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46章大婚之日

第46章大婚之日


  关索从张鲁府衙中出来,许仪跟在一旁,真想不到关索与张鲁还有交情,将来打算坑杀青州军的事,自己没有说出来,至于张鲁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听到这个消息,那就在说了。

  说坑杀黄巾军的事,关索只亲口与李世民讲过,这也是留在自己心中的一个秘密,至少坑杀上万乃至更多的人不是一件什么值得称颂的事。

  青州军做的那些旧账总要还的。

  “别好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自然就能认识许多朋友,比如张鲁,比如秦朗,曹彰,在江东,我也有两三个朋友。现在掰着手指头算算,这些年从荆州到扬州,到益州,去过司州,路过豫州,现在又到了冀州。”

  “真是想不到,大汉十三州,我竟然快要溜达一半了。”

  “某没好奇。”

  许仪冷哼一声,自己大概就在豫州与冀州溜达过,为毛自己有一种想要与关索比较的心思呢。

  “行了,许校尉,你呢,也不是一个善于隐藏心事的人,有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关索笑嘻嘻的往前走,仿佛自己说给自己听:“溜达这么久,也该吃吃午饭了。”

  眼睛瞟向周围,见没什么可疑的人,这才停住身形,让护卫上前开道,自己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是时候体现这些护卫的价值来了!

  一路上平安无事,关索顺利抵达福来顺,到了一楼见说书人还在说霍去病的故事,也没停留,直接上了三楼包间,张不理急忙迎接,把关索引入平时曹丕的房间。

  “安全吗?”关索小声问道。

  “小公子尽管放心,这是经过曹丕手下的能工巧匠加固修缮的,能看见隔壁房间的场景,隔壁却是听不到这里。”

  关索瞧了张不理一眼,没想到福来顺背后的大靠山竟然是曹丕,有意思,但愿将来曹丕知晓张不理是自己的人,不要太过生气,否则以他的性子,能把这事记一辈子。

  “告诉朱明在我大婚之日动手,多处放火扰乱视线,集中北门,让别人误以为我们声东击西,另外把这枚玉佩给朱明,让他去接张琪瑛,与我们一起走,派人联系冯习,做好接应准备。

  想杀我的刺客,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大婚之日,是个绝佳的机会,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利用他们做脱身之计,明白了吗?朱明混入魏王府应该不难,让他时刻注意我,我会告诉他什么时候行动,记下了吗?”

  张不理认真的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还有,派朱明与找一下邺城的典农都尉叫邓艾的人,他有口吃,与他说,若是不想如此平淡的度过一生,待我大婚之日,在北门外五里带着家小等我,一齐返回荆州,做出一番青史留名的事,若是想要平淡的度过一生,我关索也不强求,他日攻破邺城,定会给他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有些事自己亲手去创造会让人更加有成就感。”

  “就这么说?”张不理问道。

  “就这么复述给他就行。”

  张不理迟疑道:“小公子,若是他不肯去,反而泄密了呢?”

  “只管去做,他照顾了我嫂子侄儿将近十年,若是他不傻,自然会跟我走,若是泄密,让我跑不了,我管他什么邓艾不邓艾的,转身就把他卖给曹操,让他全家死无葬身之地,不对,得卖个曹丕才能如此!”

  “既然小公子胸有成竹,属下定会告诫朱明不要冲动。”

  “嗯!”

  关索微微点头,至于方才说杀邓艾的话完全是忽悠张不理,因为关索相信,邓艾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依旧认字学习军略,不是为了默默无闻度过一生的。

  这也是习惯,将军习惯于鼓舞士气,告诉属下一切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给他们建立信心。

  “小公子,我做菜的时候要不要给他们灌药?”

  “不用轻易露了你的底牌,我相信有人会做这种事。”

  “属下明白了。”

  “给我上些吃食,我在好好思考一下。”

  “关小将军稍待,某一定亲自端来,实在不行,您瞧瞧我的手艺,大婚之日包你满意。”

  “如此,甚好!”

  关索吩咐下去之后,心情大定,那些紧张的情绪早就被自己隐藏起来了,在什么时候,都要给身后的一种全在掌握之中的信念,要维持这种信念对于关索来言还是有些累的。

  没有谁比谁傻,自己只不过是提前知道一些事情,或者知道一些古人不曾接触过的知识面,要是说全能什么的,那简直就是放屁。

  至少拿刀子上阵砍人这事,关索连想都不敢想,这些年都是关羽张飞严格的督促,庞统的悉心教导,让自己成长到了这步。

  现在大势已变,或许真的撬动了历史的车轮,不过关索也不在乎,不去管如何来到这个时代,都已经走到这步了,也许真的该做点什么了。

  这一切以及将来的打算,都要自己能从邺城成功逃走为基础。

  关索举著夹菜,填饱自己的肚子,站在临街的窗口,做了一个扩胸运动,箭在弦上,已经吩咐了下去,在没有退路了。

  至于曹老板说的送自己回去,还是算了吧,相比于曹老板的称喏,关索更加相信自己的谋划。

  马均的效率很高,领悟能力也很强,对于关索的酿酒之法,在私下提出了一些可以改进的法子,关索告诉他不急,先准备大婚上要用的酒量,争取能来的宾客都可以喝上一口。

  告诉马均,自己大婚之日,一定要抱一个大酒坛子跟在自己身边。

  就是改进也得跟自己回到荆州之后,在改进法子,且让曹魏手下的工匠用这种费粮食的法子吧。

  至于曹植急不可耐的喝了一口头酒,现在还躺在榻上昏迷不醒呢。

  时间就这么欢快的溜走了,关索大婚之日,内衬甲衣,外面披着一个鲜艳的红袍,宽大的袖口是黑红夹杂的纹路,甚是美观。

  魏王府也是一片张灯结彩,在这欢闹的日子,关索骑上高头大马,准备游街庆祝自己‘独特的婚礼’!

  23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