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七十章 惊吓而归

第七十章 惊吓而归


  顾时倾将她搂在怀中,不住地安慰她“没事,是被树枝挂住了!”。他想将她的头给转过去,让姑娘自己去确定,好相信他说的话,却被玲珑给推开了。她抓着他的胳膊,抽噎中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不是说我是你夫人吗?你怎么不管我?”

  她的眼中充满了委屈,像是被遗弃的孩子一样。那眼泪不住的由眼角滑落到脸颊上,她还想说什么,却被顾时倾一把拉入到了怀中。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地抱着她。她在他怀中呜呜的哭泣着,又想到了刚刚的委屈,挥起拳头照着他后背拍打着。

  他俯身将她抱在怀里,向山下走去。他心中已经舍不得让她再多走一步路了。

  玲珑因为折腾了一个晚上,情绪起起伏伏激动万分,被顾时倾抱在怀里没多久就在抽泣中睡着了。

  因为怀中抱着人,又不方便看清脚下的路,所以顾时倾下到山脚下时,天已经亮了。他向栓马的地方走去,将玲珑举到了马上去。自己也刚想要上马,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有五六个人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骑着大马,沿着小路与他们擦身而过,向前跑去。

  顾时倾看清了他们所穿的鞋靴,是比丘国的人。

  他这么肯定的原因是因为曾接触过比丘国的商人们,他们因为时常要行在沙漠中,为了避免那沙砾进到鞋里,所以鞋筒要比其他国家的鞋靴都要高,要到膝盖之下的位置。

  但是他也没时间细想这些比丘国的人来他们这里干什么!翻身上马,让玲珑靠在自己怀里,向城中跑去。

  等到他们行到颜府的时候,朴玉已经等在大门外了。他见妹妹脸色苍白,满脸泪痕,以为顾时倾对她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了。

  顾时倾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的想法了,马上解释道“山上太黑,吓得。”

  他将玲珑抱下马,送回了房间。

  等到姑娘睡到中午醒来的时候就发现顾时倾坐在桌前直勾勾的看着她。

  玲珑起身掀开被子想要下地。顾时倾走了过来,跟她并排坐在床边。他找到了那支被玲珑放到妆台屉子最上面的桃花簪子,将那簪子端在手尖,给玲珑插上,“你还记得你在山上说的话吗?”

  玲珑看着他,发现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认真的去对她说一件事。

  她摇着头。当时真的是吓得不轻,口不择言了。睡了一觉竟全忘了。

  顾时倾心中却安稳了很多,他记得她在惊吓的情况下,说着自己是他的夫人,责问他为什么不管她。

  她心中已经有了他,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

  顾时倾知道了姑娘的心思,他也不像以前那么急切了,急着向全世界宣告她是他的人,他觉得这种两情相悦的感情,似乎比他单方面去强求要更让人精神舒爽!他觉得自己的耐心足够强大,他想要让姑娘自己亲口承认爱上了他。

  片刻之后,玲珑壮了壮胆子,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说什么了?”,她用眼睛余光瞄着对方,发现他依旧像在桌前坐着时那样,直勾勾地看着她。

  他帮她把脸庞的碎发拢到耳后,柔声说道“这事,以后你就能想起来了”他的手依旧扶在她的发上,定定的看着她。

  朴玉却有些着急了,一是自己妹妹回来就一直睡着,不知道怎么样了;二是顾时倾也在那屋里待着,没人来给自己说个明白,那药到底找到了没有!

  他终于忍不住性子,推门走了进来,却见那二人就那么坐在床边互相看着,他有些急了“玲珑啊,你醒了?那药…….找到没有?”

  陷入爱情中的朴玉,明显已经把陆思林和玲珑在心中的顺序给排好了。

  玲珑见她哥哥进来了,正好打破了此时的尴尬,马上站了起来,“找到了,就在我的这个布袋里。”,她走到桌前,拿起了上面的东西,跟着朴玉向门外走去,想要去那屋子里开方子抓药。

  她最后走到门边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顾时倾,发现对方也起身跟了过来。

  “我先回府去了”他跟着玲珑走出了门,跟她说了一声,就向大门口走去。

  知道姑娘心意后的顾时倾,觉得自己脚下生风,如坠云端。心情轻飘飘的,身体轻飘飘的,甚至连说话的语调都变得轻飘飘的了。他告诉宋城提前收拾出来屋子,以待玲珑他们过来居住的时候,说了两遍,对方才从他绵软的语调中听出来了意思。

  玲珑拿着草药,径直去了那屋子里写方子配药。忙活了大半天,终于熬成了一小碗药,她递给了陆思林。又怕对方不珍惜,再给倒掉了,反复叮嘱她,“你就当着我面喝下去吧,可别让我一番心血又白费了!”

  陆思林也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她瞅了朴玉一眼,接过那药一饮而尽。

  玲珑了解了这个事,坐在那案桌前,又开始团起了药丸。

  朴玉开始终于想起来玲珑是自己的亲妹子了,关切地问起她在山上的事。

  “你怎么在山上被吓成了那样?“朴玉将她被顾时倾抱回来的事情详细地叙述了一遍,”你当时都偎成一小团了,就缩到顾时倾怀里!“

  “你没听说吗?那山上有……”玲珑将声音压得极低,缓缓吐出一个字”鬼“。她真的是被顾时倾给唬住了,现在连提起来都小心翼翼,”所以,这药也就这一副了,以后我可不去了!“

  “谁跟你说的?“朴玉开始觉得好笑起来,他从没见过让妹妹这么闻之色变的事情,”顾时倾说的吗?“

  见到陆思林喝了药,心中也放下了担心的朴玉显然智商又恢复了一些,也不像去找顾时倾时那样的蠢笨了“他是不是唬你的?你亲眼看见了?“

  “没,顾时倾说他看见了,他还大喊了一声呢!“玲珑的脸上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她想让朴玉相信她真的遇到鬼了,而不是傻傻的被顾时倾给骗了。

  “哦,顾时倾说他看见了,顾时倾把鬼给吓走了,顾时倾抱着你回来了。“朴玉点了点头,做出一副明白了什么大道理一样的表情,”那可能你是真的遇到……鬼了!”他不可自抑地笑了两声,看向玲珑。见妹妹仍是被骗了却不自知,反而为对方辩解的情状,他终于忍不住了,“那好,你去问问顾时倾,问那鬼长什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