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四十五章 来人 给我拆了

第四十五章 来人 给我拆了


  顾时倾去颜端遥府上,以为能将人要回来。

  毕竟他已经向他宣誓过主权了,那次谈话表露的还不够明显吗?他仍将他当作朋友,所以在那之后仍然放心的让他去找玲珑,他也不介意他俩私底下有些接触。可是今天发生的这些事,他急昏了头!一晚上将都城翻了个底朝天,连早朝都告了假,一心寻找着她,没想到居然躲到自己情敌的府上去了!

  而且玲珑已经知道他过去了,还避而不见,以为他没有看到她露出的衣角,躲在后堂那里偷听他们说话。

  顾时倾坐在玲珑之前居住的卧房当中,看着被自己情急之下拽下来的床幔,看着屋中角落摆着的插满鲜花的花瓶,还有她睡过的床榻,越想越来气。他唤来宋城,“拿上我的令牌,从近郊驻守的军营中,给我调回来五千人,把颜端遥府上给我包了!”

  宋城一听这话,马上就急了“将军,万万不可啊!私自调动军马可是重罪啊,皇上若是怪罪下来,处个兵变篡权的罪名,可如何啊!”他跪在地上,请顾时倾收回成命。

  “而且那颜端遥虽然国破了,可毕竟也是个皇子啊,我们派人围过去,恐怕………”他没有再说下去,这点道理,他顾时倾能想清楚。

  “这事我自会跟皇上解释清楚,你现在就去给我调人!”顾时倾斜靠在椅子上,盯着他的副将“现在就去!”

  宋城明白,将军一旦决定的事,那是万万更改不了的了,所以他没有再多说什么,骑马向郊外跑去。等他命士兵包围颜端遥府上的时候,顾时倾就骑在马上看着,一句话不说。

  五千人围起来,黑压压的一片,整条街都被堵住了。

  颜端遥跟周宁二人闻讯赶来,瞧见此番景象,亦是惊呆了。

  颜端遥万万没想到顾时倾会冲动到这种程度。他对周宁二人说他智谋深不可测,可是现在这种举动,不是匹夫之勇又是什么!为了一个女人,调兵围他府邸,做出这种糊涂事。

  “顾兄,你我有知己之谊,现在这般是为何?”颜端遥上前一步,冲着端坐在马上的顾时倾喊道。

  顾时倾左手拉着缰绳,右手搭在腰间佩剑上,一如他俩第一次见面那般,身上透出了冷冷的杀气,低眉看着颜端遥“我只要人”

  颜端遥冷笑了一声,“顾大将军是急疯了吗?她为何离开,你比谁都清楚,现在如此相逼,以为她就会跟你走了吗?”

  顾时倾收紧了缰绳,胯下的马向着府门前走去,围着的士兵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行至门口的石阶前,顾时倾停了马“你把人放出来!”

  “不是我不放”颜端遥语气中带了些嘲讽“是她自己不愿出来!”他定睛看着颜端遥,对方的脸色变得更严峻了。

  “不出来没关系,我自有办法!”顾时倾举起了右手,弯了弯手掌的关节“来人,把这儿给我拆了!”

  “是”列队中响起了应答声,紧接着后方有二百余人出列,手中拿着大锤,走到了围墙边,大门前,甚至是颜端遥站着的门口。

  “顾兄请便吧,颜某现在赤条条一人,没什么放不下的!”

  “我之前就说过,我俩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既如此坚持,不要怪我无礼了,给我拆。”他将举起的手向前一挥,落锤的声音响了起来。

  玲珑本来是要一起出来的,是颜端遥将她留下了,让她待在屋子里,说他自会去解决,既已答应了她,便绝不会将她交出去。于是她就开始看桌上的药草典籍了,没一会她就听到了咣咣咣的声音,她一开始以为片刻后就会停,可是到现在仍在砸着什么东西,她循声而出,走到院墙边,看到围墙已经出现裂纹了,墙外的人还在用力的抡锤呢。一个声音在玲珑脑海中响起来“除了我这里,你哪都去不了。你住到哪里,我就让人给拆了!”顾时倾冷冷的声音又重现了一遍,玲珑打了个冷颤。

  顾时倾真疯了,居然真的带人来拆房子了!她快步地向大门跑去。

  顾时倾依旧面色冰冷,眼如寒冰,端坐在马上,看着士兵抡锤。不一会他又抬手换下一组人上来。五千人,砸他一个晚上,人都用不完!颜端遥已经带着周宁二人回前厅去了,区区一个府邸而已,他顾时倾愿意砸就砸吧!只不过人是一定不会交出去的。

  “仲麟,仲麟……”一个人骑着马,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过来,仲麟是顾时倾的表字,只有亲近相熟的人才知道。顾时倾侧头一看,是靖国侯府的小侯爷“怀瑾,你怎么来了?”

  楚怀瑾嗬住了马,停在顾时倾身边“你还好意思说呢,陛下知道了你调动兵马的事,让我过来看看的,你可别冲动啊!”他最是知道顾时倾了,用兵足智多谋,常常出其不意,他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你这到底是为何啊!”他把头伸过去“你说与我听听!”

  楚怀瑾与顾时倾相识于幼时,情谊自不一般,所以在这么严肃的时候,他仍然敢跟顾时倾开玩笑,“听说是因为一个人?”他拍着顾时倾的肩膀不可自抑的笑了起来。

  顾时倾看他那副模样,斜了斜眼睛“你笑什么?有时间进宫帮我解释解释,在这待着干什么?”

  “你这人可真没良心,陛下听说你私自调兵包围了支加国皇子的府邸,知道咱俩关系不一般忙让我进宫去问话,我胡乱编了个理由,说你要进去捉拿刺客,把这事给你搪塞过去了,你现在居然还撵我走?”他惊于顾时倾竟然这般态度冷淡,连眉毛都吊起来了。

  顾时倾看着他,嘴角现出一抹笑意“怀瑾,你真是我挚友啊!”他拍了拍吊着眉毛的那个人“如此这般解释,甚好!省了我不少事呢!”说完又举起了右手,示意再换下一组人。

  楚怀瑾见他又不说话了,遂将马挡在了他的马前“今儿,你可得给我说清楚,你闹这么大动静到底是为什么,还有,昨天晚上听说你还搜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