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9章 天寒风初起……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9章 天寒风初起……


  苏铭的度,在这一霎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游霜一直认为,自己的箭即便不是部落里最快的,但绝对比蛮士的度要快上很多

  自己要杀的人,除非是自身具备能够闪躲的条件,因弓开射箭出去的那过程,故而有一定的可能,存在能避开的事情

  但,若是自身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外人去救援的话,因弓开箭已射出,在这一刹那,他自信,无人能够救援

  在看到苏铭的举动后,浮现在游霜脑海中的,除了这念头外,便是嘲讽与轻蔑

  但他的讥讽,在刚刚出现的一霎时,就立刻凝固,被一画无法置信与震撼取代

  苏铭那一步走出,于游霜的目中,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身影还在远处保持着走出的动作,但另一个身影却是诡异至极的出现在了闭目的虎子身前,在其出现的刹那,恰恰就是他的那支箭,呼啸临近的一霎时

  他亲眼看到,这个右目里有着滔天煞气,左目一片冷静漠然的青年,其右手抬起,如作画一般向着临近的箭,向着那箭上蓝气形成的狰狞鬼影,一指划下

  这一指,在游霜看去,似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消失了,只刻下了那一指戈,过的轨迹,那一指划过的弧形

  仿佛这轨迹,似打开了天与地交融的大门,让这一霎时,天地融合在一起,让这一霎时,风云色变,让这一霎时,成为了永恒不灭的芳华

  一指划过,苏铭的手指划过了那支来临的箭,此箭无声无息,突然化作了两半,在化作两半的刹那,是寸寸碎裂,竟成为了粉碎

  这一指落中,一股悲哀的感觉弥漫在四周,滋生在了所有目睹这一指的所有人心神让那游霜的双眼,有了迷茫与空洞,他的身子颤抖,他的双眼有血痕流出,他的嘴角溢出了鲜血,其心神轰鸣,在这股悲哀的感觉下,在这股内心滋生的忧愁中,似过了他身体的承受,仿佛被这天地挤压,被这天地排斥

  这一指落下的霎时,那在苏铭于巫族时模糊的声音,再一次的出现,这一次出现,并非是在他心里,而是在这冥冥的天地内,向着四周,沧桑的回旋

  “我出生之时髦无为……”

  “我出生之后蛮已衰……”

  “天不仁兮降乱离……”

  “地不仁兮使我乌山萏……”

  “干戈起兮月碎纷非……

  “陌于南兮家路哀悲……”苏铭抬头,他存在于远处的残影,此刻消散,在其抬头的刹那,他的一指划碎了箭,戈,过了那蓝色的鬼影之身

  这鬼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似死前的绝望,似察觉到了某种让其无法置信的事情,挣扎的想要后退,以至在这后退的过程中,能够看到那鬼影神色显露了哀求,流出了惊恐,显露了一种恐怖至极

  但,在苏铭的手指扫过的一刻,这种种的神色全部随着其身体的烟消云散而灰飞烟…

  鬼,死

  几乎就是苏铭这一指戈,过,碎了箭,灭了鬼的刹那,于这北疆部的中段,那三人跪拜的冰屋里,猛的走出一人

  此人身子矮小,看起来若孩童一般,但他的脸,却是一张粗狂的容颜,其头发之长,许是因为身高的原因,竟被拖在了地上

  “蛮神变”此人神色有了凝重

  “把我的弓,取来”这矮小之人慢慢开口

  与此同时,在这寂静的北疆部后段,那一个个冰屋内,突然有一道道气味轰然而动,似被苏铭这一指牵引,如在平静的水面掀起了大浪

  战场处,游霜面色惨白,身子一个踉跄,喷出一大口鲜血,他拿着弓的手剧烈的颤抖,其双目有了血丝,但这血丝的出现却无法带给他愤怒的动力,只能化作一股无边的恐惧与骇然

  几乎就是他踉跄退后的刹那,他看到了远处苏铭抬头望着自己的目光,那目光里透出无情,透出了一股……冷到了骨髓的寒

  这是他的人生中,看到的最后一道目光,最后一个画面,一道青影在其身后走出,冰冷的手在他的颈脖温和的抹过,带走了一颗……喷血的人头

  二师兄神色温和,拎着游霜的头,看向了苏铭,脸上显露了浅笑与赞赏

  “让他睡会,在这里,他不会遭到伤害”二师兄说着,目光从虎子身上移开,转身看向了北疆的远处

  “小师弟,你那一笔,起名了么?”

