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想要权力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想要权力


  濮阳云缩在了庭院的摇椅中,身上随意的搭个皮裘,目光呆滞的看着濮阳卓生前住的屋子。

  这深秋的夜晚起了风,夹带着院中树木的枯叶落下,飘到了他的身上,他也毫不在意。他像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总是爱忆起以前的时光。对于自己的回忆,他总是选择性的抛到一边,更多的则是想起他的孙儿濮阳卓。

  他的父母因病去世的早,仅留下这么一个孩子。自己含辛茹苦的将他抚养成人,又费尽心力的自荐到了宫廷之中,只为能让濮阳卓重振家业,可是现在他的孙儿也先他一步而去,剩下的人生似乎毫无希望了!

  他的心中现在只剩下恨!

  恨那个不知道是谁的敌人!也恨陆丘影!她就是这一切的祸首!如果没有她,如果不是她的那个女儿,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自己也不会再经历一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他不禁又想起了崇宗堂,那个有些气度不凡的人。从那日的言辞中,他不是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他想要夺权,想要控制整个比丘国!而那人也将自己看的透彻明白,知道自己想要报仇,所以句句都围着濮阳卓之事侃侃而谈,说到激动处竟发誓定会替濮阳卓讨个公道!

  他只需要濮阳云的协助而已!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帮他呢!

  帮他夺了皇权,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好处!还会落个弑君篡位的罪名,成为千古罪人,这个道理他可想的明白。

  他又调整了一下姿势,依旧窝在那摇椅里,看着一直跟随着自己的也已经年迈了的老管家从后院中急急奔来。

  “老爷呀,老爷呀!”那人因为也上了年纪的原因,虽然看起来是跑,但是更多的则是颠起来,震得肚子上、脸上的赘肉也跟着直颤,“老爷呀,大喜呀!”他气喘吁吁的跑到濮阳云身边,用手抚了抚胸口,“小少爷的一个小妾,有了!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拉着濮阳云的胳膊,激动的直晃。

  濮阳云一听也从赶紧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但是因为上了年纪,腿脚不便险些摔倒,还是被那老管家扶了一把,才没有栽倒地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哎呀,老爷,我说小少爷的一个小妾怀有身孕了!她说少爷临行前那夜住在了她的屋子里,已经一个多月了!”

  濮阳云紧拉住那老管家的手不放,老泪纵横,双唇紧抿,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好!好!虽不是正妻所生,却终究有了后!真是天不亡我濮阳家!”他一想到这里,高兴的双手高举,仰天长叹“天不亡我!当真天不亡我濮阳家!”

  “那我就祝贺濮阳国师了!”一个声音从庭院中的暗处传来,透过秋风,显得有些阴森。

  濮阳云赶紧四处环顾,却见崇宗堂从院子的角落里走了出来,邪魅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进来的?”濮阳云惊于自己国师府的守卫竟然毫无察觉,让一个大活人就这么闯了进来。

  “国师日夜沉溺于悲伤之中,疏于了下人的管教,也无可厚非嘛!”崇宗堂微微一笑,“不过,国师家中又有了大喜,卑职当然要前来祝贺了!”

  濮阳云一把甩开了管家扶着自己的手“你下去吧!”他吩咐道“别让人来这院子里!”

  他瞅着管家消失在视线中,才开口说道,“崇宗堂,你到底想要什么?“

  “要权力!”

  “道不同不相为谋!请便吧!”濮阳云说罢要拂袖而去,却被挡在面前的崇宗堂拦住了去路。

  他瞅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绝对没有超过二十岁,气度谈吐也超脱于他日常接触过的那些朝中官员,皇亲国戚,甚至长得仪表堂堂,可是眉宇间却有些阴诡之气,是他最不喜欢的。

  “我要权力,却不是比丘国的权利!比丘国可以送给国师的重孙,我的目标不在这!”他嗓音低沉,又带着无尽的诱惑,“国师意向如何?”

  濮阳云对于他的新提议,明显有了兴趣,遂半眯着眼看他,听他继续说下去。

  “今日国师家有大喜,这比丘国就当作贺礼,送给国师!当然了,我也是需要国师相助的!来日还需派兵与我,攻打崇北小国!”

  濮阳云轻轻哦了一声,“你与崇北,有仇?”

  那人嘴角现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我叫崇宗堂,现在那狗皇帝叫崇宗业,国师以为如何?”他将笑容逐步展开,直到整个嘴角都扬了上去,“我只想拿回属于我的皇位,替我母妃报仇,其他的我不感兴趣!”

  濮阳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慌张,他语气带着犹疑,向前轻探着身子,靠近了崇宗堂,“你就是崇北流放为奴的那个小皇子?”

  崇宗堂却并没有多言,双手伸到衣襟处,用力向两边一拉,露出了里面的皮肤,在胸口的位置上,赫然有个“奴”字的烙印,丘丘赫赫的像虫子一样爬在心口之上,“这是我这辈子都抹不去的,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国师不用多虑,我也知道你担心什么。”崇宗堂眼底充满了自信,仿佛将濮阳云玩弄于鼓掌中一样,“我就要崇北的皇位,替我母亲正名,洗去我的耻辱,就这么简单。比丘国再大,终究是他乡,不是我的故土!”

  “我只需要国师帮我多多给陛下谏言,她信任你也能听你的,等她逐渐失了民心,我一定会就势而起,扶国师上位,等到你那重孙出世,您是继续当皇帝还是传给他,就不关我的事了。国师只需按照约定,派兵给我,等我夺了皇权,兵马自会悉数归还!决不食言!”

  濮阳云听他将前因后果说的明白,心中也被说动,但是依旧面色不改,口中带着斟酌的语气道“此乃大事,我需要好好想想,他日自会给崇大人去信!”

  “好”崇宗堂一口应下,并无多言,走到院墙之下轻轻一跃就翻身而出,不见了踪影。

  “来人”濮阳云唤来了自己的亲信,“去查,把这个人给我查个明白,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