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十章 无望

第十章 无望


  颜端遥因为身体原因,服用了玲珑临行前给他的药便沉沉睡了过去,陈大思不放心,依然守在他身边。他看着他的主子形容憔悴,双目凹陷,嘴角因为刚才的撞击血迹未干还泛着红肿,身上衣裳肮脏破败,哪还有昔日的神采了啊!

  这个男人不禁心头泛酸,想要大哭一场了。

  他想起了家中父母和他的阿芙表妹,他们才刚刚订婚啊,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还有周宁,那个小个子周宁,恐怕也....纵使平时爱开他玩笑,可他也不希望他就这么死了啊,他们跟主子从小一起长大,说句大不敬的话,这情谊甚至比亲兄弟还亲呢,眼下周宁怕是没了,剩下他和皇子有家不能回,孤苦无依,也没有下一步的去处了。刚刚又在城门口遭受到了这一番待遇,他不禁微微抖动起双肩,双手附上了面颊。

  顾时倾从宫中回到府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他快步地走到厢房门前,门没有关严,他本是要推门而入,却不小心瞥见了里面的情景:文弱的少年虚弱地躺在床上,气息时有时无,不似常人一般声响,面上还带着伤,发冠凌乱,衣着破旧,另一个则双手掩面似在哭泣。情状凄惨及了。

  他想起来赵将军说的话,如果那人真是支加国皇子,也是不无可能了。

  近几日他已经听说比丘国卷土重来,把支加国举国悉数俘虏了,连那国王都以身殉国了,他加紧边防,以备那比丘前来挑衅之时能够出兵迎战。今日是他换防回府的日子,回来便见了这一幕。许是那皇子拼死逃出来想要来搬救兵的。顾时倾心里暗暗想着,可是又怎么解释那把匕首的事情呢?他满心的疑问,却决定掉头回房了,他不能在那皇子最没有尊严的时候居高临下的去看人家,也不能在此时发问。明天……..明天见到了皇上,一切就都明白了!顾时倾心里想着,转头而去。

  他吩咐下人为二位客人准备好换洗的衣物及注意饮食之类的事,便也歇下了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担心义父安危。虽然他因为年纪渐长不宜再居住于林府,又因这皇上另赐了府邸让他居住,他搬了出来,但义父对他有再造之恩,收养他又教他武功,虽然自己也有些兵行险着用兵诡谲的本事,但也是凭借着义父的名望,才能在这小小年纪被尊称一声大将军的,现下义父的信物再现,他明天弄清楚以后,也一定要去林府知会一声他的养母和妹妹。

  翌日,颜端遥与陈大思好好梳洗了一下,终于有些模样了,他们开门便见昨日解救他们的少年负手立于园中,听到身后有响动,便扭身朝向他们。颜端遥上前一步深掬一礼“多谢兄台昨日出手相助,颜端遥没齿不忘!”顾时倾上前扶住他,连连说着无妨。因着情况紧急,也没有多说其他,便急忙朝着皇宫而去了。

  待他们乘坐的马车停止了,顾时倾在车下撩起了帘子,示意颜端遥他们可以下来了。颜端遥俯身下车,抬眼见到眼前宫殿雄伟,上面匾额用苍劲有力的笔法写着“普照宫”三个大字。两侧各立三根数仗高的大柱子,上面均雕刻着龙纹图案,栩栩如生。顾时倾拉着他的小臂向上引领,门口的宫人旋即拉开殿门,阳光一下子投到了里面,武和坐在龙座上略微眨了眨眼睛,看清了进来的三人。

  颜端遥依礼拜见后讲述了来意,他想要借兵去解救他的父皇,解救他的子民。他也叙述了这一系列的过程,他因为疾病上山求药,又因为林先生推算天下即将产生大变而匆忙下山,奈何晚了一步,只能拿着林先生的信物来这里求救了。

  武和听到此话,心中悬着的心已经放下了一大半,他口中默然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又瞥了一眼顾时倾,见这大将军听闻后也不似昨日那般焦急了,心中已然有了应对之策“此信物纵是林先生的不假,但是他已远离朝堂多年,不太清楚我们的处境,我们自从二十年前那次大战之后,也是兵困马乏民不聊生了,眼下国库空虚,我就是有这心,也无力了。我与你父皇也算旧相识,现如今他遭此不测,贤侄也要放宽心,尽可在我国内居住,不要再多思多虑了。”

  顾时倾听到颜端遥叙述事情过程,方知他义父还好好的在上山呢,顿时也就摒弃了昨晚的那些胡思乱想,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但是他们国库空虚之事,他却从未听说呀!前几日得知两国之事时,他请旨加紧边防,那些军饷粮草也没见拖拉,甚至还多拨了一些给他以备万全呢,现在听皇上这么说,他就明了了皇上的心意,不想趟这浑水,只求自保。

  他有些为难的看向颜端遥,只见那少年依然如青松柏树一样站得笔直,一手负于身后,一手端于腰间,面色似有凛然之情,双目炯炯有神,看向皇上道“多谢皇上关怀,只是我们支加国深陷水深火热之中,我身为皇子,又岂能坐以待毙只求自保呢,皇上的难处我已知晓,此事也不能强求,端遥拜别!”说着,双手相搭深掬一礼便出了大殿。

  武和向顾时倾使了个眼色,示意后者追过去,弄清楚他这个落魄的三皇子究竟要去哪里搬救兵。

  顾时倾出了大殿,连喊了两声颜端遥,前者才怔怔的回过神来。顾时倾看着他,但见他面色比大殿上时更加苍白了,双唇微抖,目光却不看向他。

  顾时倾受着他的处境影响,也跟着心中郁结起来“颜兄莫要气馁,可以去启祥国试试借兵一事,他们与你支加国临近,此时怕也是惊弓之鸟,你若能说动那国王,他肯出兵助你,不也能收复国土吗!”他看着面前的文弱少年继续说道:“颜兄还须得再寻你们的二皇子,听说事发时他和你们大将军带着兵马全跑了,你要是能找到他,事情也有转圜的余地啊!”顾时倾冷静地替对方分析完目前的情况,这已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了。

  颜端遥听着他的话,心中涌出感激,一个将军权力再大,也得听皇上的。他不能指望顾时倾能够抗旨出兵助他,但是他的此番话,也帮了大忙了。颜端遥伸出右手重重地拍在顾时倾肩上。谢字却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他们回府后,顾时倾另叫人准备好马车及路上所需之物,还有不少银两一并递给颜端遥“东西不算多,还望颜兄收下,尽是所需之物,若是日后需要帮助,别忘了第一时间来找我!”他把手中的包袱放到颜端遥怀里“我会去九茫山找师傅问清楚,日后有缘再会!”

  颜端遥与陈大思坐上马车,一路向北行驶,去启祥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