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你的爱与我无关 > 第193章

  “嘉嘉,你叫舅舅什么?”林一帆激动得问。

  “爸爸啊。”林晓嘉狡黠的笑着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舅舅是爸爸啊,可我不告诉妈妈啊。”

  林一帆哭笑不得。难不成,这小家伙还一直装得。

  莫宇清开心的笑了笑,艰难的道,“儿子,可你妈说,你们两个和爸爸一点关系都没有!”

  林晓嘉扬着脑袋看林一帆,不高兴的说,“妈妈,你说这话,真不懂事!爸爸怎么会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林一帆一边哭一边笑,她想说,他的爱和她有关,他的爱和她儿子有关。从开始到现在,他们都一直息息相关,再也不分开了。

  ……

  ……

  ……

  小番外剧场:

  后来的后来。

  莫宇清和林一帆结婚了。婚礼隆重而轰动,南城所有的人都知道。很多人,都到宇腾集团又会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毕竟莫宇清雷厉风行的商业作风,创造了不少的价值,也为整个南城增加了不少的gdp。

  可是,他们结婚后,宇腾集团的董事长依然是林一帆。

  莫宇清清醒之后,人就变得慵懒了,他不愿意做董事长。董事会那群人三番五次的要求他回去工作,可是他就是不回去,反而反问那群董事会只看收益不出力的人,“一帆管宇腾的时候,给你们赚的钱也挺多的。你们有什么不满意的?而且,我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她,你们担心什么?”

  他这样力挺自己的老婆,想想他们两个,老公老婆反正都是一家人,林一帆当家也是莫宇清当家,最后,董事会也就不说什么了,不管到底是谁当家了。

  做董事长真心辛苦,林一帆每天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莫宇清则每天欢喜盯着林一帆看过来看过去,他实在无聊就带带孩子,偶尔给林一帆煲汤送汤,按摩一下,养养花草,溜溜鸟,整成一个大闲人一样。

  这天晚上,林一帆应酬回来已经很晚了,莫宇清带着莫晓娇在哼着儿歌,听得林一帆心中非常的不畅快。

  全世界的人都是老公赚钱养家,老婆负责貌美如花。

  凭什么就她一个人,要这么辛辛苦苦的做这么多的事情,这个男人虽然受伤了性情大变,但是把整个集团的担子交给她,她心里面累得慌。

  她一定要狠狠的发一次飙!她再也不能容忍自己的男人每天都这么无所事事了。

  她正准备发脾气,莫宇清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温柔的道,“我亲爱的老婆同志,洗澡水放好了,浴室里面是你最喜欢的玫瑰花瓣。”

  都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看莫宇清如此好的态度,林一帆想发脾气的气势息了一大半。

  她愤愤然的走进了浴室,闻着玫瑰的香味,一个舒服的澡泡出来,脾气竟然都不见了。

  林一帆暗骂自己意志不坚,既然自己意志不坚定,那就只能忍受着苦逼的工作。

  “老婆,这是给你熬的银耳百合红枣汤,养颜美容,还可以延缓衰老。”莫宇清的态度极佳,一碗银耳百合红枣放在了林一帆的面前。

  林一帆不悦的看了他一眼,在房间里面的桌子上打开电脑,今天还有一个大的案子要审阅,明天要去对方公司提案。

  “老婆,给你按一下肩膀。”莫宇清站在了林一帆的身后,轻柔的在林一帆的肩膀上按了起来,这按摩的手法堪比专业的按摩师,让林一帆浑身舒畅。

  “恩?这是什么意思?”林一帆盯着pdf里面的文件,左看右看,怎么都看不懂。这个设计,(1-sin?)的数学坐标方程开头是什么意思?

  “老婆,明天是你去提案吗?”莫宇清站在她的身后,缓缓的问。

  “按理来说,是不需要我去的。但是对方公司特别要求我去,我作为董事长,可以不说话,但是我也不能不理解这个方案。”林一帆生气的道,指着她自己的脑袋,对着莫宇清发牢骚,“你倒是好,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用管,你看看我,我都要白头发了,脑细胞也死了好多个。”

  莫宇清把下巴搭在她的头发,林一帆刚洗完的头发,散发着好闻的香味,让他的声音都变得有点沙哑低沉,“老婆,你老公我不是还站在你后面吗?你为什么不请教我呢?”

  他都和董事会那群老古董说了,他会一直站在她的身后,那群老古董不知道也罢,没想到林一帆也这么笨。他就站在她身后啊,随便她怎么用。

  “你知道?”林一帆惊讶得问。

  “当然。”莫宇清的唇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容,“而且,你忘记了,只要是你老公教的东西,你是一定不会忘记的,老公说的每一句,你都可以铭记一生的。”

  林一帆顿时想起了多年,在姑妈莫若丽家,莫宇清的教导方式,瞬间羞红了脸。

  今天他又要以这种方式来教她?

  莫宇清的温和的声音缓缓的在她响起,手已经开始行动了。果然不出她意料,莫宇清故伎重演。

  “(1-sin?)的数学坐标方程源于1650年发生在斯德哥尔摩街头发生的一件事,52岁的笛卡尔邂逅了18岁瑞典公主克莉丝汀,笛卡尔落魄无比,穷困潦倒又不愿意请求别人的施舍,每天只是拿着破笔破纸研究数学题,有一天克莉丝汀的马车路过街头发现了笛卡尔是在研究数学,公主便下车询问,最后笛卡尔发现公主很有数学天赋,道别后的几天笛卡尔收到通知,国王要求他做克莉丝汀公主的数学老师,其后几年中相差34岁的笛卡尔和克莉丝汀相爱,国王发现并处死了笛卡尔,(1-sin?)的数学坐标方程,解出来是个心形图案,就是著名的“心形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你的爱与我无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