  “还没有”苏铭轻声开口

  “叫做蛮殊……”

  苏铭沉默顷刻,点了点头

  “我期待有一天,你能创造出整曲的蛮荡,以损吹出……”

  在二师兄与苏铭的话语间,他二人化作两道长虹,向着北疆部的深处疾驰而去,所过之处,再无人敢阻挡,即便是那些零散的蛮士,此刻也都逐个后退,使得苏铭与二师兄,疾驰间度越来越快

  顷刻后,赫然来到了这北疆部前段与中段的交界,在这里,他们看到了千丈外,这北疆部的中段,也正是鬼台部的部落

  是看到了,在这部落内的拿出冰屋外,三个中年男子冷漠看来,抬起了手中的弓,阵阵蓝气缭绕,丝丝鬼嚎回旋,除此,在这三人身后,还有一个矮小之人,拿起了一把与他身子几乎一半大小的弓

  此弓,被此人一把刺入在了地面上,抓着弓弦,正慢慢地拉开,浓重的黑气在其上滋生,转眼就在半空化作了一头狰狞的厉鬼,向着苏铭咆哮

  这还没有结束,在这北疆部中段的部落内,此刻赫然出现了数十道身影,每一个人都具备长短不一的头发,每

  一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把正打开的弓

  一股凌厉的杀机,蓦然凝结在乎这片天地之间

  “二师兄,蛮殊之后,我还有第二式……你也帮我取个名字”苏铭说着,身子向前一步迈去

  在其迈出这一步的刹那,他的身影出现在了五十丈外,其之快,无法描述,在其出现在五十丈外的霎时,他双腿上的八个冰环,砰的一声爆开了一个

  度忻息,暴增

  这冰环的爆开,让二师兄神色有了震动

  “小师弟竟不断带着……此物”

  第一个冰环的爆开,让苏铭有种全身似一霎时仿若减少了无数的重量,在那忽然轻下来的刹那,他的度以之前疾驰五十丈的时间,蓦然冲出了一百丈

  这一百丈的距离,在外人看来,已然看不到苏铭的身影,只能看到一缕残虚瞬转而至

  而此刻,这部落中段的鬼台部族人,绝大部分只是把弓拉开的大一些而已,在这种惊人的度下,那矮小的卓戈之兄,其双目瞳孔猛的收缩,他身前的三人,是神色有了骇然

  “这度……”

  那下意识的话语还没等说完,苏铭的身上再次传出了砰砰声响,几乎就是他疾驰了百丈的刹那,其双腿上有两个冰环再次爆开

  此刻的他,身上只有五个冰环,其快,瞬息数百丈,直奔那拿着大弓的矮小之人,呼啸而去

  “射杀”那矮小之人猛的睁大了眼,发出了一声低吼

  随着其吼声,一道道利箭呼啸间直奔苏铭

  在就在这些箭离开了弓弦,以极快的度飞出的一瞬,苏铭的双腿上再次传来了砰砰之声,又有三个冰环同时爆开

  此刻的他,身上只有两个冰环,可虽然如此,他的度却是达到了一种让人惊恐至极的程度,五百丈的距离,苏铭只是一瞬,如穿透了岁月,穿过了虚无,如把这五百丈化作了一寸

  在这一刻,苏铭眼前的世界,一下子缓慢下来,那些飞来的箭也都慢的比不上寻常族人开弓,一支支从他的身体上穿透而过,但它们穿透的,只是他的残影

  不但箭慢了下来,就连他正前方那三个中年男子松开弓弦的动作,也都变的缓慢,以至苏铭已然站在了这三人的身前,但这三人的双眼却是如没有看到苏铭一般,仿佛他是透明的,这三人还在看向远处

  直至苏铭的右手抬起,向前按出了一掌

  这一掌按下,如

  打在了虚空中,但他前方这三人全是皮肤凹陷,头发慢慢飘起,身子有了颤抖

  苏铭没有停顿,虚空打出了一拳

  这一拳挥舞,三人喷出了鲜血,松开了拉弦的手,使得三支箭改变了方向,没有了精准

  最后,苏铭右手抬起,拳头成为了一指,点在了虚无

  这一指落下,这三个方才还在打赌的中年男子,一个个头颅轰然爆开,在他们死亡之时,他们的双眼里,才出现了苏铭的倒影,成为了生命的终结

  “白师叔的一掌、一拳、一指……原来在极端的度下,也能够做到……“苏铭有了明悟,可就在那三人死亡的霎时,仿佛这天地的轨迹恢复了正常的刹那,一支黑色箭,猛的出现在了苏铭眼前所看,那三人所化的血肉横飞之后,穿透而来

  那是一支漆黑非常的箭,其上有狰狞厉鬼嘶吼,在那箭后,还有那矮小之人的杀机,以及隐藏在这杀机下的骇然与惊讶,在这惊讶中,这矮小之人感遭到了一阵微风,从天寒,吹…

  ,号四迸发,求7月保底月票六月的沉默,要在7月崛动请投出你的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