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惊天噩耗

第一百九十三章 惊天噩耗


  当晓町把那件染血的喜服的拿到崇宗堂的面前时,那人直接把那衣服拽到了自己面前。

  那上面的沟壑处还有一些细小的沙粒,染血的地方因为时间过的久了,血液干涸了而有些发硬,被刺伤而留下的口子处,有布料断裂的线头支出来。

  沉香……沉香………

  本以为是对你好,把你囚在我身边,想给你我即将拥有的一切,没想到却害了你。

  他一想到早晨还鲜活的姑娘,现在已经被狼群果腹了,心中苦不堪言。

  如果时间能重来,他一定不会把她给劫来。

  顾时倾的王妃,那就还给他好了!

  何苦累的她命丧黄泉?!!

  “把濮阳云给我大卸八块,扔到沙漠里去”

  “另外………”

  崇宗堂沉思了片刻,下定了决心。“把顾时倾和他王妃薨逝的消息散出去吧!”

  “三思啊!”晓町单膝叩到了地上,“消息如果传出去,那些人迁怒于比丘怎么办?咱们岂不是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吗?”

  崇宗堂轻抚着膝上的嫁衣,说道,“你去办吧,光武国没了顾时倾,以后再也不会发兵了。至于颜端遥,他心心念念之人一死,恐怕也会伤心欲绝,就算他打过来,我也不怕他!”

  “顾时倾,是我敬重的一个英雄,纵使我们因为一个女人,大动干戈,现在他身死,也应该有人为他祭奠,而且,她也应该被人称颂,说是个情深义重之人……多少也应该为他们立一个衣冠冢。”

  “如果这个消息不散出去让人知道,谁还会知道比丘现在是我崇宗堂在接手了?”他怕晓町不照办,又加上了一句话。

  晓町闻言,便起身向外走去了。

  消息才放出去没几天,便迅速传遍了列国。

  颜端遥刚刚率领大军回到支加国,还未安顿下来,就见周宁满脸是泪,从外面冲了进来。

  “陛下,不好了!”周宁急急地跪在地上,又向前爬行了几步,“顾时倾和玲珑姑娘……没了!”

  颜端遥初时见他这样着急,心中便狂跳不止,也断定必是顾时倾二人的消息,正要开口问道,就听到了这个晴天霹雳。

  颜端遥曾患有咳疾,病怏怏的将近二十年,好不容易遇到玲珑,治好了病,又忙着复国的事情,身子骨依旧虚着。现在听闻心中爱慕的姑娘已经命丧黄泉,只觉得喉咙处有东西憋在那里,一下便没绷住,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飞溅起的血腥,打在寝宫中间的香炉上,一点点地往下淌。

  周宁连忙飞身扶住了他。

  “说清楚,人………怎么没的?”

  “是那个姓崇的放出消息来,说是顾时倾杀了濮阳云,身受重伤不治而亡。玲珑姑娘带着他的遗体回程之时,被狼群攻击………尸骨……无存了!”

  “可有人亲眼看到?”颜端遥擦着嘴边的鲜血,眼中尽是悲凉。

  “那崇宗堂也是喜欢玲珑姑娘的,听说曾派人去追,亲眼目睹他们被狼群攻击,他的手下仅夺回了当日玲珑姑娘身上所穿的那件喜服。便逃命了……”

  颜端遥听完这一席话,直接仰面就躺倒了龙床上。

  前几日与顾时倾在大帐中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他那样的信任自己。与自己筹划了很多对策。他料定崇宗堂必不会伤害玲珑,他只求能一人换一人,把玲珑换出来即可,自己届时再率兵上前去保护,将她立即带走。却没想到比丘国居然窝里反,玲珑被濮阳云给捉去了。

  顾时倾因为自己之前对他孙子下的狠手,无计可施,只能放弃之前的计划,让他们赶紧撤兵。

  现在那两个人纷纷殒命,一个是自己的挚友、情敌;另一个是自己爱慕的姑娘!

  没有任何人的心情会比他还要复杂了。

  “传令………下去,举国哀悼……….服丧一年………”颜端遥言毕就闭上了双目,只见两颗泪珠由眼角滑落,他翻身向里,不再说话了。

  另一边悲痛哀嚎的还有宋城。

  他带着府中的下人们跪在顾时倾的床榻前伏地不起。

  “王爷!早说了让你不要去,不要去!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呐!”

  宋城的胸前早已被泪水打湿,那泪水的痕迹已经快漫到了腰带处,他见林盈盈此时也来了。那姑娘眼中还带着一副难以置信又天真的神情,气不打一处来。

  他死死抠着林盈盈的领口,“就是你这个狠毒女人!你当日为什么不让王妃进去!如果她进去了,便不会被人抓走,王爷也就不会死!”

  宋城抄起了顾时倾房中墙上挂着的那只伏虎弓。

  昔日顾时倾曾经为了玲珑跟颜端遥学射箭的事,与她吃醋,就是用这伏虎弓在园中讨巧卖乖的,现在宋城也要用这张弓,杀了这个罪魁祸首之人。

  宋城抬手便从箭筒里薅出一支箭来,搭在弓上,却在电光火石间看到了挡在前面的楚怀瑾。

  “你让开!”宋城大喊道,“你挡我,我连你都杀!”

  “好,你杀了我吧!”楚怀瑾往前更近了一步,“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救人的大军是他向陛下求来的,现在人不仅没有救出来,还在那样紧急的情况下被撵回来了。他在率兵离开时,心中就做好了准备,知道顾时倾必不能全身而退,也许会身死异乡。

  可他看着那人眼中的神情,便知道无论自己如果劝解都无用了!他眼中含着泪,最后叫了顾时倾一声,那人却转身离去,再未回头。

  现在这个噩耗传来,他以为自己会平静的接受,却控制不住还是冲了过来,来到了武安王府上。

  也许,这只是顾时倾金蝉脱壳的计谋呢!

  他在心中想着。

  可是在府门口一下马,他就觉得不安了。

  顾时倾府上的门房,一向恪尽职守,每次他过来,那人都会笑着对他问好。

  今日那人也不在了。

  继续往里走,隐约就传来了哭声。走得越近,声音越大,等他行到顾时倾的房门前,已经能够听出宋城夹杂在里面的哭嚎声了!

  现在宋城要杀了林盈盈,给顾时倾报仇。

  “你把我也杀了吧,我也是个凶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