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42章 暗子的作用

第142章 暗子的作用


  江上一战,荆州军士卒与江东士卒损失皆是不小,不过关索的目的达到了,阻击孙权,拖延他回江东的时间。

  至于孙权是放弃战船绕过自己,还是选择与自己硬刚,战略目的都达到了。

  以刘备现在的实力,两线作战完全没有问题,进一步压缩大魏的生存空间,这是一个有些长久的事,莫不如腾出手来先干掉孙权。

  当孙静接到孙权的来信时,想来江东目前的困境说不定就是曹魏与刘备联合起来,想要搞垮江东。

  至于荆州水军竟然能拦截住江东水军的归路,这点着实出乎了孙静的预料。

  不过孙权言关索定是把荆州所有的水军全都调过来了,要自己派出水军前后夹击关索,若是一退再退,那江东再无立足之地。

  在水战上,江东还未曾怕过谁。

  只是若是把建业的水军调出去,那建业兵力空虚,一定瞒不过城中的那些有心人,江东世家不满孙家统治江东的不是一两家。

  全靠当年孙策的血腥镇压,要不然孙策也不会被行刺,想绊倒孙家的早就有了。

  孙静把目光瞧向地图,思索着到底要从哪里抽出兵力来填补建业,如今也只有丹阳郡未曾有山越闹翻的传闻。

  丹阳县郡守郝普自荆州被吕蒙诓骗,所以才会投降,后议和之后,送郝普回去,郝普言无颜见旧主,遂投在门下,为避免他与荆州勾结,直接安排在江东腹地。

  这十多年来郝普在任上兢兢业业,而其亲自招募,手握三千丹阳精兵,又在江东成家立业,为了避嫌,只与几人有来往。

  而且丹阳士卒战力凶悍,足可以守卫建业,确保自己派兵去支援孙权这段时间建业的安全。

  打定主意之后,孙静给孙权回了一封信,随即派快马带着命令,让郝普带兵进入建业,协助自己守卫建业。

  郝普接到这封信之后,立马就惊了,调自己率军进入建业,好机会。

  随即派出心腹去给庞军师送信,又细细嘱咐自己的妻儿一番,隔日才调集士卒,奔着建业出发。

  关索收到哨骑回报,言江东士卒沿江驻扎,一连两日并不见动静,而且也未曾有弃船逃走的迹象,怕是在休养生息,等待援军。

  关索不怕孙权在从江东调来士卒,调来的越多越好,兵力越发空虚,荆州军才好趁机而入,迅速拿下江东。

  江东士卒的家人全都在江东,到时候掌控江东之后,学学吕蒙故智,散其军心,看孙权身边还有多少铁杆。

  孙静见到郝普之后,直接把军权收在他的手里,郝普早就料到了,自然乖乖服从,只不过江东士卒大多都将领的私人所属,父死子继的那种,就算孙静把军权收回,到时候丹阳兵该听郝普的也得听。

  孙静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只是向郝普宣扬一个道理,让你干啥就干啥,服从我的安排。

  孙家其实是一个大军阀,其手下的将军是一个个小军阀,大军阀统领小军阀作战,战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被发挥出来。

  更何况在这个将星璀璨的时代里,孙权的统帅与军略并不是那么的出众。

  庞统接到书信之后,当即从江夏郡出兵,穿过庐江郡,打着直奔合肥而去的幌子,向着丹阳郡出发。

  等郝普给出信号之后,便拿下建业城,让孙权有家回不得。

  当哨船回报,有一支水军从建业出发,正往这边赶来的时候,关索挑了挑眉,看样子孙权这次打算硬碰硬了。

  当初孙权偷袭荆州之时,水路被阻断,又无粮草,这才弃船而逃,导致大溃败,现在江东水军与荆州水军一战之后,若是在弃船而逃,那江东可真的就是软柿子了,任谁都可以捏一把了。

  不过,既然孙权想打,那关索决定避而不战,先拖着,挫挫孙权想要速战速决的心思,己方先养精蓄锐,这段江面就别想过船了,若是孙权肯弃船,上了援军的船,那自己在做追击。

  总之不能按照孙权的节奏走,非得打乱他的计划,方可从中取胜。

  关索人多,分兵两岸驻扎,建立水寨,防止孙权弃船而走,转回建业。

  拖时间,关索也不怕,为了这一次旷日持久的决战,整个刘备集团已经准备了数年,足以支撑作战五年之久。

  更何况现在曹魏如此多的降卒,打散之后,编入军中,对付江东,足够了。

  一月之后,关平率领两万先锋在郝普的内应之下,从打开的城门,攻入建业,并迅速封锁消息。

  而此时孙权已经清除掉关索布置在水中的障碍,与建业支援而来的水军合在一起,可后面依旧死死咬住孙权的船队。

  这样孙权很是恼火,清除障碍的时候,被砸沉不少战船,关键是发射的是石弹上面带火,那些火烧着了船,据说有时候用水扑不灭,这就是让人郁闷了。

  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突破关索的防线,孙权脸上挂不住了。

  刘备回信说定会斥责关索的胡作非为,就算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也不应该破坏同盟,自己一定把关索调往冀州,然他围攻邺城,希望咱们孙刘两家精诚合作,关索都是自己给惯出来的,这次竟然攻击盟友,犯了大错,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至于曹休的来信,简单的很,从徐州撤军,这是合作的基础,也是为你好,否则照此情形之下,江东将不再姓孙说了算。

  两人的回复,让孙权恼怒不已,都什么时候,还玩这种把戏,好不容易打下半个徐州,说撤就撤,怎么可能。

  关索已经阻击自己一个月之久了,现在还率军咬在自己屁股后面,这误会大发了。

  刘备说的好听,嘴上动弹,自己收到刘备的信,那关索肯定比自己早收到,还一意孤行的追击自己,关索怕不是想要让自己葬送在这江底。

  “报,主公,荆州军又追上来了,又把断后的船给砸着火了,士卒纷纷跳水逃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