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22章这还是朕吗

第122章这还是朕吗


  放徐盖走,关索觉得话说的重一点比较好,否则以曹丕的性子定会为难于他。

  若是劝降于他,说不定他跟李基一样自刎而死,选择战死沙场,这就没必要了。

  更何况其父一生忠于曹魏,徐晃才故去,儿子就投降别家势力,这不是在打他爹的脸面吗?

  徐盖是断然不肯做出这种事的。

  战场厮杀,关索在意的是魏军士卒是否被大量的消灭或者俘虏,而不是一个将领是逃脱还是投降。

  只有消灭敌方的有生力量,才能最大限度的削弱敌方的实力。

  关索命人督促降卒搬开路障,放徐盖等人回去。

  “关~将军!”

  邓艾抱拳道。

  “干的不错。”关索派出哨骑打探周围路况,又吩咐士卒打扫战场,等哨骑打探清楚之后,找个地方好好歇息一番,明日挥兵进入豫州地界,先让徐盖走吧!

  反正也瞒不了什么,豫州刺史王凌怕是早就接到消息了,与其匆匆进兵,不如休整一夜在做打算。

  “关~将军,我们~应~占领~舞阳邑,依据~城池,如此~才好~休养。末将~已经~派人~去打探了,离此~不过~十里之遥。”

  “既然如此,邓艾,本将军命你领兵三千,作为先锋,占领舞阳邑,作为我们挺进豫州的桥头堡,等待大军的到来。”

  “喏!”

  邓艾双手抱拳之后,便从他军中挑选士卒,出发,直奔舞阳邑,这一路上也只有他的队伍是以逸待劳,埋伏在这山间之中,等待徐盖一头扎进来。

  徐盖则是避开舞阳邑,奔着洛阳的方向前行。

  司马懿接到战报之后,为徐盖有些可惜,自己当然知道陛下如此做的原因,但这个锅必须得是徐盖背着。

  关索总算是进入豫州了,接下来是不是该占领舞阳邑了,且安心进来,我豫州保证叫你有来无回。

  大魏铁骑一直按在豫州,未曾发动,就等着对付关索呢,拉长战线,如此才好袭扰粮道,进而大兵围困,让他重蹈当年宛城之战。

  在司马懿看来,关索就跟老鼠一样,今天从自己这偷点东西回去,明天在偷一点东西回去,想要抓他,警惕性高,还如此狡猾,不给他大些的甜头,他也不会远离鼠窝。

  不远离鼠窝,怎么有机会砸死他。

  当夜,舞阳邑出门投降,县令以及有大小官员被挂在牢中,大牢由荆州军士卒接管,众士卒在舞阳邑安顿下来。

  舞阳邑隶属颍川郡,荀家在这,关索尝试派出信使联系一番,依稀记得当初曹植给自己介绍了一下他的好友,好像是荀彧的儿子,名字叫什么荀顗。

  乃是当代荀家家主,排在他前面的哥哥不是死了,就是庸才。

  不过近些年听闻因为曹植的缘由,他很是不得重用,还是派人前去试探一番,能成,有了当地世家的支持,更容易平定地方则好,不能则罢。

  舞阳邑距离许昌不足二百里,战事已经开打这么长时间了,就算自己迅速拿下了南阳郡,豫州也不可能没有准备,而舞阳邑不战而降,让关索心中起了疑。

  往东进攻,可威逼许昌,或者是威胁洛阳,不过关索觉得还是不打那边为好,自己西下汝南郡。

  汝南郡与扬州相临,就算落入孙权手中,自己也有力量从他手中夺走,不管王凌有什么布置,自己往西走即可,魏延在函谷关下与郭淮激战,而刘备定不会轻易收兵。

  自己也可把魏军的布置往西带,分离他的军力,充分的调动起来。

  想打歼灭战,只有运动起来,打乱敌军的部署,在运动战中实现自己的作战目的,对此,关索深信不疑。

  更何况现在,也不是围攻洛阳的绝佳时机,不过,若是王凌想让我进攻许昌方向,那我便先遂了他的意。

  关索在次瞧了一眼地图,随后吹灭油灯,和衣而卧。

  曹丕日夜兼程,终于返回了洛阳城,特意从洛阳城的大街上,浩浩荡荡的走了一番,才返回宫殿,忍不住咳嗽出来,头脑发昏。

  也许是最近赶路太快,事情出乎自己的意料,有些急火攻心,曹丕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召集大臣,商议朝政,目的在于应对三方的攻势,虽然自己早就安排下去了,但此举在于安抚人心。

  洛阳城中的百姓与大臣,纷纷安定下来,各司其职,虽然战事依旧紧张,对大魏不利,但曹丕作为最高掌权者的出现,足以让大多数人安定下来。

  那些趁机散播谣言的细作,也渐渐潜伏下来,不在冒头,在制造混乱这方面,东吴与蜀汉的细作,有着天然的默契。

  第二天午时,曹丕还未曾起床,陈群以为天子舟车劳顿,故而未曾前去打扰,不料晚上,突然宣御医进入宫中,为天子瞧病。

  陈群听此消息,大惊,急忙进攻面圣,守在天子房间门外,等待消息。

  许久之后,陈群才被叫进去,看到曹丕的面容,当即一愣。

  天子竟然如此憔悴,病来如山倒,可不至于如此,如此病态,陈群不敢想象,天子正值英年,执政七载,正是应该大展宏图的时候,焉能如此?

  “长文,为何脸色如此难看?”曹丕靠着枕头笑道。

  “臣为陛下的身体担忧,陛下安能如此急切,日夜兼程赶回洛阳,以至于病倒,让臣着实心痛,是疑臣等无法在陛下到来之前,处理好政事?”

  陈群这似埋怨的话,让曹丕心里有些好笑,不过也有些欣慰。

  “嗬嗬,长文且安心,朕不过是舟车劳顿罢了。”曹丕咳嗽了几声。

  “那陛下且安心休息,保重龙体,臣先行告退。”

  “行了,散了吧,朕患的不过小疾尔,众卿太过担忧了。”

  “喏!”

  以陈群为首的众臣子从房间退出,三三两两的走回家去。

  待到众人走了之后,曹丕吩咐取铜镜来,因为他发现众臣的脸色是真的担忧。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曹丕摸着自己苍白的脸蛋,惊疑道:“这还是朕吗?”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