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六章 大事不好

第六章 大事不好


  颜端遥走居室门口敲了敲门,来应门的正是林先生,二人相请进屋,颜端遥说明了来意“林先生,实不相瞒,我乃是支加国三皇子颜端遥,之前向您隐瞒身份还请勿怪。现如今有一事想请先生帮忙,还望先生万勿推辞。”颜端遥站立着向林先生掬礼道“我的侍卫刚刚回来说我支加国与那比丘国已经签订了边贸协议,约定互开国门,晚辈心中略有不安,还望先生指点!”言毕又深深掬了一礼,却没有直起腰来。

  那林先生上前一步双手扶起颜端遥,相对而立道“颜公子,其实我早已知晓你的身份,颜姓实乃少见,更何况公子这种气度又岂是寻常人物能比的。今日纵是你不来找我,我也要去寻你了。老夫昨日观那星象发觉实在不妙,七杀,破军,贪狼三大凶星在你支加国的星宿主宫中重合了,天下恐有异变了。只是你的病还没有彻底治好,却也没有时间再多留了,你若是能来得及回去阻止盟约建立,也许还有一线挽救的机会!”

  颜端遥只觉得心脏嘣嘣直跳,甚至能听得到血液流动的声音“先生,当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林先生摇头“三大凶星一旦重合,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颜端遥的手心开始冒汗了,他无力的跌坐到椅子上。“三皇子听闻此消息既已能知晓不详,心思已非常人所能及的了,三皇子只需耐心分析,一切则尽能在掌握之中!”林先生说完就出屋去了。

  颜端遥愣了一会神,心中开始筹谋起来。

  陈大思和周宁则在屋中聊着天,周宁上次回去的时候,陈大思还托他去看看他的阿芙表妹,还给他表妹带了一封信,信上描述了他们进山的不易,顺便又吹了吹因为自己的细致观察,才得以成功进山。他倾尽此生所学遣词造句,为他表妹描绘了一番九茫山的壮丽,说了林仙人的仙风道骨,还嘱咐莫要记挂他,不日就回去了,到时再去看她云云。

  现在陈大思正缠着周宁问他要回信呢,周宁戏笑地看着他,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小包来,扒开层层的油纸,一封信被叠的四四方方摆在中间。

  “为了你这点事,我前前后后跑了两趟呢!你拿什么谢我?”周宁把手压在那封信上,对着陈大思直挑眉。陈大思满脸堆笑,牙龈都露出来了,伸手摸向信上的手,周宁打了个冷颤,皱着眉马上就要憋不住笑了“给你吧,天天心里就只有你表妹”他把那个方块信和油纸一并推到陈大思面前,后者则认真看起来

  颜端遥快步走到日常的居室中,亲笔写了一封信让周宁立先行一步给他父皇带过去。他与陈大思则紧随其后。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向他们二人解释这一切了。他现在立马就得走了。

  周宁刚刚上山,现在有要下山,是一脸茫然,但是看着主子的神情,也只此事非同小可,转身又走了。

  叮嘱完这一切,颜端遥复坐到床上,左手想要支撑一下,却不小心碰到了压在枕下的东西。他想起了心中的小姑娘,想起了玲珑。马上就要走了,他甚至都没有见过她几面,他觉得有好多话堆积到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小姑娘那日采药归来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眼前,微风吹的她的发丝在双颊间飞舞,吹的他有些看不清了。他抹了一下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有种冲动,他想要马上去找玲珑,想要跟她说明一切,说出他对她的感觉,说出他从未有过的这种感觉,想要告诉她她做的饭很好吃,她煎的药一点都不苦,她的被子特别的好闻....他真的想要告诉她很多。他跳也似的从床上站起来没走两步,却又停下了。他不能去找她,他也不能告诉她这些。

  这么做算什么?对着姑娘倾诉完转头就走,那该让姑娘如何自处?他现在已经面临够大的风险了,绝对不能让玲珑也被卷进来!他下定了决心,将那发带与衣服在胸前的衣襟中藏好,决定要向林先生告辞了。突然一个身影闪了进来,飘逸的裙摆随着迈动的双腿被抬了起来在空中慢慢坠下,一股淡淡的香味迎面扑来。

  玲珑拿了几个药瓶走了进来。

  她细软白皙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指尖泛红,她把药瓶递给陈大思,另一只手又拿出来了一柄短匕首。银白的柄身上镶着三颗红宝石,柄身上雕着细细密密的纹路因为存放时间太长而没有好好擦拭,所以看不清楚,只是上面盘踞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张嘴咆哮似要飞腾而出一般。玲珑把这柄匕首递给了颜端遥,朱唇微启说道“师傅说让你带上它,如需要帮助,可以拿着它去光武国求助。瓶子里的药,够公子服用一段时间,昨夜师傅夜观天象发觉不详以后,我们连夜赶制出来的,这些数量已是极限。过一段时间我自会下山为公子送药,待全服用完,公子的病就能痊愈了。现在即刻下山吧。朴玉昨夜已下山寻找马车了,现在应该已经在山下等你们了,他会带你们走最近的路出山。”玲珑说完,走向柜子拿出了一块棉布将东西都包好,双手递给颜端遥又催促道“颜公子,事不宜迟,你们快走吧。”

  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再见面却又是分别,颜端遥如鲠在喉沉默不语。他颓然地接过包袱,上面还残存着玲珑手心的余温,颜端遥轻轻握紧,看了小姑娘一眼,朝门走去。纵使心中下了再大的决心,决意不让玲珑知晓他的心意,不让她卷入这是非中,此去一别也许再也不会相见了。他仍然在推门而出的瞬间,回头看了姑娘一眼。阳光从窗户透进来,一束束地打在她穿着淡粉色衣服的身上,周身似是发着柔柔的光,有些耀眼,空气中微微泛起的灰尘也在阳光中被照的明显起来,飘飘浮浮。细碎的风卷着姑娘的发丝在胸前轻轻舞动.....颜端遥闭上眼睛,抬腿而出。

  玲珑并没有紧随其后出来,她只是走到窗前,看着颜端遥和陈大思远去的身影。她一直与兄长和师父居于九茫山上,她没有接触过多少人,只是年纪略长一些,可以下山采买东西和施药救人,见到的人才多起来。她不清楚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没人跟她说过,她自己似乎也参悟不明白,难道不是匆匆一面就分别吗?为什么那颜公子眼中却有其他人没有的神情?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打断自己的想法去找她师父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