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九十九章 最紧急军情

第九十九章 最紧急军情


  这几天武安君府可真是忙坏了,因为要准备办喜事,顾时倾让下人把整个府上好好打扫了一番,有些屋舍还又重新修葺了一下。再加上平时一些朋友及朝中大臣频频来走动相贺,有时候顾时倾都难得在白日里看玲珑一眼。

  她得了一天闲工夫,见宋锦华命人将那药丸已经送回来了。想到师傅当日嘱托,于是将下山之时背着的包袱取来,展信即读:

  玲珑,此药已经拿回,即刻服下,待到来日相见,为师自会向你详细解释。

  只是你需牢记为师之话,万勿情动。如果真是通了心窍,那你胸口会有红痣出现,你必须在出现七颗痣之前赶往飘渺之地,在那里待上五年,可保你一世平安。万勿珍重!

  玲珑将那信收好,拿起了桌上的药瓶,她思虑片刻,扬头吃下。觉得心口初时有酥麻之感,片刻之后又觉得像是针挑火燎一般,她迎着烛火解开衣带看去,胸口果然不知何时长出了一颗红痣,仅有米粒那么大,却鲜红异常,像是一滴血挂在上面。

  她又翻开包袱,找出当日师傅放在里面的几本书。其中一本上面详细记载了找到飘渺之地的方法及那地宫之门出现的时间。另外几本用看不懂的文字写着。她还没来及看,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她知道顾时倾回来了,马上将那包袱随手一搭,盖住了那封信。正低头系着腰带之时,顾时倾推门就走了进来。

  他见她领口微敞到胸口,低首鼓弄着腰间的带子呢,竟是一番自己从没见过的私密模样,他有些发懵,却又立即退了出去,等在了园中。

  不一会玲珑喊他进屋,他才再次踏了进去。俩人对于刚才的猝不及防显然都不打算再提起了,所以顾时倾只说着别的话题,“我已与母亲说好了,成亲当日我去林府里将你迎回来。你的嫁妆,我也都替你按照别人的规制准备了数倍,我不会让别人说你闲话的!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嫁进来!”他拉着她的手放到了自己手心中握着,“过两日我们就去九茫山找义父,当面跟他老人家说这个事情”

  玲珑点头,可是那信上所说的五年之事,让她有些心不在焉,她开口问道,“顾时倾,如果,我是说如果,让你五年以后再娶我,你可愿意?”

  “为何?现在多一秒我都嫌浪费时间,怎么能等到五年那么久?你看我们相识到现在才三个月,我就已经这样了,要是真等上五年,我估计就疯了!“他嘴角勾着笑,眼眸中透着深情,”你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拥着她,“我整个脑袋里,心里全是你。今天有许多人来府上,我虽与他们说着话,心中却总是惦记着你,连他们说些什么都听不下去了。我昨日已向陛下请旨,辞去官职,以后一心只陪着你,可好?”当他说这句可好的时候,他握着她的肩膀,垂首看着她,“我只陪着你!”

  “好!”玲珑觉得眼前有些雾气,让她有些看不清顾时倾的脸了,她用胳膊胡乱摸了一下眼睛。

  他看她摸眼泪那小样,又伸手替她擦了擦,“你我夫妻,同为一体,你心之所向亦是我所往,快别哭了。以后你如果想要再回到九茫山,我就陪你一起住在那里。”

  他又哄了她半天,说了许多话,见玲珑睡着,他也躺在那卧榻上拉着她的手沉沉睡去。

  未睡上一个时辰,就听见宋城敲门,嘴中焦急的喊着他。

  他披衣而起,见玲珑还睡着,就下榻开了门,将宋城领到园中离门较远的地方,“怎么了?”

  宋城二话不说,将手中的匣子双手奉上,顾时倾就明白了。

  朱红色的匣子,那是最紧急的军情!他当即取出里面的信封,抽出来借着月光匆匆读起来。

  “赫连伽联合北府、余尧、宋河三个临国合力出兵,现在已经开战了!”顾时倾简单浏览了一下,把大概内容告知了宋城,“想是陛下还没有颁发圣旨,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向陛下请辞的事,所以将急报送到我这里来了!“

  宋城一听这奏报内容,脸色都变了“将军,这…….这怎么办?他们四个邻国联合起来,几乎能横推咱们光武国全境了啊!“

  顾时倾当然知道这个事情!

  此次战事突起,事前毫无征兆,加上是四个邻国联合起来,阵线拉的极长,几乎是整个光武国国土一半的边境都发生了战事。就算他顾时倾再用兵如神,也分身乏术。他不可能同时出现在那么多地方,而且现在边境已连失几城,有了节节败退之意了。

  让宋城更心急的是顾时倾的请辞之事,“将军,您已经递了请辞给陛下,那现在该当如何?!您还要出兵吗?”

  顾时倾沉思着一直没有说话。

  他才跟玲珑真正的在一起,而且正在准备婚事,现在离开……恐生意外,如果他不去,家国不保,百姓都流离失所,他也于心不忍。他转身看着卧房,喃喃说道“你去宫里告知陛下一声军情之事,我两个时辰以后入宫”

  他又走回到卧房当中,将床幔撩了起来,轻躺回卧榻之上看着熟睡中的玲珑。

  她的睡相一向不好,被子盖的歪歪斜斜,一只脚还伸出来了。两个胳膊也都露在外面,在昏暗中竟白的异常。他帮她把衣袖拉了下来,又像之前那些偷看她的夜晚一样,为她捋了捋脸颊间的碎发。

  他侧身贴着她躺下,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她。

  如果出兵,他没法保证自己一定能回来;可如果不出兵……国破家亡,甚至是他们俩都会流离失所…….他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他也选择了,他选择牺牲自己,换更多人的命,也包括她的。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抱着她,这么拥着她,哪怕只一刻。顾时倾伸手轻抚着她的发丝,想着他们俩人的种种,只觉得面上濡湿,全是泪水,身体也不可自抑的抖了起来,他怕弄醒她,又缓缓起身。

  顾时倾在黑暗中自己穿好了铠甲,走到床边,用剪子剪下了玲珑的一小绺头发,用细绳束好,收于胸前。俯身亲了她一下,悄然出了门。

  他翻身上马,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赶去了颜府。

  颜端遥见他身披铠甲,急急说道“你可是要出征了?“

  “正是此事,颜兄我放心不下玲珑,想让你代我……代我照顾她!这次将是一场恶战。我将她留在府中,你一定要看好她,千万不要让她因为我久久不回而去找我!“他将心中的担忧说给了颜端遥听,他也是他现在唯一能放心的人,”你一定要看好她!若我真有不测,战死沙场,你帮我把这个给她“他递出来了一个红色喜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