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成为杀人狂徒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成为杀人狂徒


  尽管顾时倾嘴上敷衍着楚怀瑾,将他给唬走了,但是头晕的症状依旧在持续着。

  他也记不清到底是从哪一日开始的。

  初时以为是风寒的症状,便卧床休息了,哪知过了三日还没有缓解,宋城便急了,找了太医过来。

  那个李院判一搭脉也诊不出个所以然来,顾时倾便知道缘由了。

  林安之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需要玲珑为他以血养命,或者需要那个梵音皿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顾时倾第二日便强挺着去了早朝。

  武和一见他来了,便将那些被人抢夺去的都城、藩属国都叨叨了一遍。顾时倾应下了,只说待身体转好以后,便出兵收复失地。

  尽管靠着梵音皿,顾时倾一如往昔的生龙活虎起来。可是楚怀瑾又不乐意了!

  “你需要不时的靠着那梵音皿,那岂不是用一次就得发兵一次,给陛下捞回点好出来?”

  “那你跟个杀人狂徒还有什么区别?”

  他哼哼了两声,气得做到了椅子上,将茶盏跺的咔咔响。

  “劝我去上朝的是你,现在不高兴的又是你!”顾时倾看了对方一眼,竟显出了事不关己的态度来,“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怎么样?”楚怀瑾跳了起来,“还问我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你好好活着,大家都跟以前一样!”

  “不是你即将出兵!不是玲珑远在支加国!不是这样的受陛下利用!不是天天这样郁郁寡欢!”

  “这叫什么事啊!”

  楚怀瑾觉得心中的闷气无处发泄,把手中的茶盏都给摔倒了地上,恨恨地看着顾时倾。

  “你可知,你这样做………还得我来收拾?”顾时倾抬眼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地上的碎屑。

  “现在到底还有什么是你真正关心的!是你在乎的?你看看你萎靡不振的样子!”楚怀瑾跳过地上的狼藉,蹦到了顾时倾身边,“你现在就是个任人宰割的傻子!”

  被叫傻子的那个人却不以为然,于第二天一早匆匆率兵向着边境而去。

  顾时倾失去了玲珑,跟失了半条命什么差别了。心思全不在战事上面,几场战役打下来,竟然损兵折将了不少,停到了宣城暂做休整。

  “几个藩属小国,现在也敢造次了!”宋城愤愤地说道,“真是老虎不在家,猴子装霸王!”

  “王爷,你看看孙立那个得意样!好像自己真成了皇帝似的,明黄色的衣服也敢往身上套?胆儿肥了!!”

  顾时倾的心思全不在这上面,也没有答那话,“军中暂且你看着,我出去一趟,天亮便回。”

  宋城见顾时倾挑开帐布就不见了踪影,刚想问他去哪里,随即又闭上了嘴。

  还能去哪里!

  这宣城位于光武国的西南端,是个边城之地。从这里出去,便能循着路去支加国,往返脚程不过几个时辰。

  宋城似乎有些想明白了,王爷这次为何打得如此艰难,为何非要退守到这宣城,也许他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想要去看一看王妃,又不被人怀疑…………顾时倾来过支加国好几趟,对宫中的地形了如指掌,很快便到了玲珑之前居住的栖凤殿,趁着守卫不注意,飞身上了屋顶,掀瓦朝里看。

  “姑娘,看看咱们陛下对你的心意!”一个宫娥满脸羡慕,“这是今日进贡来的红珊瑚!听说陛下都没来得及看,就让人给您送来了,说是要博您一笑呢!”

  “嗯”玲珑斜靠在床边,眼睛却看着别处,“你若是喜欢,你就拿走。用不着跟我说。”

  “我想要自己一个人待会。”

  “姑娘,说出来也不怕您不高兴!”另一个年长的宫娥说道,“您要是嫁给陛下,那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

  “你们下去吧。我想要休息了。”玲珑摆了摆手,“无事不要进来了。”

  那两个女婢前脚一走,两颗泪水马上就流到了腮边。

  她紧捂着嘴巴,啜泣不停,双肩直抖。

  颜端遥不知道,服侍的女婢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她总是在夜晚哭泣到天亮,又匆匆的用盆中的凉水洗脸,好让人看不出她曾哭过的痕迹。

  他们只当她已经把顾时倾给忘记了,再也不会提起那个人了。

  每个人都对她即将要成为王后的事情深信不疑,每个人都力劝她速做决定,不要错过这个天赐良机。

  没有人真正的问她一句,你可还想着顾时倾,还惦记着他?

  那个人将自己给抛弃了,本应该恨他恨得要死,可是除了一开始难以接受外,那股恨意也随着口中涌出的鲜血停止了,她开始想念他,想念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甚至是在他身上那种干净好闻的气味。

  顾时倾由瓦片那么大的小缝隙中,看着玲珑哭泣不已,也何尝不是感同身受。

  他没有办法兑现那些曾给过她的承诺,无法再当面见她一次,或者是将她拥入怀中,他只能这样看着,看她用那冰水洗了脸,又将那个披风盖在身上,抽泣着睡了过去。

  顾时倾已经看不到她的脸了,只能看到她脱到脚踏上的鞋袜和散落到床边的发丝。

  他仰身也躺到了瓦片上,似乎做着与她同躺一处的梦,又或者在后悔着自己的决定。

  谁又知道呢!

  反正顾时倾回到军营的时候,脸色难看的很,就连宋城那么个通透人都忍不住要问上一句,“王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无事!”顾时倾随口答道,“把将领们叫进来,我要速战速决。”

  顾时倾已经达到了此次出兵的目的,偷偷去看了她,又何必再跟那个逆贼孙立浪费时间呢?

  他将一直以来心中憋着的无处发泄的火,都转移到了孙立身上,把对方的人一个不留全杀了。

  顾时倾看着面前堆起的尸身,让人浇上火油,将手中的火把向前一扔,转头即走。

  “让人给那些意图叛变的藩属国、那些企图依附别国的弱小邻国去信,告诉他们,我顾时倾回来了。若是还想活命,他们知道该怎么做。要是还执迷不悟,就是这个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