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九十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一百九十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我早说了,谁动我王妃,都得死!”顾时倾面上带着坦然,“他对我夫人行为不轨,千刀万剐他都不足惜!”

  “嗯”,濮阳云绷着的那口气终于呼出来了,他走到了崇宗堂侧面,与他一起将玲珑夹在中间,“算条好汉,孤身立在这城下,都敢应下来!”

  “可是,再是条好汉,也得死!”

  濮阳云趁着崇宗堂分神之际,一把将玲珑拉到了自己胸前,抬起右手的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崇宗堂手中一空,马上吼叫了起来“濮阳云,你把她放开!”

  “放了她?凭什么?我卓儿遭受的,他顾时倾的女人也得受一遍”

  濮阳云目露凶光的看着他“我劝你从今天开始,换个女人来喜欢,毕竟过了今天,她就不在人世了。”

  顾时倾见他将玲珑挟制到了怀里,明显急了起来,连胯下的马都有些拉不住了。而后方的颜端遥看见玲珑被人架上了凶器,直接下令大军向前攻城了。

  濮阳云看着刚刚安静的如同沉睡的城下,现在已经卷起了烟尘,几十万的大军黑压压的步步逼近,眼中却带着不屑。

  “我枯骨一副,死不足惜了!”他将剑刃抵得更狠了,“只是,你要是想让她活,总的有点诚意”,濮阳云压低剑身,移到了玲珑的胳膊处,扬手就是一剑。

  尽管玲珑穿着大红的嫁衣,看不出到底伤的怎样,但是那重新架到脖子上的剑尖,一直往下滴着血。

  “濮阳云,这是你跟顾时倾的事情,别碰她!”崇宗堂恶狠狠说道,“我跟你都希望他死,但是,你不能伤害她,懂吗?”

  他试着慢慢靠近一步,没想到对方后退的更远了,“崇宗堂,你的崇北没了,我不难猜到,这比丘的皇帝,你也想要当!”

  他刚刚踏上石阶走来的时候,就听到了那句“王后之言”,崇北被灭了,崇宗堂手里不就剩下比丘了吗?

  “比丘是我重孙的,你想都不要想!”

  这句话倒是给了崇宗堂提醒,“晓町,快去把人带来!”

  “别费劲了,你以为我会让他待在宫中?”

  “你把他们母子藏起来了?”崇宗堂嗓音变得极度低沉,“藏到哪里了?”

  “好,不说没有关系!反正那个孩子也不是濮阳卓的,你愿意护着,那就护着好了!”

  “你说什么?”濮阳云紧张了起来,就连玲珑都能感觉到脖上的剑身抖了起来。

  那剑刃不断摩擦着她的皮肤,让她紧紧皱了眉。

  崇宗堂因为离得比较近,能看得清姑娘脸上的表情,他急得举起来双手“你把她放了,有话咱们慢慢说。”

  “那孩子?”

  “是我的”,崇宗堂看了一眼玲珑,毕竟当着心爱姑娘的面,承认有个私生子,是个不太好的事“你把她放了,有什么事冲我来!”

  濮阳云握紧了剑柄,又朝下看了看正准备攀上墙壁的顾时倾,“我劝你们还是停下来,这姑娘在我手里,你们谁动一下,我就再给她来一剑,”他说完扬剑又在刚刚那条胳膊上划了一剑。

  “这是警告!”

  崇宗堂急忙后退了一步,顾时倾也重新回到了刚刚所站的那个位置,就连已经冲到城下的颜端遥,都命令大军停止了进攻。

  那行军所带起的烟尘瞬时从将士的列队中腾了起来,直直向上。升到半空中以后,又被吹向右侧慢慢飘散不见了。

  “你说清楚!”濮阳云面色阴沉,盯着崇宗堂,“到底怎么回事?”

  “我知道濮阳卓死了,就引诱了他那个小妾,让你心存希望,助我复国,就这么简单。可以放人了吗?”他一点点向前走,“快点!”

  “你这么在意这个姑娘,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濮阳云嘴上说着不在意的话,手上却不自觉加重了力气,以至于玲珑的颈上又流了不少鲜血。

  这跟崇宗堂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如果一切顺利,他现在早就将顾时倾射杀于城墙之下了,没准已经美人入怀,温存小意了。

  可是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一句狂妄的话,竟让濮阳云嗅到了其中的不安,将自己也疼惜的人抓走了。

  这跟用沉香威胁顾时倾完全是两回事!

  人在他身边,虽然是拿来威胁顾时倾的,但是他并不会伤害她。可是到了濮阳云那里,就是动真格的了,毕竟沉香流到地上的血还赫赫在目呢!

  他现在也遭受着原本要加诸到顾时倾身上的遭遇,他不禁看向了城墙下的男人,顾时倾握在剑柄上的手,骨节都发白了。

  “你可以把惠香叫来,一问便知。”

  崇宗堂瞧见晓町已经绕到了濮阳云的侧面,便继续说道,“让她来,问个清楚不就行了,到时候要杀要剐随便你!”

  “你,站住”濮阳云从剑身的反光处,看到了有人移动过来。

  他又偏向了晓町,“别跟你主子一样,干傻事!”

  晓町企图从背后袭击濮阳云的计划失败了。

  “顾时倾,让你的人撤走!”濮阳云向下喊到“退出我比丘境外”

  “退了,你便放人吗?”

  “他们退兵,永不犯我比丘,再把你的狗命拿来,我就放人。”

  “好”

  顾时倾跨上了大马,策马在阵前巡视道“今日是我顾时倾与夫人之事,无关光武国,若是身死也不得进犯比丘分毫。众将士听令:即刻启程,随小侯爷回光武国”

  “王爷,不可啊!”宋城直接跪倒了马前“这一去,就真的回不来了。”

  “顾时倾你疯了!你常年带兵打仗,身为主帅又怎会不知兵不厌诈的道理,一旦撤兵,你靠什么杀出重围?”楚怀瑾也跳下了马,走到了顾时倾面前,“一旦没了这些将士,靠什么保护玲珑!你冷静一下,千万不要被濮阳云牵着鼻子走了!

  他怕顾时倾真的做出傻事,想要夺过他跨下马匹的缰绳,却扑了个空,“顾时倾,当日你杀了他的孙子,这仇他今天一定会报的,你觉得你还有命回去吗!”

  顾时倾却面带凛然之色“用我命,换她命,划算至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