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八十五章 回比丘国

第八十五章 回比丘国


  朴玉和陆思林俩人骑马跑出了梵音城,却在城外踟蹰不前,因为他们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

  “你跟我一起回去吧!”陆思林低声说道,“毕竟这都是我偷跑出来惹的事,也许我回去,就好了。”

  她一直待在宫里,被她母亲保护的很好,想法单纯。她轻轻说的一句“就好了”,仿佛就真的会好了一样,那些人的牺牲也都可以全部被抹去一样,不再被任何人想起来。

  朴玉其实是想要回九茫山的。但是他觉得实在没脸去见自己师父。

  受命下山送药,等着日期一到,便要按照师父的指示去做下一件事,没想到自己连第一件事都没做好,竟跟着一个姑娘走了,还把妹妹一个人扔在了光武国。他真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兄长!妹妹不见了的时候,他没有出去寻找;妹妹被陆思林连累的受了委屈,还在想办法帮他们逃脱;甚至还在深夜去帮她采药……….

  他掂了掂玲珑递给他的包袱,里面发出“嘎达嘎达”的声音,他摸了摸便知道了,是银子。玲珑把所有的银子都给他们拿来了。还有一些软软的东西,他打开来看,是一些点心。可能当时包的太匆忙,有一些都从纸中掉了出来,一些碎屑就跟那个银袋一起挨着。

  他在那一刻想要调转马头回去,他欠她一句道歉!却被陆思林夺过了缰绳。她用手一震,就向着前方跑去。

  朴玉回头望去,梵音城的城楼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

  他们沿着路向比丘国跑去,行到沙漠中时,又走了两天才到。

  朴玉因为从来没有在沙漠中走过,行的甚为艰难,鞋中都灌满了沙子。而且沙漠白天热的直冒火,晚上又冷的直哆嗦。他们俩抱在一起,苦熬了一个晚上。

  等到终于爬过了一个沙坡,一片绿洲就立在不远处。

  不同于他们走过的,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眼前的绿洲才是真正的壮观。绿植郁郁葱葱,延伸到天际,在这黄沙中显得轮廓格外清晰。一个宫城模样的建筑就隐藏在那绿色中。

  “我们到了“,陆思林指着那宫城说道,”我就住在那里!“

  她爬过了顶坡,坐在沙砾上滑了下去。朴玉见她终于有些高兴的模样了,所以也循着她留下的痕迹,一步步走了下去。

  又在城中骑马行了片刻,陆思林终于见到了她的母亲。

  她一下子扑了过去,埋首在陆丘影怀里哭泣起来。

  “我儿,可是受了什么委屈?“陆丘影扶着她的头,”你觉得身体还好?“

  “好,都好!“陆思林抹去脸上的泪水,”母亲,这是我的朋友朴玉,一路上都是他在照顾我!“她走到朴玉身边,将他推到自己母亲眼前,想让她好好看看。

  其实陆丘影从他们一进殿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人。长得不错,气度也不凡,想必当日李将军就是败在此人手下,才让女儿又跑走了的。她如今又见女儿与他举止动作亲密,又怎会不明白?她也是从少女时代过来的,谁还没有个仰慕的人呢?只是自己的错误,她不会让女儿再犯一次。

  但是她面上没有表露出来,“那就多谢少侠了?不知道少侠可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她想用一些钱财把他打发走,却没法说得那么直白。

  “母亲,朴玉大哥孤身一人,若是真要感谢他,就让他住在这里吧,跟咱们生活在一起。“陆思林从朴玉身后探出了脑袋,”行吗?“

  “我儿,说什么傻话呢!“陆丘影看着她乐了起来,”人家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呀!哪还能这么陪着你!“

  朴玉听明白了,这是在下逐客令呢,话虽没有说透,但是意思很明白。也许他真的应该回到九茫山去了。

  “母亲,“陆思林咕咚一声跪了下来,”母亲不能让他走!“。她的表情急切而认真,紧紧盯着她的母亲。

  她在那里也拉着朴玉一起跪了下来,“母亲,实话告诉你吧,女儿非他不嫁,我已经跟她私定终身了!“

  朴玉惊地从地上又站了起来,俩人确实是互表过情谊的,但是何来私定终身一说啊,他伸手想把陆思林拉起来,让她赶紧对她母亲解释清楚。可是对方却吃了秤砣铁了心,就咬死了这个说法!

  现在倒是显得朴玉有点像翻脸不认人的小人了。

  “好了,这事先不说了“陆丘影摆手打断了这个对话。”先让人带你们下去休息吧!吃些东西,然后再说!“

  朴玉被带到了一个偏殿中,刚想询问一些话,就见那宫人转身而出,竟把门上给落了锁。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自己抛下了所有随陆思林来到这里,竟然被如此对待。现在不仅见不到人,还被关了起来。心中觉得烦闷至极,他去推那殿中的窗户,也都在外面给拴住了,他真的出不去了。

  陆丘影则带着女儿往寝殿里走,“你年纪尚小,不知道如何择人,母亲自会替你打算。只是这个人与你不相配!你们也不要耽误了彼此的前程!“

  走到了门口,她将陆思林往寝殿中一推,便将门也给锁上了,她隔着门告诉她“那个叫朴玉的人,母亲自会替你打发走他,你好好养病!“

  她又行了片刻,来到了关着朴玉的地方,停在门口,让人喊朴玉过来。

  “少侠,请恕我如此怠慢,我的女儿自小锦衣玉食惯了,身体又不好,并不适合与你长久的生活在一起,我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情。况且你们二人并不合适,你是平原中人,她自小长在绿洲,即使有再多的倾慕之情,也会在平常生活间被消磨掉,与其到时伤心,不如现在就放弃!如此一来,你们二人皆不耽误彼此,何乐不为呢?”她看着门上的倒影,继续说道“我是过来人,比你们清楚,我希望你能考虑明白!”

  她没有再继续停留,女儿已经回来了,那么就可以召见濮阳国师前来了,那些支加国的俘虏的心脏也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