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她是我的,谁都不能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她是我的,谁都不能动


  颜端遥此时已经站在了大殿的殿门前,看着下面前来观礼的使臣使者、朋友、盟友、甚至是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仇敌们,他们都立在下面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看着这个昔日柔弱无助的三皇子现在站到了这个至高无上的地方!

  他的嘴角不觉显出了一丝不被人察觉的微笑,就算这只复国之军是靠着玲珑帮忙筹集军饷才招募的,比丘国是靠着崇宗堂的计谋才得以快速攻破的,而自己的这条命,也是顾时倾当日于城门口救下的。

  可是那又怎样?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他,是他颜端遥!顾时倾被封了武安王又怎样?他跟玲珑已经私下里订婚了那又怎样?他现在只想要得到她,纵使她骗了他,将他的仇敌带进了他的府中,可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对她的爱!她越是无视自己,他就越是想要得到她!

  现在好了,两人将话都挑明了,她也对他心有愧疚,那么他就更不会放手了。顾时倾又能怎样?一个王爷还能有一个皇帝大?武和让他做什么,他不也乖乖照做!

  他看向了人群中的顾时倾,那人眼中带着欣慰的表情在看着自己,似乎也替自己现在得到的这些而高兴,却不知道他心中的谋划!

  颜端遥觉得自己现在全身充满了力量,好像要喷薄而出一样,直顶着他的喉咙,“今日是我支加国复国之日,承蒙各位挚友远道前来相贺。颜某心中万分感慨,却无法一一细说,国家重立之日,亦是祭奠亡魂之时!”

  他向侧面看着,看着周宁和陈大思将陆丘影押了上来,他接过了递上来的剑,直接刺入了陆丘影的肩上,手持着剑柄不撒手,俯身低声对陆丘影说道,“你的女儿,我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了!她还怀了孩子,不过你放心,我会先留她一命,等她生产完,再将她跟孩子一起杀了!就像杀你这样!”

  他说完就一剑剑的刺了下去,没让任何人插手,自己就当着下面观礼宾客的面,一遍遍重复着手中的动作。

  陆丘影的鲜血顺着石阶朝下流淌,流到了那些宾客的前面。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制止他,直到他看到陆丘影的皮肉都被戳烂了,自己也累的不行了,才停止。

  “大仇已报,从此国泰民安!”他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诚邀诸位进殿宴饮!”他转身朝后走去,而那些宾客也都避开了流淌下来的鲜血,从两侧石阶上进入了大殿。

  没有人可怜这个比丘国的女帝,没有一个人可怜她这个母亲,人们看她躺在那里,就好像看一条死了的狗一样。

  颜端遥准备了精彩的歌舞助兴,可是因为玲珑的缺席,他也没有了多大的兴味,只看着那些人在自己面前扭来扭去。

  这时一个使者站了起来,向着颜端遥说道,“我乃是迦南国的使者王彦。陛下登基,不知可有王后人选?我国主愿将嫡公主许配给……”

  “欸,王大人!“颜端遥举起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我已有王后的人选,虽然她现在不在我这里,但是我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坐在下面的顾时倾。

  顾时倾对于刚刚颜端遥在殿前的做法,多少是有些不认同的,可毕竟有血海深仇在里面,他无法对他的行为进行评判,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也未必能比颜端遥冷静!

  有着心中的芥蒂,再加上想要一会便离开,顾时倾便带着林盈盈坐到了靠近殿门的地方,想着这里一会出去更加方便,却听到了颜端遥说的那一番话,还有投过来的挑衅的目光。

  顾时倾知道他说的是玲珑。

  他记得颜端遥曾经不止一次向他表述过已经放弃了玲珑,所以他在每次颜端遥与玲珑分别之时,多少都会给他一些向心爱姑娘告别的机会。他有些惊异于他的出尔反尔,喜怒无常,现在又这样赤裸裸的表述了出来,他岂能忍下来?

  顾时倾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颜端遥,我当你是朋友,没想到你竟然觊觎别人的妻子!我今日将话放到这里,她是我的,谁都不能动!”

  当顾时倾说完那句“谁都不能动”的时候,同样坐在殿门附近的崇宗堂看的一清二楚。他看到了顾时倾眸子中闪出了杀意,这是那种要将心爱的东西守护到底时才会显现出来的,只有那种被逼到痛点的地方才会显现出来的杀意。

  他不禁又看向了顾时倾身边坐着的那个紫衣少女,他有些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普通的女子,怎么会让顾时倾这么痴迷,竟然在人家的开国大典上出言相护,他觉得顾时倾为了她这么做实在是不明智的。

  眼下他也有个问题要考虑了,顾时倾和颜端遥,他到底要站哪边?

  之前他与颜端遥结盟,也算是盟友了,原打算在今日会会顾时倾,看看能不能成为朋友,可是现在这两个人大有剑拔弩张的气势了,他就不好夹在中间了,只能选择一方。

  “哦?”颜端遥站了起来,“你的妻子?你们成婚了吗?听说贵国太后崩逝,顾兄好像还有两年的国丧要守呢吧?”他的脸上出现了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谁知道两年时间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顾时倾深知现在不是跟他逞口舌之争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把玲珑带回去再说,“不管是两年还是十年,她都是我的!如果你想要,就自己派兵来拿”

  顾时倾一改眼中的杀意,反而带出了戏虐的神色来,“不过,就凭你,拿不走!她这辈子都是我的!”顾时倾用手拍了拍坐在身边的林盈盈,俩人一前一后跨出了大殿。

  顾时倾迈着从没有过的急切步伐,朝着驻军的营地走去。他一把掀起了帐布,见她坐在桌前看着书呢,因为突然见到了自己而盈满了笑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无事,就先回来了,回来看看你!”他将她拥到了怀中,闻着让他迷醉的发香。

  也许与玲珑的两年之约要搁置了。如果他真的陪着她归隐山间,那又将如何抵御颜端遥手里的大军?一万人他可以抵挡,那么十万人,三十万人呢?如果没有了手中的权力,他拿什么守护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