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8章 朱雀门

第18章 朱雀门


  “你一直都随身带着这个木牌啊!”张琪瑛眼睛笑的弯弯的。

  关索不敢说忘记前事,只是笑着道:“此物与我这玄武玉佩一直拴在一起,贴身带着呢。”

  “你送我的朱雀玉佩我也一直戴着呢。”

  张琪瑛眼睛笑的更弯了。

  与张琪瑛依依惜别之后,从张鲁的道观出来,关索感觉非常好,嘴角一直带着浓浓的笑意。

  曹植凑上前来,盯着关索在一旁傻乐,挑了挑眉毛道:“镇国,看样子你很高兴啊。”

  “曹大文学家,你有过一见钟情的体验吗?你谈过恋爱吗?你有过对一个姑娘心心念过吗?”

  关索欢喜的吐了一口气,抬腿往前走。

  “你说的这些个词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曹植在后面追问道:“还有方才BBQ是啥意思?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容易勾起别人的好奇心呢!还有上次那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最后一句到底是什么也不曾说呢。”

  “给你留点心里期待。”关索吹着口哨笑道:“今天晚上去福来顺吃饭,你请客,心情好与你说说,毕竟你欠了我许多钱。”

  “走走走,正好还账,今日听闻到了许多不曾听到的新词,是益州的俚语还是荆州的俚语,亦或是汉中的?”曹植颇为感慨的道:“某不像妹夫一样,从小便走南闯北的,见识自然与你不能相比。”

  七转八转的走到了福来顺,讲道理,曹植对于邺城是真的熟悉,随意的溜达就能转到想去的目的地。

  一进福来顺的门,还未等活计招呼,便瞧见大厅内的正中央的一个小台子上,一个人正在台上讲着类似评书的玩意,关索支楞着耳朵仔细一听,应是讲霍去病封狼居胥的故事。

  有意思了!

  “这是怎么回事?”曹植也瞧着新鲜。

  伙计急忙笑道:“此人乃是说书人,听说邺城最大的饭馆就是咱们的福来顺,故而前来讨口饭吃,在大厅之中给客人讲书,三公子,此人讲的是真好啊,客人吃完饭了还不走,一直在此听,已经好几天了,所以大堂之内挤了些,二位楼上雅间。”

  “妹夫,咱们是在这看看!”曹植一甩扇子道。

  “正有此意!”

  “可是,这。”

  伙计有些为难,因为大厅差不多都没有空余座位了,毕竟能来福来顺吃饭的人全都是非富即贵,众人能坐在一起就算是给了福来顺极大的面子,现在要赶走谁,给曹植二人让让座位,这不好办啊。

  就算那些商人的地位极地,可说不定就是哪个权贵的麾下。

  就在此时,一个方桌上慢悠悠的起来了两个人,伸了个懒腰,把陶碗的酒喝个干净,说了句痛快,这才醉醺醺的往外走。

  伙计顿时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让人带着曹植关索过去那里就坐,自己亲自领着那两个人出了门。

  还没等曹植礼貌的问个话,关索就直接坐在那里了,曹植只得摇头坐下绝了打招呼的心思。

  坐在一旁的人,典型的国字脸,嘴巴上的胡须颇为浓密,身子很是精壮,旁边一把佩剑靠在方桌旁边,桌上摆着一壶酒,一碟烤黄豆,正捏着黄豆就着酒,听着台上的说书人讲故事,神情甚是陶醉。

  “这是讲到哪段了?”

  关索颇为自来熟的捏着盘里的烤黄豆问道。

  “别说话,正为紧张时刻。”

  那个壮汉不满的瞪了关索一眼。

  啪的一声,说书人拍了一下惊堂木,颇为豪迈的道:“匈奴人自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大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当为首功。”

  “好!”

  众人轰然叫好,更有甚至直接往台上扔铜钱。

  讲书人向众听客抱拳致谢,然后自有伙计给讲书人呈上一碗温水,润润喉咙,是万不敢喝酒的。

  曹植这才趁着空隙叫了几个菜摆在桌上,休息了一会。

  啪的一声惊堂木,讲书人起了一个势,待到众人静寂,这才开口道:

  “凤羽长毛火红身,

  金顶固头谁以当。

  日寻夜食归老巢,

  不走不跳天上翔。”

  “好!”

  众人轰然叫好道。

  关索颇为疑惑的侧头道:“说书人此诗是什么意思?”

  那壮汉也侧头道:“这个叫做定场诗!”

  两人相视一眼,随即再无交流,各自看着前面说书人的表演。

  曹植也暗暗点头,没想到才几日不来,福来顺竟然还能整出此等节目,这个张不理果然商业头脑。

  朱明捏着炒黄豆扔进嘴里,很好,已经与小公子接上头了。

  关索则是举著夹着菜,朱雀门的暗号自己也知道,场上的讲书人应该是朱雀门门下的人,旁边乃是朱明,回到荆州犯病之后,过了许久,便让他带着门下之人往曹魏这边渗透,除了朱明知道福来顺的老板是自己所创的飞花令之人,其余人应该不晓得。

  看来朱明搞间谍果然有一套,势头发展的不错,还知道如何大张旗鼓的与自己联络,看来之前定是派人盯梢来着。

  在这里守株待兔,迟早能等到自己,方才那两人想必也是朱明的手下。

  福来顺发生这么有意思的事,将来定要多多来此,也不会引人怀疑,毕竟大家都来,自己难免会好奇啊!

  “魏王,这就是目前关索的行踪去向。”侍卫躬身道。

  “宫中没有出来人?那些大臣也没有与关索接触的?”

  “确实没有,关索若是出去,身边定有三公子陪同,也许是让人望而生畏吧。”程昱在一旁建议道。

  “张鲁呢?”

  “魏王勿要忧心,张鲁他可没那个忠于汉室的心思,大概是想要借着关索那黑龙护佑,水龙王不收的传闻招徕信徒罢了,那点小心思魏王无需理会。”

  “既然如此,我就叫子建勿要总要跟随关索了,让他自由一些。”

  “如此甚好,大家都在观望,且让他们试探一番,更何况关索年轻气盛,难免憋不住心事,魏王可在他大婚之前的这些日子里,塞个伶俐姑娘在枕边监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