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八十六章 摆正位置

第八十六章 摆正位置


  宋城可没像顾时倾那么糊涂,真的送两个菜过去!大将军疼爱玲珑姑娘,可是也不能这么做啊,这不是看不起人家嘛?人家好歹也是个皇子,还能在饭菜上差玲珑姑娘两口肉?

  但是那另一件事,把床换小点这件事,他就赶紧去办了。他心里门清,这事吧……今天就得办好。昨日那玲珑姑娘就宿在了将军屋里了,至于为什么换个小的,他后来也想明白了,越小挨得越近呗。

  从这件事情上体现出来的是,将军明显还没有得偿所愿呢,想在床的大小上做文章,但他还得另想个法子,助他一臂之力!

  他指挥着那个木匠,又是亲自躺下量尺,又是左右衡量着距离,终于找准了尺寸。

  三尺,就三尺!俩人横着躺在那里能肩挨着肩,一分不差;侧身躺也不会显得很空。他对这个尺寸非常满意!至于今晚玲珑姑娘会不会主动去将军房里,他就不确定了。

  反正顾时倾也出府去了,玲珑也还没有回来。他难得落个轻松,却又像个老妈子一样操起心来。他怕玲珑姑娘晚上不会去大将军房里了,这事他得给他办好了!那等来日论功行赏的时候,自己可是响当当的头一份!他心中有了一计,去耳房找到了春芳春芸两人,“晚上谁喊你们都别出来”他见那二人都面上带着犹疑,再次重申了一遍。“这事听我的,保准没错!”

  玲珑一早晨就被陈大思给请了过来,给那个银霜姑娘号脉。可是观那脉象却是挺正常的,不急不徐,沉稳有力,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又不好直接询问对方,只能从侧面问一问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姐姐,我就是昨晚觉得心口疼的厉害,因为怕耽误你休息,所以今早才请你前来,哪知刚刚就觉得好多了,不似昨晚那般绞痛了!”她将话说得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昨日颜端遥拉着她的手,对她说着那些话,她都听到了,早晨再一问陈大思,就全都捋清了。

  一个是郎有情,一个是妾无意!

  昨日的酒宴,颜端遥并没有让她也参加,她见他醉酒而回,又反复念叨着玲珑,心中更是好奇了,就想看她长得什么样,能让一个皇子迷城这样。

  等到见了面,觉得也不过尔尔。虽是挺漂亮的,可也有些小家碧玉的小家子气,登不上大雅之堂,更别提以后当上一国之母了。

  她因为听了她父亲的话,觉得以后颜端遥复了国,自己才是那个配站在他身边的人,她对他势在必得。任何一个敌人,她都要摸清底细。现在这人不过这样,简直就不值得一提了。

  “姐姐可觉得我身体有什么不妥?”她看着玲珑,想让她给自己下个症候,好了结这事。

  “银霜姑娘,你的脉象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可能是这几天赶路的原因,先好好休息吧,如果又觉得难受,可以再去找我!”玲珑收回了搭在腕上的手,“不管多晚都没有关系!”

  “怎么了?”颜端遥从后厅走了过来,“玲珑,你怎么来的这么早?”他显然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公子,我昨夜心口疼的难受,听陈大哥说玲珑姐姐会医术,就把她给请来了!”银霜走到他身边解释着。她没想到他昨晚醉了酒,今天还能起来的这么早。

  颜端遥看了一眼陈大思,眼神中有些不满,“那就去请医者来,还用麻烦玲珑姑娘吗?”

  “没事的,我也是闲着“,玲珑摆着手,”我正好可以活动活动筋骨,昨天我也有点喝醉了呢,正好清醒一下。“她说这话的时候,却想起了昨晚自己竟然跟着顾时倾一起胡闹,跟他同床睡了一晚,虽然什么都没做,但是也太失礼了,都是有些醉酒了的缘故,她还觉得顾时倾喝多了,她自己才是喝醉了的那一个。

  她的嘴角不自觉扬起了笑容,却怕被人看了去,只能说着话,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颜公子,你的身体可好点了?“

  “好多了,我吃了你给我做的药丸,觉得已经彻底根治了!“颜端遥对于她仍然记挂着自己的身体而高兴了起来,连刚刚略带怨气的脸色也变了。

  他还想说着什么,却见顾时倾走了进来。

  “颜兄“,顾时倾走到玲珑旁边看着她,又转头继续说道”出去了一趟,顺道就来了!接她一起回去。“

  颜端遥淡然的应了一声,“我们也是刚刚说了两句话,顾兄既来了,就自便吧!“他微微带着笑,”我还有事要忙,你们随意!“

  顾时倾听完,就拉着玲珑的胳膊,向门外拽了过去,“你看我给你买什么了?“他领着玲珑往外走,又打开了手中拎着的纸包,打开给玲珑看。

  玲珑被他领着,全然忘了要跟颜端遥告别了,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顾时倾从那纸包中拿了一块比较小的递到她嘴里,俩人迈着门槛出去了,后来又怎么样,颜端遥就不得而知了。

  “以后,没大事不要麻烦玲珑过府来诊病!我们是穷到没钱请医者了吗?还有,该有的礼数一样都不能少,她是我的朋友,不是随便谁都能指使的人,明白吗?”他说完最后这句话,看了银霜一眼,“大家都摆正自己的位置,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颜端遥说完这话,就向后面走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在园中闲逛着,却不知不觉的又走到了玲珑之前居住的房间。他推门而入,往事一幕幕又涌了上来,他仿佛在那晨光中看到了她坐在那里搓着药丸的样子,小手不断地揉着,时而还抬头朝着他微笑。

  那案桌上,还有几条一指长的红纸,砚台上搁着毛笔。虽然沾了墨,却已经干在了上面。砚台下面露出来了半角纸,已经微微泛了黄,他抽了出来,上面写着“给颜公子的……..”

  一个没有写完的纸条,给什么不知道,但是名头却是他自己,他不禁有些心惊,在她的世界里,自己也曾经占了片刻之地。

  他将那纸折好,收到了胸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