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昨晚这么激烈?

第一百一十五章 昨晚这么激烈?


  “你既知道,那为什么还要骗我,说这一战无事,很快就回来了?”玲珑侧头看着他,“我既已决定嫁给你,就是跟你夫妻一体,只盼你以后不要欺我瞒我,以为这样是在保护我!殊不知这样才是最让我伤心的!”

  她轻抚着顾时倾的脸,“希望我今日之语,你能牢牢记得,不要再自作主张了。”

  “好,我都依你!”顾时倾将玲珑抱到怀中,“以后我绝不会再骗你了。”

  “那你对于眼下战事可有打算?”

  “四地之困,现在已经解决了两个,赫连是此次的祸首,我自不会放过。只是……”顾时倾的语气明显有了些许停顿,言辞中也带了无奈之意,”只是余尧的赵恒,我与他私交一向不错,现在他被那余枭逼着出兵攻城,恐怕我们终有兵戈相向的一天了!“

  顾时倾感受着玲珑轻拍自己的后背给予的安慰,不觉得心头痒痒,脸上一扫刚才的阴霾,“不过,等我把他们都清理干净了,回去我就娶你!“他笑了起来,整个眉眼都舒展开来,那是一种旁人从来没有见过的无拘无束的笑容,只有最亲近之人才能见到的憨样,”到时候,你就给我生一大堆孩子!“,顾时倾轻轻撞了下玲珑的肩膀,企图让旁边有些害羞的姑娘给个回答,”可好?“

  哪知玲珑脸色一变,语气中带着股狡猾劲儿,“顾时倾,你是不是又发病了?赶紧睡觉去!”

  顾时倾一听就乐了,连连说好,侧身就要往床上躺,却被玲珑提前把头枕给抽了出去,他傻乎乎的不知道,直接磕到了后脑勺。

  “你怎么就那么狠呢!“顾时倾一下子又弹坐了起来,”我就睡这,我就不走!“

  玲珑见他又开始言行无状,撒起泼来,只能开口应允,“好,那你先躺好吧,我去吹蜡烛!”

  顾时倾登时美得,把两条腿一甩,两只鞋靴就飞了出去,他又将身上衣扣一解,甩手就脱了下来,咕咚一声躺到了床里面,扭头看着玲珑。

  “好啦!”顾时倾语气中带着按捺不住的欣喜之情。马上要跟心爱的姑娘同床共枕了,怎么能不激动呢?虽然他并不打算做些什么,可是一颗心还是拼命的狂跳。

  “那你先把床幔放下来吧”,玲珑立在桌边等着他,“放完我就吹蜡烛了!”

  “还……..”顾时倾突然结巴了起来,觉得额头、鼻尖、手心、后背因为玲珑的话瞬时冒出了不少汗,“还落床幔干什么呀,别…….别了吧?”顾时倾听到的那些荤段子又不知何时的飘到了脑袋中,虽然他也渴望着一亲姑娘芳泽,可是也得等到大婚之后啊!

  “顾时倾你快点,我都困了!”玲珑见他一副呆样,开口催促着他。

  “落,落,我这就落帐”顾时倾又从床上起来,双手哆嗦着把两个纱幔都放了下来,自己只觉得浑身无力,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毫无准备。

  玲珑俯身熄灭了蜡烛,屋子里一下子变暗了。

  顾时倾躺在床上,听到了衣服细细簌簌的摩擦声,还有玲珑行走时发出的微弱脚步声,还没等他侧耳再听,房门就发出了嘎吱一声响,紧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了。

  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顾时倾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而玲珑已经出屋走了。

  顾时倾有些难以置信,对于刚才自己脑海中出现的那些情节以及现在实际情况的急转而下,他一把扯开了床幔看了出去,屋里果然一个人都没有了!

  玲珑从屋中出来,沿着走廊走出去,果然见到宋城拿了把椅子坐在上面昏昏欲睡,正在帮他们守着呢。

  玲珑轻拍着宋城,将他叫醒,“宋将军,麻烦给我也找个屋子吧!”

  宋城由于从瞌睡中被唤醒,兼又被眼前本不应该出现之人吓了一跳,惊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急急的向后看了一眼,确定真的只有玲珑姑娘,他心里知道,将军又失败了,“哎呀,玲珑姑娘,这个,没有多余的了……..就数将军那屋的床比较大,能睡下两个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极其心虚,以至于迎着玲珑的目光,声音越来越小。

  “那我就自己去找吧!“玲珑作势要走,却被宋城又给拦了下来。

  “我想起来了,还有一间,有一间!”他心里可明白,这大半夜的,要是真让玲珑姑娘出去找,那明天自己估计也得像那孙峰一样,被打成肉饼。“我带你过去!”

  可是楚怀瑾架不住好奇的性子,第二天早早就来到了府衙中。一走到走廊口,见宋城坐在椅子上四仰八叉的张嘴睡着,口水都流到了下巴处,正往下滴呢,他忍不住将他推醒,“你怎么睡得跟个傻子似的!”

  宋城因为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玲珑,自己只能睡在这椅子上,现在睡眠又再一次被打断,明显脾气变得暴躁了起来,“你才跟傻子似的呢!”

  他站了起来,不断扭动着身体,企图缓解一下因为睡在椅子上引起的不适,却被楚怀瑾给拉住,打断了他,“昨晚,咋样?”

  宋城瞅着这个小侯爷一脸坏笑,眼中带着些许玩味的神色,懒得多解释,“你自己去看不就得了!“

  这话本来是一句搪塞之语,但在楚怀瑾这个花花公子耳中却呈现出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意味来,所以他迈着大步就向走廊尽头的屋子走去。

  待到走进一看,房门大开,顾时倾正在床前低头穿着衣服。他又偷瞄了床前的脚踏上,见没有玲珑的鞋,知道人不在里面,就放心的走了进去。

  刚要开口打趣顾时倾几句,想说他又被姑娘给拒绝了云云之类的,哪成想看到了昨晚被顾时倾因为心急一把拉下来的床幔,一半被甩到了桌旁,还有一半在那里歪歪斜斜的挂着呢,那原本的打趣之语也被硬生生的咽回到肚子里去了,愣是憋出来了一句“顾时倾,昨晚这么激烈!?“

  他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幻想出的事件当中了,他以为玲珑姑娘因为害羞已经自行离去了,顾时倾则起床穿衣服。

  顾时倾见他那副模样,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他懒得解释,只开口问道“你刚刚可看到玲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