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十七章 惊人发现

第十七章 惊人发现


  第二天天没大亮的时候,顾时倾就醒了。这是常年带兵养成的习惯,睡不了懒觉。屋子里已经蒙蒙亮了,他侧头看着躺在外面的人。龙兄弟正仰面躺在旁边呢,随着他的呼吸,脸上的面巾在鼻翼处也起起伏伏,长长的睫毛卷翘的搭在眼睛上,还在微微颤动。衣服的一支袖管因为主人晚上睡觉的姿势不太好,所以现在正卷到了胳膊肘处。修长白皙的小臂便露了出来,压在胸口的被子上。顾时倾半坐起来,俯身去看他的胳膊,骨节纤细完全没有什么肉,惨白中没有一丝血色,他又仔细看了一眼龙兄弟的脸,觉得对方好像瘦的眼眶都凹进去了。

  他翻身下床,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那店小二办事还挺利落,昨天交代他买的马,现在已经拴在门口了。顾时倾把他叫来,叮嘱他一会多做几个肉菜送上去。

  等顾时倾再回到屋子里时,玲珑只不过换了个姿势躺在那里。她一条腿伸了出来跨在被上,一侧的胳膊仍然像刚才那样露出来,脸朝外呼呼大睡呢。

  顾时倾一直觉得自己的睡相挺不好,所以昨天晚上就寝的时候特意说了怕踢到龙兄弟。没想到昨晚却是他被踢到了地上,还被挤到了床里面一个小窄条的地方睡了一宿。

  顾时倾静坐到了桌旁看着龙兄弟。他又想起来昨晚黑暗之中摸到的柔软,还有那阵阵香气,他心底徒然生出一丝好奇来,他想要看看龙兄弟究竟长什么样?即使在大火中容貌被毁,也终归能看出个大概吧。他在心中踌躇着要不要偷偷掀开面巾看一眼时,那店小二敲门了。送来了一桌好菜,见还有人睡着就识趣地出去了,顾时倾的思绪又回到了想要一探面巾后面的秘密上,所以他直勾勾地看着龙兄弟,正准备起身动手呢,却见对方那卷翘的睫毛微微大颤了几下,睁开了眼睛。床上的人好像全然没有意识到现在身处哪里,对面坐着谁,所以他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翻身起了床。等到穿好鞋将头抬起来时,才猛然见到顾时倾正坐在对面面露吃惊地看着他。

  “你刚才打哈欠的时候发出来声音,你知道嘛?我以为你一点声音都说不出呢!”顾时倾跳了起来“也许你的嗓子没有完全坏掉,等我们回去了,我请宫里的太医给你看看,也许能治好你呢!”玲珑正为着自己的失态而懊恼呢,多亏刚才没有叨咕什么用药口诀之类的,要不然现在都解释不清!玲珑吓得用手拍拍胸口,为了安抚对方,她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二人吃完早饭后就准备启程了,玲珑随身背好包袱跟着顾时倾一起下了楼。

  “我见你下盘不稳,应当是既不会习武也不会骑马,所以只让人备了一匹马,咱们一起骑着能比做马车更快到我府上!”顾时倾对玲珑解释道“咱们白天快些走,晚上再寻一家客栈,等到明天中午大约就能到了”

  玲珑点着头,同意了顾时倾的提议。对方翻身上马,拉好缰绳,紧接着伸出左手准备拉玲珑上马。玲珑没想那么多,便伸手攀着顾时倾,也跃到了马上。玲珑把背后的包裹挪到了胸前,想要隔开两个人的距离,但是当马儿跑起来的时候,事情就没有现象的那么简单了。马儿不动的时候,玲珑为了将包袱夹在两人胸前,所以只能身子后仰,用手支撑在身后,等马儿跑起来,一颠一颠的哪还能让她支撑住,她慌乱之下就拉住了顾时倾后背的衣服,对方脖子一时被衣服箍紧,有些喘不上气了。

  “龙兄弟,你把什么放到我后面了,太硌人了,我后背都快磨破了”顾时倾说得当然没错,那包袱里有书还有不少瓶瓶罐罐,哪个东西的棱角磨在身上都不好过。

  “再说了,你这样抓着我衣服,我都快被勒死了,你用胳膊环着我的腰试试!”顾时倾边骑着马边侧头对玲珑说“你再这样该掉下去了!”

  玲珑也觉得这个姿势确实不像自己一开始设想的那么完美,最起码她的手就支撑不了她的身体,这刚骑了几分钟,她已经感觉腰疼了,要是这么颠一天,不死也得残疾。所以她示意顾时倾先停下来,把胸前的包袱重又系到后面,双手拉住顾时倾腰间两侧的衣服,又拍了拍顾时倾,示意可以继续走了。

  顾时倾转头看着他”你还是用手环着我的腰吧,要不然没到地方,我衣服都得散了!“说完左右手各拉起玲珑搭在他腰间的手,往自己前面拉。因这动作太过突然,玲珑毫无防备的贴到了顾时倾的背上。她现在只能闭着眼睛求顾时倾迟钝一些千万不要发现。所幸的事,对方似乎并没有察觉,旋即就放开了她的手,马儿又跑了起来。

  顾时倾现在心脏嘣嘣直跳。刚刚那一瞬间,就是龙兄弟扑到他背上的一瞬间,他作为一个正常的男性,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呢,背上那两处软软的触感,就好像昨晚碰到的一样,而且还有那随之而来的淡淡甜味,也让他有些心神摇曳。他觉得龙兄弟似乎跟别人不太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龙兄弟有着纤细的身形,白皙的皮肤,软软的臀部,现在可以确定的事,胸前也软软的......

  他有时在军中,亦会听到将士们闲来打趣讲的荤段子,说女人身上有好几个地方让人飘飘欲仙,单是胸前软软的两坨就让人欲罢不能.......

  他想到了这里,惊地拉紧了缰绳,胯下的马也急急地停了下来,随着惯性,玲珑再一次撞到了顾时倾身上。顾时倾被身后再一次的撞击震得仿佛石化一般,刚刚那两处柔软又来了,他现在几乎可以断定,他一直以来认为的龙兄弟是个女人。

  难怪师父说她口不能言,面容被毁,要以面巾覆脸;睡觉扭扭捏捏,不脱衣服.......一系列之前让人疑惑的举动都在这一瞬间被想通了,顾时倾感觉自己心情忽然变得特别好,非同一般地好,他理解师父的良苦用心,毕竟一男一女独自出行确实会有些麻烦,人家姑娘以后还要名声呢,要不怎么嫁人呐。顾时倾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