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37章 谁是谁的战利品

第37章 谁是谁的战利品


  关索心算了一下,刘氏十六岁被掳,两年之后生下曹演,过了八年,现在才二十八岁,自己瞧她那面相年纪还看小了。

  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怎么说出如此老气横秋的话来了。

  “姐姐大好年华,怎么说出如此。”

  刘氏笑着摆摆手道:“这是我的心愿,演儿无病无灾健康长大就好。”

  “娘,你放心,演儿肯定会无病无灾的。”

  熊孩子曹演紧紧攥住自己娘亲的手。

  关索看向别处,这么多年了,与刘备之间的情分早就该生疏了,更何况,回去又能如何?

  曹纯的功绩,曹纯以及曹氏家族的人自会照顾曹演,还有刘氏好歹是刘备的亲生闺女,想必也没人会为难于她。

  这个时代除了喜欢夷三族之外,对待遗孤也是不错的,毕竟现在曹氏家族正处于蒸蒸日上,在家族内部也干不出来什么混蛋事来,更何况曹操能有现在的成就,家族其他人员也是出了大力的。

  自大禹之后实行家天下,世家崛起,保证本家的利益的前提下,在说忠君之事。

  “既然姐姐生活的不错,那小弟也就放心了。”关索开口劝道:“说句不该说的话,姐姐正值风华,人生之路慢慢,若是哪天见到顺眼的男子,便尝试接触一下,也许将来促成一段姻缘。”

  刘氏瞧了关索一眼,随即也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曹纯不值得自己守节,更何况大汉朝再嫁是非常寻常的事。

  曹植张了张嘴,没说什么,刘氏乃是自己族叔的妾室,他这支子就靠着自己的族弟曹演撑着呢,现在关索鼓动他的‘姐姐’再嫁,确实是站在刘氏这边想的,可若是真嫁,怕还是有些问题。

  “多谢弟弟好意。”刘氏点点头,笑道:“待你大婚之日,我会为你祝贺。”

  刘氏讲完之后,便带着曹演走了。

  “你小子今天出门怕是没看黄历啊!”曹植打趣道。

  “也许吧!”

  关索耸耸肩,出门被刺杀,进了曹操的家门依旧被刺杀,关索已经无力吐槽了。

  相反,对于这个‘姐姐’,属于一点交情皆无,从前不识,大概今后也没什么交集,只能感慨曹刘关系错综复杂。

  “理论上来讲,我刘伯父比曹丞相大一辈哈。”

  “就算大了一辈,刘备他也不会承认的,在言,你娶了我妹妹,他们两个自然又平辈了。”曹植笑着往前走去。

  也是,关索这才意识到刘氏算的上是曹纯战利品。

  而自己也算是曹湘的战利品?被其亲哥掳来,在其父的主使下嫁给自己,自己好像也没吃亏!

  而此事对于刘备来言也算不得什么好事,所以关索也没有听刘备提过他这个女儿,关羽等人也未曾提过,毕竟不是什么长脸的事。

  遥想当年,刘备自顾不暇,阿斗都差点陷落,要不是赵云舍命救出阿斗,经此大败之后,也许刘备的班底就散了,毕竟刘备四十多岁了,还特娘的没有子嗣,将来让这群臣子效忠谁去啊。

  想了一会,关索觉得刘氏在这里生活的挺好的,有儿子傍身,一出生那就是带着爵位的,总比回归刘备那里好的太多,现在所剩的唯一亲情就是她儿子了。

  等等,关索顿了一下,自己记得曹纯好像俘虏了刘备两个女儿的,卧槽!

  那个呢?

  算了,这事自己也管不着,既然曹演他母亲现在活的挺好的,对她姐姐或者妹妹也会多加照拂的,更何况自己也管不着。

  刘备也许早就当这两个女儿死了,自己在给带回去,那岂不是费力不讨好,扒刘备的伤口?更何况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呢,还有闲心管刘备的闺女,算了算了,就让这往事都埋在尘土里,自己装作什么人都没见到就行了。

  也许人家现在真的生活的挺好,自己何必要自以为是的去打破她们的生活呢!

  关索回到自己的屋中,躺在榻上,媚儿跪坐在一旁给关索捏着额头放松。

  今天的事有点多,也有些乱,需要自己好好整理一下,在与朱明接洽的方面,需要好生小心,勿要出了什么差错。

  “将军!”

  媚儿轻声喊道。

  关索睁开眼睛,瞧了一眼媚儿,开口道:“怎么看?”

  “有人求见。”

  关索这才侧头瞧向屏风外的侍从,脸色有些不好:“何事?”

  “魏王召小将军过去一趟,说是有事相商。”

  曹操喊我?

  关索心里嘀咕了一句,难不成是要‘安慰’我一番?

  “着急吗?”关索抚着媚儿的小腿,面色依旧没有转暖,深呼一口气道:“回去跟曹丞相说一声,我有些累了,晚会在过去叙事。”

  “这!”

  “滚!”

  侍从面色有些难看,随即拱了拱手,撤出门外,向魏王禀报去了。

  “将军!”媚儿轻声唤道。

  关索重新躺回去,且给曹操脑补的时间充足一些,最好能让曹老板给自己找一套完好的说辞,怎么把脏水泼在刘备身上。

  一会得注意憋屈,不解,委屈,怨恨各种神情在自己的脸上轮换出现,一定得把曹操的话听进去,在把酝酿好的情绪表现出来。

  关索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将来能否成功逃出邺城的关键一步,就在此了。

  “将军今日回来为何如此闷闷不乐啊?”

  “有吗?”关索微微叹了口气。

  身在敌营,自然得隐藏自己真实情绪,时时刻刻注意,说话也要九假一真,真的很累。

  “媚儿虽然与将军独处的时间不长,可将军脸上总带着笑意,脸色从未如此之差,莫不是天子为难将军了吗?”

  关索枕在媚儿的大腿上,手里绕着她的一缕头发,笑道:“自然不是,天子对我很好,也许将来还要升我的官呢。”

  “那将军为何闷闷不乐呢?”

  “有吗?”

  关索享受着媚儿的按摩,随即开口道:“我在想着曹植什么时候能把欠我的钱给还清了。”

  媚儿嫣然一笑,并不搭茬。

  “罢了,毕竟刺杀之事也不是曹丞相做的,我且去问问,也许曹老板有什么线索呢。”关索慢慢起身,伸了个懒腰,随即走出房门。

  23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