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一章 寻山路

第一章 寻山路


  在九茫山群山中的蜿蜒小道上,有一辆马车缓缓行驶,一前一后各有一名随从骑着高头大马警惕地看向四周。

  后面的黝黑汉子有些沉不住气了,心下一横,开口说道:“周宁,你是不是领错路了?咱们在这都走三天了,你看这儿!看那儿!”他抬手随意指了指“这不昨天咱们都走过了吗!”

  “你懂什么?!九茫山要是能让你大摇大摆的进去,那还能叫九茫山?陈大思,你用点脑子行不行!”为首的随从回头朝后面看了一眼“再说了,一路上饿着你了?就你吃的最多,也不知道给三皇子留点。”

  “可是咱们也不能一直这么绕圈啊!你看看那儿,就那儿!”他情绪有些激动,脸色也涨红起来“那不就是我昨天方便的地方吗!我垒起了几块石头在那,你好好看看!”说完他皱着眉,等着对方回答。

  周宁面上一笑,想起来昨日的情景:这陈大思连方便都跟个大姑娘似的,还得垒起石头挡着,好像谁想要偷看似的!莫说是他陈大思,就是个大姑娘,他周宁都得考虑看看!问陈大思为什么不背过去,又听这斯说担心三皇子安危,不敢相背而立。有这垒石头的功夫,早方便完了。

  周宁瞥了一眼陈大思指的地方,刚要开口打趣他,却见那石头真的就在那里,顿时面色一沉,拉住手中缰绳又复看了一眼。举手示意全部停下,小路上没了马蹄声,突然间安静了。

  周宁翻身下马,走到马车前,低声说道:“三皇子,大思说的没错,咱们昨天就经过这里,现下看来确实迷路了。”他说完盯着马车帘子一动不动,等着里面的回答。

  明黄色的帘子后寂静无声………

  陈大思也上前一步,脸贴着车窗说到:“对呀!三皇子,您想想办法啊!“

  正说着,一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掀起了车帘,里面出来一个少年,大约十七八岁,剑目星眉,气宇不凡,一双亮眼环顾四周,眼底里没有波澜,看似漠不关心又似掌控一切。身着月白色的云锦长衫,在日光的照射下泛着柔和的光泽,腰间镂空雕龙纹的玉带勾勒出少年修长瘦削的身形。

  他面色白皙,唇色淡然“路上可有特别之处?”明亮的眸子望向周宁二人。

  “没有啊,咱们一直沿着小路走,并没有什么异样啊!”陈大思着急起来,声音逐渐变大,都快要喊出来了“三皇子,你想想办法啊!”

  少年看着黝黑的汉子,顿了一顿,翻身下了马车,脚刚着地,却咳嗽起来。周宁赶紧上前一步扶住他,又从胸前衣襟里掏出一块帕子递给他擦嘴。

  少年接过帕子,正了正身子,往前走了几步,开始环顾四周。山间树木茂盛,丛林幽深,野果子还不少,时不时还能听见猿猴的啼叫,脚下的蜿蜒小路向前延伸不见尽头,倒真是个避世的好地方。

  少年也没有心思欣赏这美景了。

  他此番前来也是有要事在身。世人皆说九茫山上有个忘忧馆,馆中有个林姓的半仙。说半仙一是因为此人能掐会算可推测未来,且有灵药能治人疾苦;二是此人虽有一身本领却没飞升成仙,仍在此山中修道,所以人称半仙。

  他这一路颠簸而来,只想求这林半仙为他算算支加国的未来,他的父皇业已年老,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上面两个哥哥又虎视眈眈盯着皇帝宝座,搞得朝堂上乌烟瘴气。而他这个最得宠的皇子又有咳疾,稍一剧烈运动就咳喘不止。莫说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了,要是支加国真变了天,他自身都难保。临行前他的母妃万般叮嘱他:“但凡仙人皆不愿透露天机,皇儿莫强求,只有一样母妃须你记得,向这仙人要些灵药,也许皇儿的病就好了!”

  少年眼前又浮现出与母妃分别的情景,那殷殷的目光看的他有些眩晕。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说道:“我听这附近有瀑布的声音,我们循着水声走,有水的地方应该也有人。”言毕又缓缓走回马车,坐在里面闭目休息起来。

  周宁和陈大思互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各自上马循着水声前进,行至约大半个钟头,果然看见一个开阔的山口。

  往里进入,见一面乃是悬崖峭壁,另一面就是他们要找的瀑布。

  水流自山上下来,看不清源头,流量极大。水流汇聚到一起自高出倾下,变成白茫茫的一片,腾起的雾气萦萦绕绕直冲人面,却倍感沁凉,潭水被这瀑布激起层层波浪,不停地向岸边拍来。

  水流声有点震耳,陈大思喊了周宁一声,对方竟然没有听到。他有些无奈,只能提起缰绳夹着马腹追上周宁道“要不你跟三皇子在这等我吧,我去找入山的路”陈大思刚刚也看了一下这四周,这瀑布这么大,这么震耳,不会有人住在这的,声音吵得晚上就别想睡觉了。

  他心下是真着急!原本以为从进山到见到仙人也就一天工夫,可是他们已经走了三天了!带的口粮也吃得差不多了。他如果自己骑马跑起来还能快些,如果大家呆在一起,为了照顾他主子的身体,只能缓慢行车,这不知道又要浪费多少时间!况且主子这几日路上颠簸已有咳疾复发的迹象,这不刚才还咳嗽了几下!

  他心里懊恼,恨自己怎么才发现迷路这个事实,又想起昨晚自己多吃的半个馒头,虽说是主子吃不下给他的,但是他仍然后悔的要命。

  此时的周宁心里也不舒服。他伸手擦了擦脖子上的汗。其实衣服里胸膛上,后背上都出了汗,是冷汗。从陈大思发现迷路到现在,他的汗就没停过!路是他领的,走了三天还浑然不知,一路上还总拿陈大思打趣开玩笑,要不是这黝黑糙皮汉子陈大思的提醒,他们现在还茫茫然走着呢!这责任都在他!千头万绪涌上来,这个外表精干的男子也有些茫然无措了。他扯了扯胸前的衣襟,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大思,咱们现在可不能走散了!”他转头看着陈大思,眸色沉沉。

  车里的少年听见水声,知晓已到地方,也起身立于车下看着四周。

  许是空气中夹杂的水汽太大,他一时适应不过来,又开始咳嗽了。两个随从闻声下马,左右搀扶着少年,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关切地看着他。少年咳得面色通红,后背弯曲既说不出话,又走不了。他指了指潭里的水,周宁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拿着水袋灌了些水给他喝,咳嗽声才渐渐止住了。

  刚刚恢复好的少年双颊仍然红潮未退,他缓缓地走到潭边,一言不发。

  不多时他指着峭壁一面说道:“你们看那边。”两个随从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在峭壁下面紧挨着潭边有一个大树,茂盛的树枝中间藏着一个书屋,只露出了底部的平台。要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只怪这二人心太急,刚刚思绪又不知飘到了哪里,竟然谁都没有发现。

  二人现下决定去树屋一探究竟。他俩围着大树转了两圈,没发现什么能够借力的工具,正准备爬呢,三皇子的身后突然有人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