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74章曹丕的设想

第74章曹丕的设想


  曹植迈开这沉重的步子,何至于此啊!

  咱们可是亲兄弟,不久前听说你逼迫三哥,让他赶紧离开邺城,前往边境,自己还好生安慰三哥曹彰,都是为国出力,二哥如此做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利用三哥的名头闹事!

  毕竟父亲逝去不久,二哥接替王位,也需要兄弟们做表率,在背后支持他!

  可眼前的一切,都在鄙夷着,这是曹植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三哥曹彰手握重兵,遭到二哥曹丕的猜忌,这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二哥他继承父亲的王位已经昭告天下,此事已经成了定论!

  三哥为了避免误会,不是直接走了吗?

  咱们兄弟之间无论如何也不会演变成袁氏家族那样,何至于此啊!

  我以前也有着想要继承父亲衣钵的想法,可是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干这个,肆意妄为之后,已经退出世子之争,我现如今一无兵权,二无党羽,父亲尸骨未寒,咱们兄弟两个,何至于此啊!

  非得赶尽杀绝?

  莫非这就是帝王之路?

  看来此路真的不适合自己。

  曹植内心悲切,不知道从何来。

  二哥曹丕若是真的继承大位,之前怕是会有一轮清洗,而自己首当其冲。

  曹植突然想起父亲因为一件华袍下令处死自己的正妻,杀鸡儆猴,与如今二哥曹丕所行之事,有何区别呢?

  没有分别,都是找一个相近,有分量的人拉出来,给众人杀了看,现在自己被二哥挑出来了,或许自己认输认的干脆,可二哥心中着实不爽,准备在来一圈落井下石,算算周边,也就自己与二哥争夺过世子之位,不把自己拉出来,又去找谁立靶子呢?

  二哥向来就不是一个大气的人,这件事曹植从小时候就知晓,现在父亲故去,怕是在也没有人能压制他了。

  “七!”

  曹丕数完之后,目光灼灼的盯着曹植,嘴角带着一丝嘲讽之意。

  曹植止住脚步,微微拱手,叹了口气。

  曹丕脸上的嘲讽之意更加浓重,等着曹丕的求饶。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丕连声说的嘲讽之意尽退,一丝羞愧爬上脸庞,随即又消失不见,拍手道:“子建果然才高八斗,七步成诗,真乃千古奇谈,哈哈哈,吾有子建这样的弟弟,真是天助我也,方才大哥只不过是与你开了个玩笑,子建无需往心里去。”

  曹植从悲切中走出,也是拱手道:“二哥,方才真是吓到小弟我了。”

  “哈哈哈,我怎么会狠下心来,让你我兄弟相残呢,徒为外人笑话,今日叫子建过来,是有大事商议,事关我曹家百年基业。”

  曹丕很快的就岔过话头。

  “哦,二哥请讲!”

  曹植也浑然不在意方才曹丕流露出来的那一丝杀机。

  “天子失德!”

  曹丕定定的瞧着底下的曹植,他相信以曹植的聪慧,定会知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二哥想要学那王莽篡汉自立?”

  自从父亲传出那句话,曹植也想过曹家的将来,可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父亲才过世没多久,二哥曹丕便坐不住要废了天子刘协,改朝换代,光耀门楣?

  “禅让!”

  曹丕重重的开口道,站在台阶上,俯视着曹植。

  “禅让?”

  “吾当为正统,自然是禅让!”

  曹丕漠然开口道。

  曹植今日已经愣了数次,随即拱手道:“弟定然支持大哥的抉择。”

  有时候,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

  曹植心里清楚,自己以前那率性而为的日子怕是要一去不复返了,如今才向曹丕低头,怕是已经晚了。

  曹丕嘴角向上扬了扬,挥挥手让曹植下去,今日本就是想要让曹植吃瘪,敲打他一番,没想到这小子才思敏捷,真的七步成诗!

  对于称帝,曹丕自己已经谋划许久了,父亲下定决心立自己为世子的时间有点晚,自己身边也只有司马懿等文人心腹支持,军中大将丝毫不敢笼络,以父亲那极强的霸占欲,绝不会允许自己与军中力量发生关系。

  这不利于他选取世子人选,一言不合兄弟俩就要领军交战,这绝不是曹操所希望能看到的。

  而子文无意争夺世子之位,故而父亲放心他有精锐握在手里,可自己就不同了,跟随父亲多年的臣子功劳极大,自己初登魏王之位,并没有什么威信,只有自己称帝了,让他们有从龙之功,如此才能笼络住父亲的大批旧臣,为自己效命。

  这是最简洁的法子,也是最有效的法子。

  至于天子刘协,早就名存实亡了,魏讽谋反事件牵连了大批人,现在还没有清算呢,自己倒要用此事逼迫一下刘协,让他识趣一些,莫要挡了自己的路。

  否则自己便要告诉刘协,自己可没有父亲那么有耐心!

  北地经过父亲的治理,对于天子效忠之人早就不晓得还剩下几个?政令皆出于丞相府,根本就没有刘协什么事,若是他配合,许他一世富贵,毕竟自己的三个妹妹已经嫁给他了,都是曹家骨血,没必要赶尽杀绝。

  “子恒!”

  身着素袍的一个长发妇人,气势汹汹的闯进殿中,打断曹丕的遐想。

  “母亲!”

  曹丕急忙走下台阶,扶住卞氏的胳膊,笑道:“母亲怎么今日有空来儿子这议政殿了?”

  卞氏喘着气,红肿着眼睛,显然是跑来的,东张西望,随即哭道:“我那三儿怕不是要被你害死了!”

  “母亲这是哪里的话?”

  卞氏垂泪道:“子恒你前些日子逼走子文,娘无话可说,可说熊儿他何辜,他自小体弱多病,他未曾赶回夫君的葬礼,你问责于他,他竟自缢而死,噩耗今日传到为娘耳中,可你竟然还不收手,要逼死你三弟?

  才逼死你四弟,现如今又迫不及待的向逼死你三弟,你们四个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为了当皇帝,是不是要把他们三个全都杀了才会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