分是怎么论的?

  “这是谁的道观?”关索看向曹植。

  “天师张鲁。”

  张执事依旧盯着关索,替曹植回答。

  “哦,看来张鲁的五斗米教一家独大,吞并了太平教,你与张角什么关系?”关索漫不经心的问道。

  “难道关小将军不疑惑某为何说是你的师傅之事吗?反倒关心我的出身。”

  “我师傅乃是大汉名士庞统庞士元,号凤雏,你也敢冒充小爷师傅,信不信我拽着你去见见魏王,道观里面居然有太平教余孽,真是令人诧异。”

  “哎呀,黄巾余孽,也不能这么说。”曹植盯着眼前的老道士道:“我爹手下的青州军乃是黄巾军余孽所改编的,更何况当时响应的人那么多,有一两个落网之鱼也实属正常,只要他不在谋反,我们又何必如此呢。”

  老道士正色道:“无妨,魏王亦知道我在此,因为我是大贤良师的儿子,张广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