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80章帝问

第80章帝问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关羽的政治觉悟自然不低,在关索看来,用拒绝孙权求亲的事来黑关羽政治觉悟低,那简直是非常搞笑的,先不说孙权是否真心,就关羽一个封疆大吏,怎么能与一方诸侯结成儿女亲家呢。

  孙权惦记着荆州,关羽又何尝不是惦记着扬州呢,大家面和心不和,直接化解为面上也不和!

  更何况这是妥妥的离间计啊!

  可是如今自己三子陷在曹营的时候,正大光明的迎娶了曹操的闺女,而且在关索‘逃回’荆州之前,曹操直接把闺女送来了。

  自己拒绝了孙权这在情理之中,可与曹操结为儿女亲家,这实在是意料之外,两家有了实实在在的亲戚关系,更何况木已成舟,现在孩子都有了。

  战场上不讲情面,可平时的日子总比上战场的时间多啊,私底下还是有情面的,自己与曹操的关系就不错,现在儿子又娶了曹操的闺女,这关系就更近了。

  大哥继位天子位,自己又是臣下第一人,自然要注意一些,当初穷哥三打天下的时候,关系亲近的很,直到现在的友情也是一样,但毕竟身份地位不同了,该注意的自然要注意,大哥终究成了皇家。

  就算曹操已经故去,可关索与曹操的真子假子的关系也不错,友情延续不止一两代,至少孙子那辈也有联系。

  关羽适才问话,自然是对自己的幼子非常信任,在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这点属于无师自通,大哥一生的宿敌就是曹操,用对手的话来夸大哥,这是极为睿智的。

  刘备摸着胡须道:“恨不得在与曹操一战,徒乎时不我待。”

  “这样也好。”关索给二人倒酒,笑道:“老话说的好,比敌人活的时间长,那也是一种胜利。”

  “就你小子会说话。”

  刘备也有些醉意,这种度数颇高的酒果真不是所有人能受的了的。

  “三方势力,二帝一王并分天下,你对曹丕孙权有何评价?”刘备睁着眼睛问道。

  “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曹丕篡汉自立,建立大魏王朝,乃是开国皇帝,自然励精图治,对我们十分警惕,而我方如今虽然占据四州左右,可曹魏的州郡有八个,是我们的两倍,人口我们更无法与之相比。

  尽管我们也强盛了一些,可依旧没有曹魏强盛,而江东孙权,魏强则与我们联合,我们强则与魏国联合,孙权比较的是他比谁弱。”

  “可有法子?”

  “我没什么主意。”关索伸手给自己倒酒:“不过我敢肯定,有二位称帝在前,孙权定不甘心称王。”

  “他也会称帝?”刘备清醒了不少。

  “三家分裂天下,他为何不能称帝呢,孙权他怎么会安心臣服于曹丕?”关索伸手拽了一根鸡腿笑嘻嘻的道:“曹丕自比尧舜,又是新皇上位,自然需要一番政绩,威震天下,曹丕看孙权不是真的投靠于他,侄儿猜测,不出三年,曹丕必定会率兵攻打孙权,孙权实力大大缩水,若是没有我们的帮助,曹丕想要啃下他,也不是难事。

  但曹丕也不敢全力以赴,生怕我们会在背后偷袭他,在此之前,我觉得我们应该与孙权联盟,给他信心,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死命抵御曹丕,也只有如此,对我们才有最大的利益。”

  “还与孙权联盟?”

  “是啊,我师傅没跟伯父说过吗?”

  “倒是提过,朕也不是小气之人,可孙权在最为关键的时候背盟,幸亏有士元镇守云长的后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此事着实可气。”

  对于刘备这么说,关索只得点头认同,两国利益面前,损失的个人根本就不算什么,也就发发牢骚罢了,该联盟的时候还得联盟。

  刘备孙权没有独自承受北方曹魏的能力,若是曹丕真的揍了孙权,刘备肯定会出兵策应一下,就算不攻打,那声势也得摆出来,让曹丕不敢拼尽全力。

  “现在孙权向曹丕低头,曹丕不也是乐呵呵的接受了,何至于过几年,就刀兵相向?”关羽摸着花白的长髯提出疑问。

  “曹丕初登大位,便有孙权称臣,这是多长脸面的事情,大笔一挥,封孙权为吴王,这种虚头巴脑面子上的事,大家干的都熟。”关索打了个酒嗝,咬了几口鸡腿往下压压:“我听闻曹丕要让孙权的长子孙登入洛阳为质子,孙权是断然不肯的,只要我们在荆州释放出善意就行。

  我虽然不喜孙权的为人,可他终究不是傻子,若是我们亡了,他孙家在江东的基业,焉能独存?反过来也一样,三家的平衡若是被打破,那一家就该有着绝对的实力吃掉另外两家。”

  “言之有理,三家之间的平衡很是微妙,如今孙权实力最弱,不得不低头做小,孙权可不是一个甘心寄人篱下的人。”刘备捏着酒盏嘀咕道。

  “我是非常支持与孙权联盟的,孙权捅了我们一刀,我非常想找一个机会,把这刀给他捅回去。”关索扔掉鸡骨头笑道:“更何况我们若是吞掉孙权,还得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治理地方,要防御着漫长的防线,根本就是费力不讨好的事。

  莫不如继续与孙权结盟,让他出兵徐州扬州等地,死死咬住曹丕,分散兵力,待到曹丕变弱,我们在找准时机狠狠的捅孙权一刀,以报荆州背盟之恨。”

  “善!”刘备痛饮一杯酒,大笑道:“自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什么起身?”

  张飞眨了眨眼睛,从圆桌上爬起来,茫然的瞧着四周,揉揉脑袋,自己怎么就喝多了,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在一瞧大哥也是醉醺醺的,二哥单手撑着额头,眼睛好像是完全闭上了一样。

  “镇国,大哥二哥都是俺给灌倒了?”

  “对啊,三叔当真神勇,不光是在战场上万人敌,在酒桌上亦是无敌手。”

  “我怎么没印象啊!”张飞捶捶自己的脑袋。

  “三叔在好好想想。”

  张飞随即嘿嘿一笑:“除了自己,谁还能把他们两个灌趴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