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七十一章 见国师

第七十一章 见国师


  颜端遥他们行了三天终于到了启祥国。那国都现在已经不似之前那般戒备森严了。

  颜端遥依旧是经过层层通报才得以进入到皇宫之内,面见皇帝启泰。

  那老皇帝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焦急了,现在倒有些从容不迫,居高临下的感觉了。

  颜端遥向他说明了来意,想要再借那定坤盘查找事物。他却有些推诿了起来。

  “贤侄,上次你来问盘,已知你国部队的躲藏地,为何迟迟没有去召回啊?”他率先提了出来,想让对方给自己一个说法。他半眯着双眼,紧盯着殿下站着的颜端遥,不再说话了。

  “此事时机未到!”颜端遥上前一步,目光变得坚毅起来,“如果现在就去恐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启泰听他说完这句话,片刻未言一句。他见颜端遥解释的如此没有诚意,尽说些官话来搪塞他。之前他那般焦急,让国师一回来便开坛问盘,就是希望借他之力,解了比丘国的危机。现在比丘国迟迟没有发兵迹象,似乎只是针对支加国的,那他就不用多虑了。所以他也对颜端遥虚与委蛇起来,只要一提到借盘问卜的事,就故意将话题岔开,不想再借他了。

  倒是那嘉禾公主得了消息,知道颜端遥又来了,便一直在殿前的缓台下等着,想要再见他一面。

  自从上次俩人有过那么一次不愉快后,除了送别之时便再无见面。她一直记挂着他何时能够再来,现如今人终于到了,她也顾不得什么公主的矜持了,就站到了缓台等着他。

  那大殿门缓缓打开,嘉禾就看到了有两个人鱼贯而出。为首的少年着墨青色长衫,容貌风神俊朗,气度不凡,举止淡定从容,由那石阶缓缓而下向着她走来。

  他似乎也注意到了她,所以面上多了一丝微笑,向她掬礼。

  “颜……”嘉禾突然收住了口,她仍想直呼人家大名,却终于想起了自己的不周之处,遂回了一礼,“三皇子好!”

  颜端遥和周宁二人见她与上次相比,竟知礼了不少,都有些心中叹然,颜端遥也是破天荒的没有急匆匆而去。

  “三皇子,之前问盘一事,解决的怎么样了?”嘉禾转身引着颜端遥继续向前走。

  “眼下又有一事横在此事之前,这也是我此行前来的目的。”颜端遥顿了顿,声音变得无奈起来,“我想要再借国宝来查物,只是……..”他没有再说下去,故意留了个话茬。

  “只是怎样?”嘉禾停下了脚步,立在那里侧身看着他,想让他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

  颜端遥看嘉禾已经跟着自己的思路走了,便放心的告诉她“只是你父皇不同意我再借国宝之事,我现在就要出宫去了。“他说罢就要向嘉禾告辞了。

  嘉禾好不容易见了颜端遥,哪里还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她抓住他的衣袖,“你先别急,我可以带你找国师问问看!“

  颜端遥看着嘉禾,这个公主眼中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认真和无私,认真的让他难以拒绝,无私的让他感到难堪。他是故意留了个话茬给她,他知道她对自己的小心意,他上次就知道了,只不过没有明说也不屑于说出来,他看不上她,是那种骨子里的看不起。她为人嚣张跋扈,不知礼数,甚至不知道如何去尊重别人,可是现在自己却利用了她对他的感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觉得自己真不是正人君子了。

  “这……不好吧“颜端遥犹豫了起来,而且是发自真心的觉得自己这么做真的是欠妥当了,他想要拒绝她,再另想办法。

  可是对方见他有些顾虑,心中那想要助他一臂之力的感情更甚了,拉着他衣袖的手又用了劲,拽着他向启天殿走去。

  那个国师在颜端遥的描述中抬起了枯黄瘦削的脸,他的眼神变得深不可测起来,语气也平白添了些戾气,“用那七窍玲珑心实乃逆天改命之悖行,而且世间根本就没有人找到过!“他扶了一下自己的发簪,又瞅了颜端遥一眼,看着面前的少年似乎对此一无所知,”三皇子,你还是去寻那军队吧“。

  颜端遥见他如此不肯说,便只能跟嘉禾一起出了殿。

  嘉禾显得比他还心急,连忙劝导“三皇子别急,你先住下吧,我再去求求我父皇,看看他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颜端遥似乎对国师说的这个结果也默默接受了,他站在殿门口向公主告别“多谢嘉禾公主的一番美意,只是国师既已说了世间无此物,那再强求也是无用,端遥就此拜别。我在城中的意来客栈居住,明日便启程回去了!还望公主保重!“他向她掬礼,带着周宁离去。

  等到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陈大思依旧坐在那马车里守着聚魂鼎片刻不敢离开。见到终于有人回来替换了,他便急急去方便了。

  周宁有些心绪不宁,觉得前路又被堵上了,毕竟刚得了国宝有了指望,现在却又陷入了困局中,没人能找得到那七窍玲珑心。但是他仍然有些不死心,想要问问颜端遥的意见“主子,找不到那玲珑心,咱们怎么办?“他目光变得迥然起来,想要让对方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显得特别严肃。甚至连刚刚回来,还不知所以然的陈大思都跟着他一样,直直地看着他。

  颜端遥见他们这个样子,也知道这二人一路追随自己,也是凭着心中的指望支撑着,他尽量让事情变得简化,好让他们二人明白。“此事已有转机,我们只需等到今天晚上便知“

  颜端遥没有将话说的太确定,因为他也不能肯定。当时那个国师的动作到底真的是对自己的暗示,还是自己想的太多。可是他仍然希望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他将最好的结果告诉了他们两个。他见他们俩听完这话,脸上马上涌上了笑容,就似小孩子得到了糖一样的满足,俩人勾肩搭背了一番,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

  颜端遥的忧心,一直持续到天黑。他一直站在窗边看着街道,从人流不息到商铺打烊,再到街面上一个人也没有。心中仅存的那一丝希冀也快没有了。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响起了敲门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