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就穿个肚兜?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就穿个肚兜?


  那石室空间极大,颜端遥站在门口,在光照下往里看都看不到边,而那些宝藏从里面开始一直堆到了门口,到底有多少,没人能说得清。

  门口见到的人都傻了眼,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不,是金子,而后面看不见的,也只觉得整个地道仿佛都跟点了灯火似的发着亮。

  颜端遥赶紧收了收精神,对着周宁他们吩咐道“我们只拿需要的五百万金,多了不拿,数目够了即刻出去!”

  他拒绝了周宁二人多拿一些的建议,“这本就不是我们的,是凭空多出来的,我们只要复了国,休养生息几年,百姓自会生活富足!”他又怕有人会不听命令,所以自己守在门口,心中计算着数目,一旦够了马上就走。

  颜端遥心中明白,玲珑和这一切一定有关系!

  虽然当日书上沾血是个偶然,可是那狼王闻了既退了下去,这石门验了她的血也开了门,就绝不是个偶然!

  她身上一定藏着什么秘密,极有可能她自己是不知道的,要不然她不会云淡风轻的随便将这书给他,也不会说这些宝藏跟她没有关系!他怕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重要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他只能拿够自己复国用的即可,剩下的他一分也不会动,如果有一天玲珑真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秘密,或许她是能够用得上的。

  数目够了以后,他率着众人由来时的地道原路返回,刚走出去不久,那石门重重的关合声音就传了过来。

  他们抬着箱子,终于又再次出了墓穴口!

  剩下的二百人见人都出来了,纷纷上去帮忙抬箱子,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去。

  颜端遥见狼王依旧带着群狼等在那里,眸子中没了先前的凶狠。

  月亮开始逐渐西沉,刚刚那股狂风又刮了起来。颜端遥他们皆捂着口鼻,维持着呼吸。狼群却围在那墓穴旁边,片刻不离的守着,直到那黄沙将那墓穴再次埋入了黄沙之中,刚刚那偌大的建筑就那么突然的消失了。

  等到风沙变小,颜端遥才睁开了眼睛,却见刚刚的墓穴已经不见了,狼王带着群狼已经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去了。

  他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连夜匆忙赶路,终于在天亮之时与在林中的尚光会合。

  顾时倾他们到营城之时,已经是子时了。

  他见玲珑可能是累坏了,连唇色都发了白,立即让她进到中军帐中先休息。

  他自己则在王将军的帐内与众位将领商讨应战之策。

  那王将军见武安君来了,心中登时觉得安稳了许多,“将军,我们听您的命令,一路赶来,守住了饶城,又继续向西北攻打,终于拼死夺回了这营城,只不过也是损伤惨重,现在也只剩下不到五万人了。”

  “无事,我还带来四万,合在一起九万,应该够了!”顾时倾看着地形图,连头都没抬,随口答道。

  “可是他们光莽城现在就有十万人,还不算他国中留守的人呢!”王将军见顾时倾显然没见对方的人数放在心上,又急急的说道“如果他全都调了过来,就比我们多太多了!”

  顾时倾听完这话,反到抬脸笑了起来,“哦?赫连伽真是下血本了!上次刚没了十万人,这是又从哪里淘来这么多人的啊?这招兵买马肯定没少花啊!”

  “那将军可有计谋?”一旁的赵将军也问道。

  “我今夜会去赫连伽的大营中探一探,余枭的皇子是他现在挟制余尧的唯一筹码,一旦我救出了人,那么就可以把兴余城的兵力给调回来了,届时就解了兵马不足的困境。到时候再在战场上见分晓!”

  立在一旁的宋城立即站出来反对,“将军,可万万不行啊!这不是孤身犯险吗?我们将国都留的八万人调回来,不是一样能应战吗?而且,咱们军中现在有人……..大家都离不开你!”他又对赵、王二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也加入到了劝谏的队伍中来了。

  顾时倾也听明白了宋城口中的“有人”指的就是玲珑,他也知道宋城在担心什么。

  “那八万大军是护卫京畿重地的,万万不可调动。我知道有人在等着我,必定会小心谨慎的!放心好了!”顾时倾看着宋城,语气柔和了很多,“等我赶紧处理完这些事情,回都城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呢!”

  等他们都商议完,顾时倾见时辰已晚,便轻手轻脚的走进大帐中,害怕将玲珑给吵醒了。没想到屏风后面的蜡烛还点着,细听却没有声音,他不禁傻笑了一下,“果然是沾枕头就能睡着,连蜡烛都不熄!”

  他迈着大步向那后面走去,却又定在了屏风之旁。

  只见玲珑仅穿个红色的肚兜,坐在床边的烛台旁,手中拿着个小竹片,那上面蘸着药膏,正费力的向后举着胳膊想要给背上的伤口上药呢!瘦削的肩膀连着两只嫩藕一样的手臂就明晃晃的举在那里,还有那被肚兜隐隐盖住的露出了一半的锁骨,在烛火的映照下,凹出了两块阴影,当日被顾时倾给拉出来的红色系带,依旧往后搭着绑在颈后,修长白嫩的脖子之上显出了一张不知所措的脸,正吃惊的看着他。

  顾时倾立在那里都看呆了。

  直到玲珑将手中的小竹片扔了过来,打在他身上,他才反应过来,马上转过身去了。

  玲珑赶紧将衣服穿上,谁料衣服还没合上呢,顾时倾就冲了进来,将她一把抱到床上放倒,他自己也躺在了旁边,将被子盖到了俩人身上,一口吹灭了蜡烛,将她搂在了怀里,还捂住了她的嘴。

  速度之快,让玲珑的头直晕。

  她刚想要挣扎,却听见帐中有人说了话,“大将军可是刚刚休息?末将刚刚看到烛火还亮着,就冒昧进来了”

  顾时倾回道,“我不知道是王将军来了,刚刚躺下,可是有什么事情?“他没有起身,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将玲珑搂在怀里,挡在里侧。

  “末将希望将军能再考虑一下刚才帐中之言,我们可以再另想别的办法,还望将军不要只身犯险,夜探敌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