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不怕死,只是怕你死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不怕死,只是怕你死


  崇宗堂亲眼看着玲珑心口中了一箭,整个人就向后仰了过去,倒在顾时倾怀里不再动了。

  他大声叫着她的名字,企图能够让她睁开已经紧闭的双眼看看自己。

  可是马上的人影越来越小,很快就不见了。

  沉香被濮阳云劫持了,手臂上伤了两下,肩膀上被插了三次,脖子上被划了若干个口子,现在心口正中的位置又被射中了一箭。

  他觉得沉香………活不了了。

  既然沉香不在了,那你也别活了。

  他飞身一脚踢向了濮阳云,直踹的那老头飞了出去。

  周围的将士们完全懵了,不知道是该保护陛下,还是识时务的拥立新主,所以一个个都彼此互相看着,看是否有人出头表个态度,其他人好跟随。

  崇宗堂现在却并不在乎这些,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就插到了濮阳云身上。

  “你就是这么伤她的,对吗!啊!”崇宗堂手起刀落,下手狠辣!

  事到如今,他也终于明白濮阳卓为何会死的那么惨了!

  他跟顾时倾是一类人,又看中了同一个女人。当这个女人受到伤害的时候,那么他们都会选择同一个做法--用最残忍的手段,替她报仇!

  “你跟你孙子一样蠢!惹到我跟顾时倾最不能惹的地方!”

  “原本今天能将顾时倾射杀于城下,你还做你的皇帝,我回我的崇北,偏偏你是个蠢人,要跟我对着干,用我的女人威胁我?!”

  崇宗堂不停的从脚踩之下的人身上拔出刀来,“用我的女人来威胁我是吧?现在你又让人射杀她!想要把她弄死!我先让你死!”

  “把弓箭给我!给我!”崇宗堂后退了几步,向侧面伸出了手。

  “濮阳云已经死了!“晓町说道。

  “给我!把弓箭给我!”他依旧倔强的伸着手臂,直到晓町把东西递了上去。

  崇宗堂立在那里,将整个箭筒里的弓箭都射光了,才停止。

  “晓町,派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至于你们”崇宗堂扔下了手中的弓,捡起了刚刚被自己扔到了旁边的大刀,“你们射箭的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

  顾时倾紧搂着怀中之人,“玲珑,你醒醒,别睡!”

  怀中一片寂静,顾时倾移了下身子,想看看玲珑的侧脸,没想到自己也支撑不住,抱着她直接从马上跌了下去。

  后背上那些箭羽因为骤然坠地,向顾时倾的皮肉中扎得更狠了,他感觉到背上一片濡湿和温热。腿上刚刚刺得那一剑,因为太深了,整条腿现在都没了知觉。他把趴在身上的玲珑放到了自己侧面,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远处传来了孤狼的嚎叫声,那匹白马受了惊吓,抬腿就跑走了。

  走就走吧,能逃一命是一命。

  玲珑因为被震了一下,兼又被顾时倾翻转了身体,现在也仰面躺在沙砾上,视线慢慢变得清晰,头脑也清楚了起来。

  “顾时倾,咱们是不是要死了?”玲珑试着伸手去扶顾时倾的胸膛,臂上却无力,好不容易悬起的手又骤然的掉了下去。

  “嗯”顾时倾应了一声,用尽全身力气转向了玲珑一侧,侧躺着看她,“不过……咱俩死也要死在一块!”

  他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可是远去的马匹,一条没有直觉的腿,由后背贯穿自己整个胸膛的箭羽,身上不断加重的凉意,背上一直涔涔流淌的鲜血……还有越来越近的狼嚎声,让他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你害怕吗?”顾时倾扶着她的脸。

  玲珑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身躯随着那一声声不断地颤动,就连胸膛上的箭羽都跟着直晃。几口鲜血顺着嘴边流淌到了脖颈处,又渗到了衣服里。

  “我不怕死,只是怕你死………”

  玲珑感觉心口传来了难以名状的痛楚,似乎是那弓箭插的更深了,又似乎是因为他们要死了,而感觉到了恐惧,只能不住的颤抖。

  她看向了顾时倾,见他眼带柔情,连嘴角都含着笑。

  玲珑想要伸手去抚摸,却因为顾时倾胸前突出了了很多箭头,无从下手。

  她又咳了两声,口中的鲜血甚至喷到了顾时倾的身上。

  “我应该听……听你的话,呆在府中,哪里也不去……”

  “也应该……让林盈盈……尝尝教训。”

  “就不会………不会如此”

  顾时倾听着她说那些傻话,嘴角浅笑,目光越过了玲珑肩膀,看到了越聚越多的狼。

  “一会抱紧我,别………松手”顾时倾抓住了玲珑的手臂,想让她离自己更近一些。

  沙漠中的孤狼,不可怕。

  可是这种有着狼王统领的狼群才可怕。

  也许它们一直再觅食,也许它们已经饿了好几天了,当它们面对两个浑身散发着血腥味,毫无抵抗之力的人时,不难推测它们下一步要干些什么。

  尤其是顾时倾眼前的这个通体银白,体积庞大的狼王,一点点靠近时,他能从它通红的眸子中看到狠绝。

  那个狼王张开了着流涎的大嘴,叼住了玲珑的领口,拖着她向后退,顾时倾手中一空,就被分开了。

  “玲………珑”他也失去了知觉。

  远处的一小队人马,止步不前。

  晓町骑在马上,来到比丘国这么多年,他竟从不知道沙漠中这么大一个狼群,也许三百只……不,也许有五百只,至于从地平线不断跑来的那些,他已经数不过来了。

  他想去救,但毫无办法。

  如果只有几十只狼,他可以尽力一试,可是远处那些聚在一起,灰茫茫黄乎乎的一片,让他连靠近都不敢。

  他看到一个通体雪白的高大狼王拖拽着那抹鲜红,群狼也用嘴衔着顾时倾不断向后移动。

  它们也看到了前来的这对人马,纷纷禁鼻子,四肢底伏做出警告之状。

  “咱们快走吧,狼王要是断定咱们要抢狼群的食物,没准把咱们也给吃了!”

  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就连马匹都不断打着响鼻。

  晓町立即转头看去,狠瞪了那人一眼,示意他不要再多说话,惑乱人心!

  等他再转头看回去的时候,那个狼群已经不见了,只剩沙丘之上,沉香姑娘因为被拖行从身上滑下来的大红色喜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