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枕芳华 > 第七章 国破

第七章 国破


  朴玉把颜端遥送到官道上,便不再相送,颜端遥及陈大思已经认得了回去的路,便再三谢过朴玉,主仆二人驾着马车焦急地赶路。

  起初路上还算安静,他们日夜不停,行至第二天中午,陈大思开始看到一两个路人,脚步匆匆,携家带口,越往前走看到的人越多,开始三五成群地结伴而行,后来则是衣着有些破烂,似是受了伤逃出来一般。陈大思赶紧探进马车内拍了颜端遥几下。

  颜端遥因为咳疾尚未痊愈,这两日又忧心支加国内之事,再加上马车日夜行驶太过颠簸,所以陈大思拍了几下,他都没有反映。陈大思喊了他一声,他才疲惫地睁开双眼,望向陈大思“怎么了?”嗓音沙哑“快到了吗?”颜端遥双手在两边支撑了一下,想要重新调整一下坐姿。

  “主子,情况不对!路上有流民,好像是从咱们支加国方向逃来的。”陈大思说着把车帘的缝隙掀大一些,好让里面的人能够看到。

  颜端遥从座位上起来,身子往前略探了探,果然看到了陈大思说的情况“你快去问问他们怎么回事!”

  陈大思应声下马,拦住一个赶路人准备问明情况,那个路人却先开了口:“你们可别往前走了,支加国完了,国王死啦,举国被俘,我们都是拼死逃出来的!你们也快些逃命吧!”最后这句还没说完,那路人已经踏出了好几步,继续向前赶路了。

  那路人经过马车时,嘴中还说着那句“你们也快些逃命吧”,颜端遥听的清清楚楚,他心中轰地一响,跌坐到座位上,右手抓着的车窗帘因为跌坐的突然而“哗啦”被撕裂了一个口子,颜端遥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陈大思几个大步冲到车前,一把撩起了帘子,大叫一声公子,他的鼻尖渗出了汗,脸颊因为情绪激动再加上面色黝黑而变得有些发紫了,双目涌出了泪水,他抬起胳膊一抹,瞧清了车内的颜端遥:他斜倚在座位上,右手仍然死死抓着那车窗帘,从车窗灌进来的风吹得颜端遥发丝有些凌乱,一直在额间飘散。双目间充盈着泪水,顺着他瘦削的脸颊滑落到腮边,又坠到了胸前的衣襟上,已然打湿了一片。他的淡色薄唇微微颤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周宁此时躲在皇上最后让他进的密室之中,心急如焚。

  他从下山后片刻不敢耽搁,连夜骑马赶至皇宫,从一进都城就觉察出异样,城中平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也冷冷清清不见人影,两侧的商户门窗破败,像是打斗过一样,甚至连都城门口守卫的士兵将领也悉数不见了。他又连连抽了身下骑着的棕红大马,想让马儿再快一些。临近皇城时,他翻身下马,躲在隐蔽处暗中观察,只见皇城守卫穿着他不认识的铠甲昂首站立,来往巡逻的军队亦不是他熟识的将领,皆是没见过的陌生人,他心下大叫不好,觉得可能发生大事了。

  他撇下大马,一路观察情况,小心翼翼,终于走到了皇宫的后面,这里有一处低矮的城墙,他拨开挡在前面的灌树丛,后面露出了一个三尺高的角门。这是他们主子小时候偷偷出去玩时常走的地方。主子因为身患咳疾,皇上和娘娘忧心所以很少让主子出宫,整日圈在宫中养病,可是小孩子哪知道那么多,爱玩的天性催使着他们主仆三人没少爬这角门。周宁跪在地上弯着腰,一点点往里挪动。最近几年都没爬过了,他的姿势看起来生疏而奇怪。片刻之后,他起身拍拍膝盖上的土,向皇上居住的聚合宫走去。

  宫门口仍然是不认识的守卫在站岗,他声东击西的引开了人,推门进了聚合宫中,旋即又关上了门。宫中没有伺候的宫女和太监,只听见女人嘤嘤地哭泣声。

  周宁不觉收紧了脚步,缓慢且轻地朝着哭泣声走去。他微探着头,看向了皇上的寝宫,只见皇上闭目坐在龙床上,颜端遥的母妃与他紧紧挨在一处,其他妃嫔有的站立在旁边,有的趴在桌子上皆在嘤嘤哭泣,伸手拭泪。

  周宁见是皇上,赶紧上前跪拜,立即把颜端遥交给他的信递给皇上。皇帝看到信上劝告他勿要开国门通商贸之事,还有颜端遥的悉数担心后连连摇头,他搂紧身边颜端遥的母妃,老泪纵横“一切已然太迟了,支加国败在我手中,已经无力回天了。你快些离去,告诉端儿不要再回来了!”说罢双手扶起周宁“告诉端儿,他父皇没有投降屈服,我撑到现在只为给他留一句话。”他俯身在周宁耳边低声道“国宝聚魂鼎在我朝堂之上的龙椅下面,若有机会,让他”皇帝闭口没有再说下去,他立正身子看了周宁一眼,眸色淡然,似是心中已经解脱。

  他走到龙床旁边,伸手找到一块突起之物,用力一拧,龙床竟向上抬了起来,足有六尺高,一条黑漆漆的地道呈现在眼前,有些霉味从地道里传出来,还伴着一丝寒气。地道向下延伸,不见尽头。

  老皇帝递给他一盏烛火,又在身后推了一把示意他进入地道“不要忘记我说的话!”言罢又拉起颜端遥母亲的手,把她也领到地道前:“宁儿,此生缘分至此,我已无憾,待到风平浪静之后,你再去寻端儿吧,好好过日子。”说完用力推了爱妃的后背一下,闭目不再看她。

  颜端遥的母妃看了周宁一眼,从发间拿下来一直珠钗,这是她的陪嫁之物,是她进宫前她的母亲给她的,虽然跟宫里的其他金钗无法想比,却是她家代代传下来的。这些年间,她一直戴在发间。素银的钗身,顶端直嵌着一枚珍珠,似有拇指甲那么大,盈盈发着和煦的光。“给端儿,告诉他送给心爱的姑娘!虽不值钱,亦是我与他父皇留下的信物,让他保重!!”

  她又转身来到皇帝身边,泣声说道:“二十载夫妻情谊,今日若生死两隔,皇上岂不是看清了我!”她伸手轻抚皇帝的脸,那皇上再也控制不住,紧紧环抱住身前的人儿。

  :。: