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零四章 玲珑知真相

第一百零四章 玲珑知真相


  宋达鲁思虑了片刻,接过那封信和匕首,在手中摩挲了一会,“武和见到这些,当真会认下?”,他看着顾时倾,郑重其事的又问了一遍。

  顾时倾点头,“决不食言!”

  “那你想要多少人?”宋达鲁低声问道。“我国中仅有十万人,我最多只能借你五万人。“

  “那就五万人!够了。再给我准备一万套兵服“顾时倾也低声回复道,”而且我还需要你给北府送信,说你抓到了我,要派兵将我送过去换你皇子,只要我进到北府中,自会率兵破敌。“他盯着宋达鲁的眼睛,”你觉得如何,我攻下北府,那地方以后就是你的了。“

  “好!“宋达鲁伸出了手,”一言既出“

  顾时倾嘴角勾笑,也伸出了手与他击掌,“驷马难追!“

  果然不出半天时间,北府之中甚至是余尧及光武国的部分城池都传遍了消息,说是顾时倾已经被宋河国王宋达鲁给俘虏了,人关在天牢里,准备派大军押到山口关。

  北府的国王重楼看完信,哼笑道“这个宋麻子,不声不响就干了票大的!去,把他那个儿子给拾掇拾掇,赏碗饭吃,明天准备交还给他老子!“

  他眼中又显出了轻蔑的神色,“顾时倾也不过如此,现在攻下的山口关连个援军都没来,活该他命绝于此。“

  重楼又唤来自己的亲信,“你将这个消息传给赫连伽,告诉他派兵来接人,老子可没那工夫给他送过去。”

  重楼自己心中也有小九九。

  他虽然跟赫连伽结盟时说的清楚明白,不管他北府打下来多少城池,那都是归北府的。但是只要抓到顾时倾交给他,那么赫连伽就将打下来的城池都给北府。

  可是赫连伽的话能信?

  他赫连伽一个不惑之年的人,为了一个儿子都能干出这种出兵报仇的事,更何况还是一个顾时倾没费一兵一卒就弄死了的蠢儿子!赫连伽傻,他重楼可不傻!

  他虽伙同他一起起兵,也是想借着这波气势,没准真能杀了顾时倾,那么他所得的城池便也保得住了!没想到顾时倾真的就被宋达鲁给擒了,这不是天助他吗!

  所以他打算明日跟宋达鲁交换完人,赶紧让赫连伽带走,他好借着这东风,率兵南下继续攻城掠地,他才不会浪费兵力去押送顾时倾呢!等他一路攻下去,打到梵音城,那这光武国就是他说得算的了,还用你赫连伽赏我城池?真是笑话!

  等他夺了光武国国都,再反手趁赫连伽跟顾时倾报仇之时再一举将他歼灭,那时就是他称霸之时了!

  他心中想着这宏图大业,面上不禁得意了起来。他曾经梦想的一切,在明天以后不费吹灰之力就唾手可得了!有多少次,他都是惧怕顾时倾而停步不前,现在那人就被关在宋河的天牢里,昔日威风凛凛的武安君也会有今天?!只要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头直痒,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来人,明日休整一天,先不继续向南攻打,我们杀羊宰牛,好好款待款待顾时倾!”

  玲珑在大军出征的次日早晨就收到了顾时倾让人送回来的信,她读着他写的那些俏皮话,不住的傻笑。见颜端遥过来,又给他也叙述了一遍其中有意思的地方,“顾时倾说他们晚间驻扎的时候,有人打了几只野鸡,毛都没有摘干净,烤完就给他送了来,他不好意思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玲珑又笑了起来,看向了颜端遥,见他依旧是面上淡然,便问道“颜公子,你怎么了,这两天心情不好吗?”

  “无事,只是总能想起一位故人。心中便有些怅然!”他看着她,”你可还想要去骑马或者射箭?“

  “不去了,这几日绣娘开始绣我的嫁衣了,我有时还得去看一下。而且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呢!”

  “我打算最近几天去周边游历一段时间,你可要跟我一起去?“

  “你去吧“玲珑笑了笑,”顾时倾说他用不了几天就回来了,他如果发现我没有准备东西出去闲逛,一定会生气的。“

  颜端遥听她现在句句都离不开顾时倾,心中有些懊恼。这种懊恼却不是情敌与情敌之间的,而是那种明知道情敌已经不存在,却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带来的懊恼。顾时倾已经沁入到玲珑的大脑里,身体里,灵魂里了,他无法取代他,无法忽视他!哪怕顾时倾真的不能回来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实践他对顾时倾的承诺,好好照顾她。

  这种情绪没有困扰他多久,更大的麻烦又来了!

  银霜在城中听到消息,说顾时倾被宋河藩王给俘虏了,被折磨的就快要死了,她想都没想就先告诉了玲珑。

  等颜端遥赶过去的时候,见她果然在收拾包袱,准备要走了。

  他连忙拉住她“顾时倾嘱咐我,看好你,他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你若是此刻去找他,岂不是让他忧心吗?”

  玲珑依旧收拾着包袱,“他被俘了,命在旦夕!我非去不可!谁都拦不了我!”

  颜端遥看她下了决心的样子,赶紧将门外的周宁二人叫了进来,“把她给绑了”,他早已料定她不会乖乖听他的话,“玲珑,我受顾兄所托,照顾你,就算没有他今日之言,我也不会让你去冒险的。你就在这待着,等着他回来。”

  “颜公子,你已知我们定下了婚约,我怎么能弃他不管。现在他人在宋河天牢里,还如何能回得来?”玲珑来回挣扎着,周宁二人也没将绳子使劲绑,就那么搭在身上。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不会让你走的”颜端遥见周宁二人不敢绑,他自己动气手来,“我放弃你,不是让你去陪他送死的!”

  “颜端遥,你若是让我走,我跟你还是朋友;你若是继续拦着我,我就跟你势不两立!”玲珑放下了狠话,希望对方能够让她去找顾时倾。

  “玲珑,你有没有想过,顾时倾为什么瞒着你,为什么骗你他不日就会回来?”他见此事已经瞒不住了,从胸前拿出了顾时倾交给他的那封迎书,狠狠摔在桌上“他知道这次恐怕有去无回,让我替他照顾你。你现在这么跑去找他,我问你,你要怎么找?如何进到那天牢里?如果你发生了意外,你让他怎么办?!”他抓着她的双肩,晃着她想让她冷静下来,“你听我说,有你在这里,他一定会尽全力活着回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