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被献美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被献美人


  而且这个江澄还特地为顾时倾准备了接风的礼物!

  他们这个地方叫西子城,不是没有原因的!

  每次宫中选秀,西子城的姑娘或多或少都能被选中不少。国中普遍都认为这里出美人。姑娘肤白貌美,腰肢软,所以就西子城的叫开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皇帝大手一挥,真的就定下了这个名字。这样一代代的传下来,竟有很多地方的男人发誓这辈子非要娶个西子城的姑娘才算人生圆满!

  江澄在这里戍守了十多年,岂能不明白男人的心思?他趁着顾时倾不在房中的时候,就亲自挑选了两个美女送到了屋中,还千叮咛万嘱咐,“定要让这个王爷乐不思蜀,流连忘返才好!”

  他可想的明白,这个顾时倾小小年纪就是大将军,再加上上次一役又被破例的封了王,这简直就是皇上身边一等一的大红人呐!要是把这个人给伺候好了,还愁自己没有平步青云的机会?还用依然守在这个边陲小城十余年?他这么一想着,不禁又对那两个美女叨叨了一番,自己的仕途可全靠她们俩了!

  另一边的顾时倾还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呢,跟着随行的将士们一起吃了饭,又去了他们夜晚要休息的地方看了看,发现都是大通铺,人挨人的一个个躺在一起,他就寻了个借口,朝着玲珑说道,“你,对就是你,帮我拿着这个披风!”他将手上提着的东西往玲珑怀里一扔,“一会给我送回去。”

  玲珑点头称是,就一直跟在他后面,直到走到了他的卧房门口,才算松了口气。

  顾时倾瞅着她忐忑的小样,面上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一边推门一边转头对玲珑说道,“看把你吓得,小胆儿!”

  没想到身后的玲珑整个人瞅着屋中,连路都不走了,直接怔在了那里,顾时倾也好奇她看到了什么,也回头一望,只见有两个姑娘,穿着轻薄如翼的衣服一个坐在桌边,一个斜躺在床上,搔首弄姿的看着顾时倾呢!

  那俩人眼中毫无忌讳,对着顾时倾频频送着秋波,全当这个小兵送完衣服就会离去了,都直接起身,步态婀娜的向着顾时倾走来。俩人一人拉着他的一条胳膊就把顾时倾给拉了进去,其中一个人还将玲珑怀中的披风顺手拿了过来,“谢啦,小兄弟!”她朝玲珑眨着眼睛,又将门给关上了!

  玲珑现在完全傻了!

  顾时倾,那个说自己是他夫人的顾时倾,天天围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的顾时倾,现在被人给拉进了屋子中,还是两个女人给拉进去的。至于之后会干些什么,再傻的人也能想得到吧。

  她只觉得自己胸口被压得要死,好像连气都喘不上来了,直接抬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同样感觉到自己都发傻了的还有顾时倾。

  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这两个几乎没穿衣服的人给拉进了屋子,推到了床上。

  这个顾时倾在军中听的段子倒是不少,但也只是停留在理论阶段。上一次这样发懵的时候还是玲珑那肚兜系带被拉出来的那一次呢!

  他接触的姑娘跟楚怀瑾自然是没法比。人家都是数以百计的了,他还停留在个位数,玲珑,林盈盈,宋锦华。如果可以的话,家里的那些女仆们也可以算上,都没到十个人。

  现在他被人给推到了床上,其中有一个甚至蹲在地上开始给他脱鞋了。

  顾时倾也不知道哪根筋终于搭对了,抬腿就是一脚,只把那姑娘给踢得向后给仰了过去,半天都没起来。

  于此同时玲珑也一脚踢开了房门,大步走了过来。

  她一把拉着另一个花容失色姑娘的后衣领,直接甩了出去。那个姑娘也没好到哪里去,头直接就磕到了桌角上。瞬时就鼓了个包,也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玲珑看着呆坐到床上的顾时倾,那人也是被惊得呆若木鸡,连话都不说了,就瞅着玲珑,磕磕巴巴得半天也没倒出来一个字。

  “顾时倾,你就是这么巡防的?”玲珑抄起桌上的披风,朝着顾时倾直接就扔了过去,那人真的是被惊得够呛,头被那披风给砸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从床榻上立了起来,在房中被气的来回地走,“宋城,把那个江澄给我带来!“顾时倾气吼吼的直叫,把腰间的佩剑都抽了出来。

  宋城在外面也不知道里面是这个情况,闻讯就直接去找江澄了。

  这把江澄给美的!

  想不到武安王这么快就会召见自己了,一定是这两个姑娘伺候好了,他不禁想果然温柔乡就是英雄冢啊,这美人计使得好,果真是无往不利的!

  他跟在宋城后面屁颠屁颠的就往里走。还没进门宋城直接就定在了门口。

  只见玲珑姑娘坐在桌前,用胳膊拄着脑袋,闭目养神呢!顾时倾手中提着个剑在屋中来回暴走,看那脸色都发了红,额上青筋暴起,估计是被气的不轻。地上还趴着两个近乎没穿衣服的姑娘,一个四仰八叉躺在那里,一个靠着桌子腿捂着额头也不动了。

  宋城心里一下就明白了,这个江澄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的人,带着极度惋惜的表情直摇头,“江澄,你自己进去说明白吧!“他将身子向旁边一闪,江澄就缩成一团杵在了门口。

  顾时倾一见他来了,一个大步就跨了过来,把他直接就薅进了屋中,还特意往桌边拽了拽,让他停在玲珑不远处。

  “你说!江澄!你说你什么意思?”顾时倾提着个剑站在他不远处,“你给我说个明白!”

  江澄现在也清楚了,自己这招完全是失算了!他也不敢有半点隐瞒,只能小声嘀咕道,“这……王爷是没成家之人,这个入乡随俗,我想要孝敬你……..”

  他还没说完,顾时倾哗啦一下就把床榻给砍成了两半!他心里那个气呀!他想让他说明白了,这可不是他的意思!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安排的!这种事情他怎么会要求呢!?可是这个江澄完全说不到点儿上!他瞄着玲珑,看她不但没有睁眼,脸反而拉得更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